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66章 066冰种!

正文_第66章 066冰种!

  千元区切出冰种!

  瞬间,这个摊位的原石就被一群脑子发热的商人们一哄而上全抢光了,这股疯狂一度波及到了万元区,可把那老板乐坏了。·

  他也不嫉妒杨宁切出冰种红翡,只是感慨这小伙子的运气,这是作为料子商最基本的素质,就跟开赌场的老板一样,不会去嫉妒某天运气很好的客人。

  “卧槽!”憋了好久,周学彬才涨红着脸喷出两个字。

  他看到神色如常的周博康,这货忍不住了:“爸,这可是冰种呀,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冰种?”周博康淡淡的道:“你老子这几天见的冰种还少吗?”

  周学彬猛地想起,尼玛确实不少呀,原本属于他们家的原石就出了冰种,还tm当垃圾廉价卖了!

  卧槽!

  一想到这,周学彬又悲愤了,他现在终于理解他老子周博康为啥镇定了,尼玛要是亲身经历这种破事,然后怒急攻心被送到医院,再回头看一眼这种场面,确实,想要有点感觉真的挺难。

  陆国勋忙得不亦乐乎,但凡跟他有些交情的,都纷纷上前道贺,这眨眼的功夫赚了五千万,让不少人都暗暗羡慕。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无疑是陈荣、谢岩等人,一个个脸都跟霜打茄子似的要多萎有多萎。

  失败!

  太失败了!

  五千万!

  这是整整五千万呀!

  尽管是大伙一块分摊,可平均算下来,每个人都掏了近八百万,这可不是笔小数目。

  最让他们气不过的,这钱还是被陆国勋赚去了!

  一想到陆国勋不但没丢人,反而踩着自己一群人赚了五千万,更在展会上出尽风头,陈荣、谢岩等人就气得吐血。

  “我就不客气笑纳了。”陆国勋拣起桌上的三张支票,笑眯眯在陈荣等人面前晃悠。

  陈荣、谢岩的脸色更难看了,包斌也是一嘴的抽搐,他眼睁睁看着他那张五百万的支票,被陆国勋转给了杨宁。

  陈荣、谢岩等人的第一次作战计划以全面溃败告终,他们个个脸色阴沉,身边那些鉴石师傅们,也都忐忑不安。

  “谁能告诉我,那两块石头不是废料吗?怎么就出翡翠了?”谢岩失去了往日笑面虎的风貌,任谁现在看到他,都会忍不住打个冷颤。

  “谢老板,我们没有特异功能,也不是神仙,总会有看走眼的时候…”

  一个脸上有些不忿的鉴石师傅开口了,可没说完,就被谢岩训斥。看·

  “看走眼?一块走眼了,两块也走眼?那你是不是还想告诉我,姓杨的臭小子连着两块切出翡翠,也是瞎猫撞到死耗子蒙对的?”

  这鉴石师傅张了张嘴,愣是不敢接这话。

  一次运气好,两次还是运气好?真有这种巧合?

  真要逞强说人家蒙的,那自己算啥?一次走眼,两次也走眼,这是自己运气差?还是能力不济?

  “好,我就当是看走眼了,可你一个看走眼也就罢了,你们可是一群人呀,平时整天夸自己有多厉害,现在呢,一群人连着看走眼两次!害不害臊!”

  谢岩越说越窝火,最后几乎是拍着桌子吼的:“就因为你们连着看走眼,害我们输了五千五百万!还有,我们的脸面呀,都被你们丢光了!”

  “对赌是你们自己的事吧?”那人也有点脾气,被这么指着鼻子骂,脸色也不好看了。

  “我们的事?花这么多钱请你们,是为了赚钱,不是他娘的赔钱!”

  陈荣怒极反笑,眼冒寒光:“廖师傅是吧,注意你的言辞,别在我面前摆姿态耍脾气,告诉你,你还不配!”

  那人发现四周的同行都一个个耸着头,一点脾气都没有,他忽然脚底冒凉气,这才意识到跟他说话的谢岩,传闻有很不光彩的黑色背景!

  这绝对是能不声不响在你头上套麻袋,然后扔海里的浑人呀!

  暗暗咽了口唾液,廖师傅后悔不迭,干嘛没事跟这浑人较劲?

  “输钱不输人,大庭广众的你们也都收敛些。”一个高瘦的中年人发话了。

  陈荣、谢岩微微哼了哼,各自撇过头去,想来他们也清楚光生闷气解决不了问题。

  廖师傅暗暗松了口气,正想要感谢这中年人替他解围,却发现对方望自己的目光掺杂着愤怒,这让廖师傅刚放下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各位,有句话我得说清楚。”这中年人沉声道:“陆国勋不是什么好东西,再加上在场这么多人,各位如果不想办法挽回点颜面,恐怕不出两天,咱们都要在圈子里出尽洋相。”

  陈荣、谢岩等人深以为然,这次是他们出动找茬,还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陆国勋如果就此罢手不痛打落水狗,那他也不是陆国勋了。

  到了他们这种层面,面子与金钱,往往要把面子摆得更靠前。

  “之前想着引他入瓮,是觉得他不懂赌石,可他如今带着那臭小子,咱们怎么玩?”陈荣有些不甘心。

  “在没有想出妥善的方法前,我觉得还是见机行事吧,这事绝不能这么算了。”谢岩沉声道。

  话罢,一群人陷入沉默,唯有那些请来的鉴石师傅们忐忑尴尬,以及廖师傅的胆战心惊。

  “小子,这给你。”陆国勋递了张纸过来。

  定睛一看,这不是他跟陈荣对赌时填的那张一千万支票吗?

  杨宁愕然,不过看到陆国勋脸上似笑非笑的,他也懒得说客套话,直接将支票收进兜里。

  “不会肚子里骂我这老家伙小气吧?”陆国勋笑道。

  “知足者常乐,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就是拣了俩石头,然后说了几句话,就有人脑子发热跑来送钱。”

  杨宁笑呵呵道:“陆伯伯,我真没想到,像这种看上去高大上的地方,竟然真有一些人傻钱多的猪让咱们宰。”顿了顿,又道:“还是主动洗干净了送上门,求着咱们宰的那种。”

  这形容把陆国勋都给逗乐了,而附近听到这话的人,都下意识望向陈荣、谢岩等人的方向,一个个都忍俊不禁。

  可不是,还真跟这神奇的小伙子形容的一样,这陈荣等人呀,还真是伸着脖子求着别人砍,找抽、犯贱。

  这些话很快传到陈荣等人耳朵里,一个个肺都气炸了,要不是那瘦高的中年人拦着,说不准陈荣等人还真要跟陆国勋单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