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61章 061冤家路窄

正文_第61章 061冤家路窄

  当来到顶层的展会,走进大门,只见里面上千平方的大厅里,错落有致的排布着几十个摊位,每个摊位都有很多人促足逗留。

  这次翡翠原石展会的规格很高,虽说没有对普通人开放,但全国不少商人都收到了邀请函,据说举办这次展会的幕后者来头很大,但为何选在南湖市,而不是江宁省的首府,又或者华海,确实让不少人纳闷。

  “爸,是那个臭小子!”忽然,人群里发出一声惊呼。

  杨宁也听到了,他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就望了过去。

  哟,这不是小鸟哥周学彬吗?咦,小鸟爹周博康也在?

  我勒个去,还真是冤家路窄呀!

  周学彬见杨宁发现他了,立刻恶狠狠瞪了过来。

  “小子,他是谁呀?”陆国勋皱了皱眉。

  “小白眼狼咯。”杨宁笑眯眯道。

  刚开始陆国勋没回过味,可看到周博康后,立刻抿嘴轻笑。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巧啊,巧得很啊!”周博康跟周学彬走了过来,他这话,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对呀,小弟弟,真没想到你也来这。”

  由于陆国勋就站在旁边,两父子没敢轻举妄动,显然都知道陆国勋的厉害。

  “小鸟哥,咱们又见面了。”杨宁笑得很贱,还时不时的往周学彬裤裆位置瞄。

  周学彬整张脸都绿了,连着好几天,杨宁那只大鸟都是他在床上辗转难眠的噩梦,他恨天不公呀,凭什么他就没那么大的鸟?

  “希望你今天还能有当日的运气。”周博康冷哼。

  “我运气一贯很好。”杨宁笑得更贱了:“说起来,还真要多谢了,现在我买了房,还买了车,最近又有不少美女主动留电话,有房有车有事业,还能温香软玉,啧啧,这人生真是美好呀。”

  甭说周博康呲牙咧嘴,就是一旁的周学彬也气得发狂,杨宁说的这些,不正是他应该享受的好日子吗?

  靠!这亲爹太不仗义了,自己这儿子都没享福,凭什么往外送?还是不是亲生的?

  还有,这小子太不是东西了,有你这么得了便宜还卖乖的?

  不少人都注意到这的情况,尽管他们并不清楚杨宁跟周博康父子的矛盾,但这股浓浓的火药味,让他们几乎都联想到四个字――冤家路窄。

  “陆伯伯也来了?”

  充满磁性的嗓音响起,杨宁抬头望去,只见一个风度翩翩的俊朗男人微笑走来,他的步伐总是伴随着一种高贵的气质,戴着副金丝边眼镜,穿着套很正式的白色西装,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样子。

  “玉书?”陆国勋看了看面露尊敬的周博康父子,脸色起了变化:“该不会这白眼狼现在正给你做事吧?”

  “陆伯伯,周伯父是我三顾茅庐请来的。”李玉书淡笑道:“我深知周伯父的才华横溢,多次邀请,这才让周伯父来我的小公司屈就。”

  “李总太客气了,长阳集团如果只能算小公司,那华海就没几家大公司了。”

  李玉书的话让周博康既感动又涨脸,暗暗下决定,一定要辅佐这位李家的太子爷登上人生巅峰!

  “玉书,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他能辜负林氏,同样也能…”陆国勋似乎想要劝,却被李玉书打断了。

  “陆伯伯,生意场上没那么多繁文缛节,每天都有无数的从业者跳槽,这既不能说辜负,也不能说背叛,这只是很简单的换换工作环境而已。”

  顿了顿,李玉书微笑道:“对了,刚想起有点事,陆伯伯,要不咱们待会再聊?”

  “行,你去忙吧。”

  目送李玉书领着周博康父子离开,陆国勋摇头道:“唉,玉书还是那种柔肠子,知人知面不知心呀,这性子迟早吃亏。”

  陆国勋在旁摇头感慨,看得出来,他对李玉书的印象极好。只不过,这个温文尔雅的青年,却给杨宁一种很怪异的感觉,就好像摆好的棋局,棋盘却多出个车马炮之类的棋子。

  李玉书给杨宁的感觉,就是一种布局被破坏的画蛇添足。

  “周伯父,刚刚看你的样子,似乎很生气?”李玉书笑道。

  “李少,刚那个小子,就是骗了我爸七块原石的骗子!”周博康还没开口,一旁的周学彬反倒恶人先告状了。

  “我怎么听说好像是周伯父主动要卖给那位小兄弟的?难道是我的消息有误?”李玉书笑得不愠不火。

  “李总,你的消息没有错,唉,学彬,你也别乱嚼舌头了,整天胡言乱语的可不好。”

  “对不起,爸,其实我就是气不过。”

  周学彬赶紧认错,他可不像给李玉书留下坏印象。人家既然当面说出来,怕也存着敲打的心思,尽管年纪相仿,但周学彬在李玉书面前,不敢有丝毫的傲气。

  “不管怎么说,你们父子如今替我办事,也算是我的左膀右臂,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们。”李玉书笑得很温和:“好好干,替长阳集团涨涨脸,翡翠原石什么的我不是很懂,但长阳集团既然要进军珠宝行业,自然要在业界闯出名堂。”

  “李总放心,绝对不辱使命!”周博康信誓旦旦保证。

  “好,个人的荣辱暂且放一边,既然那位小兄弟眼光那么厉害,你们不如细心留意一下。”

  “没问题。”

  周博康眼睛一亮,连忙点头,他知道李玉书在暗示什么。

  “该死的陆国勋,还有那个臭小子,都给我记住!”

  “老陈,你也甭生气,我打听到这陆国勋压根不懂赌石,嘿嘿,你懂我的意思…”

  陈荣正跟一群人围坐在沙发上,一想起刚刚被奚落,就气得不轻。

  “老谢,你是说咱们引他入瓮,让他狠狠出次血?”陈荣脸上露出意动。

  “出不出血的倒是其次,以咱们的身家,除非去切标王级的石头,不然顶多算是小赌怡情罢了。”

  那个叫老谢的男人笑呵呵道:“钱是小事,关键是能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这才是咱们要的结果。”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陆国勋以前得罪过一些人,这次翡翠原石展会的举办地就在人家的地头上,这些跟陆国勋或多或少有积怨的人自然要拧在一起,俗话说人多力量大,这样绑一块不用担心吃亏,还有机会玩一手不是猛龙不过江。

  “问题是陆国勋会乖乖入瓮?”陈荣变得冷静下来:“他明知道自己不懂赌石,还敢往里钻?”

  “放在其他地方,说不准还有点儿难办,不过这里是他的地头,加上展会的主题又是原石,他如果不切几手,传出去肯定会落下个不太好的名声。”老谢脸上全是算计。

  陈荣跟围坐的不少人都打了个冷颤,这老谢绝对是玩阴谋诡计的主,咱们还在盘算怎么扳回一城,这货直接都算到收官那一步了?

  别惹他!

  包括陈荣在内,围坐的人都怀着这样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