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60章 060这还不黑?

正文_第60章 060这还不黑?

  第二天一大早,杨宁就去了与陆国勋约定好的地点,车子早已经在那等着了。

  “小子,今天就看你的了,以前有不少生意上的对手,今天来了好几个,可不能让他们看我的笑话。”

  陆国勋对杨宁相当有信心,就冲着二十几块原石里,挑了七块,而且块块出绿,就绝不是普通人做到了。

  “陆伯伯,您打算怎么玩?”杨宁问道。

  “随便玩,最好是我脸红,他们脸绿。”陆国勋咧着嘴,笑得很贱。

  “这好办,到时候您就瞧好了。”杨宁几乎是秒懂。

  这次的翡翠原石展会就定在南湖大酒店的顶层,还真是故地从游,不同于上次受到冷遇,今天负责在门外接待的竟然是那位大堂经理。

  “欢迎光临。”人还没走进去,负责迎宾的小姐就整齐划一的躬身迎客。

  杨宁略微扫了眼,发现这些迎宾小姐都换了人。

  当然,杨宁也不奇怪这些迎宾小姐的态度,首先今天的南湖大酒店被包场了,出入的客人肯定都大有来头。其次,仍处在敏感期,谁也不敢在这节骨眼上顶风作案,鬼知道会不会又有喜欢恶作剧的少爷跑来扮猪吃虎。

  “哟,这不是老陆吗?你竟然也来了,准备好学费了吧?”一道满含嘲讽的声音传来。

  陆国勋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冷哼一声,瞪着不远处一个秃顶的男人:“学费准备好了,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敢收。”

  “大言不惭。”这秃顶男人一脸嘲讽:“你以为是黑社会收保护费呀?还问有没有人敢收,真没素质,你这种人出现在这,只会影响展会的形象。”

  “陈荣,你有种再说一遍!”陆国勋勃然大怒。

  陆国勋出道那会,确实依靠过不算光彩的身份上位,圈子里的人大多也都心知肚明。

  不过,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至少如今的陆国勋已经彻底洗白,但这叫陈荣的秃顶男人故意揭这层伤疤,就是摆明了挑衅。

  “敢做还怕别人说?”陈荣嘲笑。

  哼!

  陆国勋双眼一寒,冷哼着不去搭理,四周也有不少有身份的人,他可不想让人看笑话。

  “陆伯,别跟他说话,免得招来晦气,我观他印堂发黑,今天兴许会破财。”杨宁笑着安慰。

  他这话说得一点都不避讳,陈荣听到后脸都绿了,冷笑道:“什么样的人,身边就跟着什么样的货色,姓陆的,你不是会看风水吗?怎么,如今都教人看相了?”

  杨宁乐了,陆国勋还懂得看地势风水?

  不过这也不稀奇,搞古玩的或多或少都懂那么点风水相术。

  “刚还没认真看,哟,这么一仔细看呀,还真看出黑的了。”陆国勋咧着嘴大笑:“发黑呀,真黑,黑的太吓人了,咱们走远点,别被传染了,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陆国勋这话损得不行,他拉着杨宁往边上这么一走,靠近陈荣的商人们立刻像避瘟疫似的走开了。

  今天来这的谁不想切几块石,发笔小财?可要是被这霉运冲天的陈荣影响了财运,那可就晦气了。

  尽管大家或多或少知道这是陆国勋故意损陈荣的,可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反正跟陈荣也不熟,也不需要给他面子。

  话说回来,万一是真的,尼玛没事去跟衰神附体的家伙扯犊子,这不发神经跟自己过不去吗?

  陈荣印堂没黑,脸却黑了:“姓陆的,你含血喷人!”

  “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含血喷人?”陆国勋乐了,同时对杨宁赞赏不已,瞧瞧,就说了那么一句话,形势立马大变,果然带这小子来是正确的,爽!真tm爽!

  “你哪只狗眼看到我脸发黑了?”陈荣气得浑身直哆嗦。

  “这还不黑呀?”杨宁一副你脸皮真厚的鄙夷:“都黑得发紫了。”

  得,原本只是说你印堂发黑,你偏偏要往脸上说,不成全你都对不起自己。

  果然,原本还有些迟疑的商人立刻逃之夭夭,眼睛不瞎都能看到陈荣黑着张脸,还有比这更铁证如山的证据?

  “臭小子!信不信老子撕了你的嘴!”陈荣怒急攻心,指着杨宁大吼。

  “这里好歹也是五星级酒店,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喊打喊杀,一点素质都没有的人,真影响市容。”

  噗哧!

  一旁的大堂经理,以及迎宾小姐们,都死劲憋着不敢笑出声。不过陆国勋显然没什么顾忌,哈哈大笑起来。

  爽!

  真爽!

  他刚被陈荣讽刺影响展会的形象,却没过多久,就被杨宁连本带利还回去了。

  影响市容?

  卧槽,这个形容太贴切,太给力了!

  真亏这没心没肺的小子想得出来!

  陆国勋笑得很得意,阴阳怪气道:“小子,别理这种影响市容的家伙,走,咱们进去,要是让别人知道咱俩跟这种人说话,那多掉价?”

  “陆伯说的太对了,看来小子还有很多地方需要跟陆伯学习呀。”

  杨宁跟陆国勋在这边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风凉话,那一边的陈荣却气得暴跳如雷,偏偏他又无可奈何,南湖不是他的地界,在南湖针对谁,还真要问过陆国勋这位地头蛇。

  当然,他已经将这一大一小都恨到骨子里了,尤其是杨宁,他恨不得扒皮抽筋。

  “小子,你今天得罪这家伙,以后得小心点。”陆国勋严肃道。

  “哦。”杨宁有点漫不经心。

  见杨宁浑然不在意,陆国勋又道:“千万别大意,这家伙睚眦必报,是个典型的卑鄙小人。他是拆迁队起家,靠着跟政府某领导的关系,从一个小小的工头,一跃成为上市公司的老板。他手底下养着的人不比我少,但这家伙做事往往不留痕迹,不像我,有很多值得诟病的污点。”

  “这说明陆伯是实诚人,做过就做过,不怕别人知道,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留下来的才是真朋友。”杨宁笑道。

  行呀,这小子拍马屁的本事见涨呀。

  陆国勋狠狠拍了拍杨宁肩膀:“好了,今天这事多亏了你,不然我肯定又一肚子气了。”

  “举手之劳,我也没做什么,就说了两三句话。”杨宁有些尴尬。

  “两三句话就把那家伙气得半死,反正我是安心了,待会就看你小子能带给我多少惊喜。”顿了顿,陆国勋忽然疑惑:“对了,你怎么看出那家伙印堂发黑的,也学过相术?”

  “我瞎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