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64章 064这也叫格局小?

正文_第64章 064这也叫格局小?

  一旦出绿了,很多人关心的往往是切出来的翡翠是什么等阶,这是一种现象。

  不过包斌眼下却无动于衷,而是愣在原地,脑子里就三个字――出绿了!

  那明明就是两块破石头,竟然出绿了,怎么可能?

  之前的赌局,赌的只是原石里有没有翡翠,哪怕切出来是最垃圾的品种,那也是杨宁获胜。

  这下包斌开始紧张了,甭说他,就连陈荣等人在惊讶后,也都意识到这个问题。他们虽然鉴石的水平有限,但不代表就没邀请懂这方面的大师随行。

  像陈荣这些人,身边或多或少都跟着一两个鉴石的师傅,这些师傅也都大致看了几眼那两块原石,之前很肯定的说不可能出绿。

  可眼下,这些说不会出绿的师傅们,一个个脸色都很尴尬。

  “就是,真搞不懂,难道风水之说真能用来鉴石?”

  “荒唐,说不准是那小伙子走运。”

  “还有一块石头,看着吧,如果再出绿,就不是运气了,记得那小伙子对这块原石的评价很高,我忽然有些期待了。”

  …

  被众人目光炯炯的盯着,切石师傅也有些紧张,不过类似的场面经历不少,在砂轮机面前还能保持足够的镇定。

  包斌也在一旁紧张的盯着,心里更是嗷叫:“不会出绿的!绝不会!”

  五百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至少这么白白损失五百万,包斌还是有些吃疼的。

  当然,钱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声誉问题,今天丢人是肯定了,但包斌可不希望祸不单行,如果今天又输了这场赌约,可以想象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都会是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

  既输了钱,又输了脸面,还输了形象,更是把陆国勋彻底得罪了,这让他很受挫呀。

  可无论他心里怎么嗷叫,都无法改变早已注定的事。

  杨宁之所以对这块原石评价那么高,是因为这原石散发绿光,色泽还不浅,以他的经验,就算达不到冰种级别,估计也差不多。

  切石的师傅从各个方向切了好几下都没出绿,这让包斌、陈荣等人绷紧的神经也缓了不少。

  “看来,最终获胜的还是我。”包斌暗暗擦着把冷汗,表面却一脸的不怀好意。

  “你这么肯定?”杨宁很镇定,也很自信,这种自信来源于鉴识之瞳,或者说是至尊系统。

  所以听了这话,杨宁一乐,笑呵呵道:“要不咱们加注?”说着,他伸手指向仍在切磨的原石:“至少目前来看,我这边凶多吉少,你那边艳阳高照,要不搏一搏,说不准好车能变豪车哟。”

  不少人哈哈大笑,以前听过搏一搏,单车变摩托,今天,却成为搏一搏,好车变豪车。

  生动、形象、合情合景!

  还别说,这话引得贴切,实在太tm贴切了!

  听着四周零零碎碎的笑声,又看到杨宁一脸贱样,包斌咬牙切齿:“好!既然你要急着给我送钱,我自然奉陪!”

  “廖师傅,停一下。”陆国勋开口了,切石师傅听到后,立刻将那块打磨着的原石收了回来。

  “这事挺好玩的,我就搭把手吧。”

  陆国勋对杨宁很有信心,这种信心的来源他说不准,但还是站了出来:“我的格局比较小,玩不起大的,就小赌一把,一千万吧。”

  一千万?

  这也叫格局小?

  卧槽,你故意的吧?

  一听格局,包斌就知道陆国勋在嘲讽自己,他快气疯了,可又不敢发作,一千万毕竟不是小数目,如果按照赔率,他至少要拿出五千万!

  五千万呀!这已经是一场豪赌了,尽管看上去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赢面,可赌博这种事,没有谁敢说就一定稳赢。

  想了想,包斌最后还是用求助的目光,望向不远处的陈荣。

  陈荣脸色阴沉,他跟一旁的老谢等人商量了一会才站出来:“我对这事也很感兴趣,包老板,陆老板这单,我替你接了。”

  包斌哪敢说半个不字?

  尽管赢了他一毛钱都分不到,可输了的话,就真要伤筋动骨了。

  他那几亿身家怎么来的他自己清楚,不是贷款就是抵押套现,真实的资产绝不可能有这个数,更不用说流动资金了。

  “你来?”陆国勋笑了笑,望向杨宁:“小子,如果赢了,我送你辆跑车。”顿了顿,他似笑非笑瞄了眼包斌:“当然,绝不是一百万的货色。”

  “谢谢陆伯伯。”

  杨宁这边喜笑颜开,包斌那边却恨得咬牙切齿,你们两个王八蛋够了,别哪壶不该提哪壶!

  包斌悲愤,陈荣同样不爽:“陆老板这是吃定我五千万了?”

  “你的五千万?”陆国勋不屑的看了看陈荣,然后又望了望不远处的一小撮人:“应该是你们的五千万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你如今估计连两千万都凑不齐。别否认,你向谁申请贷款的自己清楚,很不巧,我跟他关系不错。”

  陈荣一听,脸色微变,冷冷哼了哼,不再说话。

  “爸,你猜谁会笑到最后?”

  这可是五千万的豪赌呀,光听数字就让周学彬咂舌不已,长这么大,他真没见过这么多钱。

  “还很难说呀,不过包老板的赢面要大些。”

  他并不意外杨宁经手的原石会出绿,不然当初他就死得太冤了。

  可眼下他也有些不确定,这原石四面八方加起来都切了六刀了,可还是死气沉沉的,如果不是杨宁对这块原石给出很高的评价,他甚至会认为这原石就是块废料。

  “我觉得这小子今天要栽,这破石头绝对不会出绿。”周学彬很肯定道。

  “学彬!”周博康微微皱眉:“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万事无绝对,你怎么就不听呢?”

  周学彬撇嘴,显然又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周博康也清楚这儿子的德性,不由暗暗摇头。

  “呵呵,陆老板,好久不见。”那个擅耍阴谋诡计的老谢走了出来。

  “谢岩。”陆国勋冷哼:“我说今儿这姓包的胆子怎么这么肥,原来这背后有你指点迷津呀。”

  “陆老板这话说得中听,啧啧,指点迷津,听起来很不错呀。”

  谢岩这么说,算是承认了。

  陆国勋又冷冷的哼了哼,没再跟谢岩说话,他对这笑面虎也有点忌惮,对方擅长耍心眼玩手段,谁得罪他,估计晚上睡觉都不安宁。

  “小伙子,不错,比我那不成器的孙子强多了。”见陆国勋不理他,谢岩将目光转移到杨宁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