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57章 057真头疼呀!

正文_第57章 057真头疼呀!

  一旁,小胖子跟周茜像小鸡啄米似的点着脑袋。

  “哪有…”徐媛媛有些脸红。

  “话说回来,像你这种一点小姐脾气都没有的官二代,还真是少见。”杨宁啧啧称赞。

  徐媛媛脸更红了,忙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嘛,我以前一直跟在妈妈身边。”

  “这么说你爸跟你妈一直分居两地?”杨宁有些好奇。

  徐媛媛俏脸浮起一抹难言之隐:“都是些家务事,没什么好打听的。”

  看到徐媛媛不愿细说的模样,杨宁哪还不明白,好在他不是什么八卦性子,也没再多问。

  周茜今天受到的冲击最大,她看了眼刚刚从大众轿车下来的微胖男人,应该就是周小飞的爸爸,而且跟教育局的张局长一副热络的样子,级别应该不低。

  她又瞄了眼徐睿柏,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是这座城市的一把手,更是徐媛媛的父亲。

  最后,还是周海涛开车,载着徐睿柏、王校长、张局长去附近的饭店。至于杨宁等人,自然是回学校了。

  中午这顿饭吃的不上不下,周茜跟徐媛媛倒没什么,女孩子本来就吃不多,可小胖子非得拉着杨宁到小卖部弄了两碗方便面,这才心满意足的回教室。

  或许是觉得丢了脸,也可能是底气不足,王志专一伙没敢再找杨宁的麻烦,倒是很难得的清静了一下午。

  期间,不少平日里跟杨宁关系不咸不淡的同学,都主动找机会过来搭讪,杨宁也很礼貌,尽量回应着。

  叮…叮…叮…

  放学的铃声响起,杨宁跟小胖子出了教室,没走几步就碰到周茜:“你来这干嘛?”

  “跟徐学姐约好了。”周茜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你不是要开学生会的会议吗?”小胖子看呆了,哈喇子都流出来了,恨不得伸嘴去舔周茜的小舌头。

  对小胖子一脸猪哥样,周茜也不介意:“早完事了,我们又不像你们高三的学业那么繁重,跟老师说声要开会,就能提前半节课离开。”

  “学生会真爽!跷课都能光明正大的!”小胖子忍不住赞了声,换来的是周茜一个大大的白眼。

  “好了,我进去找学姐了,拜拜。”

  对南湖三中学业繁重的高三学生来说,今天是久违的双休,久违的赖床。

  杨宁倒没太多的感慨,昨晚融合了初级篇最后的特战部分,让他醒来后,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关于特战部分的内容,完全称得上初级篇的精华浓缩,杨宁觉得他如今的实力,较之前明显提高了一个档次。

  大清早,杨宁离开了满江缘的别墅,今天他要去拜会陆国勋,毕竟昨天请人家帮忙,事后一点表示都没有,有些说不过去。

  当然,就算没那破事,主动探望长辈也是最基本的礼貌。

  还是古翰街,当初蜜蜡扳指造成的风波有所降温,杨宁在古翰街逛了会,也没见谁认出自己。

  “陆伯,我到了,您的店在哪?”

  “啊?还在家呀,好,那我先四处逛逛,您到了说一声。”

  杨宁挂了电话,从背包里取出一本物理书,找了个光线比较好的地方,津津有味看了起来。

  正当看得入神,手机的铃声忽然响起,杨宁放下课本,看也没看来电显示,他以为是陆国勋打来的。

  “小伙子,还记得俺吧?”一个既陌生,却又透着点熟悉的声音响起。

  “哪位?”杨宁蹙眉,一时间还真想不起来是谁。

  “上次你不是盘下俺的摊位吗?还订了一批木雕工艺品,记起来了吧?”

  杨宁目露恍然,原来是刘家沟的老周,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打电话来了。

  杨宁笑道:“记起来了,是周师傅吧?”

  “诶,小伙子你想起来就好。是这样的,这些木雕品你还收吧,俺今天进城了,带了一批来。”

  “要,对了,周师傅,除了木雕,还有没有其他什么东西?”

  老实说,杨宁对那些木雕没太多想法,权当是弥补一些良心的过意不去。

  “带了些,村里的乡亲托俺卖几件老物,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墓里面挖来的,你不忌讳这些吧?”老周语气有些迟疑。

  “不碍事,先让我看看,对了,待会咱们在四合路的路口碰面吧,我就在这边。”

  杨宁眼睛一亮,如果真是从墓里挖出来的,说不准真是古董。

  避讳?

  开玩笑,真撞邪了,直接花100点积分买张天师符,打得你丫魂飞魄散!

  “行,到了给你打电话,离得不算远,大概要十五分钟吧。”

  四合路跟古翰街也就五百米距离,杨宁这么做难免存着点私心,毕竟见过老周的商贩可不少,杨宁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一边赶路,一边给陆国勋打电话,杨宁也没瞒着,把跟老周交易的事简单说了下。

  大概二十分钟,才看到费力踩着单车的老周,还是一脸的淳朴,刚下车就吆喝:“小伙子,等久了吧?真不好意思,市里面有点大,这四合路的路口问了好几个人才打听到。”

  “我也刚到。”杨宁笑了笑,目光一闪,开启了鉴识之瞳。

  如今系统仍处在升级中,需要48个小时才能升级完毕。

  杨宁在这48个小时里,并不能获得来自系统的帮助。不过,系统升级与鉴识之瞳没有任何的冲突,杨宁完全可以通过物品散发的色泽,来权衡这件物品是否拥有收藏价值。

  “咦?还真有?”

  在单车后面的箱子扫了眼,竟发现一股色泽很深的绿光,尽管不能获悉详细数据,但直觉告诉杨宁,这次怕是捡到宝了。

  杨宁第一次看到色泽这么深的绿光,难不成这玩意已经达到优异品质的极致?

  “不是吧?”杨宁愕然,他发现绿光的源头并不是箱子内部的某件玩意,恰恰是箱子本身。

  看着这略显残破的木箱,看起来确实有那么点年份,但绝对与古品沾不上边。

  而且,这雕工看上去实在不敢恭维,杨宁甚至怀疑造这木箱的人本身就是个门外汉,根本不是什么木匠。

  “周师傅,这箱子从哪弄来的?”杨宁问了句。

  “你说这木箱呀?好老了,打从俺懂事起就在家里面放着,好像是俺爷爷留下的。”周师傅笑道:“来,看看这些木雕,还有这几件玩意,有喜欢的吗?”

  杨宁一眼扫去,木箱里有七八件木雕,还有三四样看上去颇有些年份的瓷罐瓦器,只可惜,这些色泽无一例外都是灰白色。

  也就是说,这些东西并不具备收藏价值。

  杨宁不由蹙眉,他深知老周的性子,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实诚人,不会玩心眼,如果出高价买下他的木箱,他肯定不敢,也不会要这钱。可如果跟上次一样怀着捡漏的心思,杨宁良心上又过不了那道坎。

  这可真是头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