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43章 满堂皆惊!

正文_第43章 满堂皆惊!

  物品:

  品质:普通

  效果:设定一种母语,通过记忆融合的方式,让宿主短时间内掌握一门语言。·

  兑换积分:400

  杨宁原本就剩下470点积分,早上花了10点积分给小胖子兑换了,如果再兑换这件,就真的所剩不多了。

  关于,之所以才10点积分,就是因为服用后,第二天会出现严重的疲劳。

  当然,也有不少服用后毫无副效果的药水,可贵呀,随随便便一件都几十上百的积分,杨宁可舍不得。

  再说了,这遭罪的又不是他,小胖子怎么呜呼哀哉,说白了,关他屁事!

  您获得了……

  您使用了……

  这一刻,杨宁跟平时一样,没有任何反常的地方,可如果有人细心观察,就会发现杨宁的瞳孔不断闪过一个个难以看清的字符。

  同时,一段段原先看上去干涩难懂的词组、段落,渐渐变得熟悉起来,甚至到后面,杨宁一度觉得这英语才是母语,华语反倒是后娘养的了。

  等融合得差不多,杨宁再看手中的课本,发现好像是在看小学三四年级的语文教材。

  这也太夸张了吧?

  “喂!发什么愣!”小胖子推了推杨宁。·

  “怎么了?”杨宁茫然转过头。

  噗……

  也不知道谁笑了起来,渐渐打破了教室的安静。

  小胖子脸都红了,偷偷指了指讲台上一双美目瞪过来的陈曦,小声道:“老师叫你。”

  “哦。”杨宁惯性使然的站了起来。

  “听好,对整个华国来说,高考是一件对的事情吗?”陈曦板着张脸。

  “就我个人观点,高考是通往大学的一扇门,打开这扇门,本以为脱坑了,可实际上不是,我们只是跳进了另一个坑罢了,这就是应试教育的悲哀。”

  “你这种想法很偏激,我必须纠正你这种错误的思想。要知道,考上好大学,拥有文凭,才能找到好工作。”陈曦柳眉皱了起来。

  “这么说吧,咱们国家一直都是应试教育,像这种教育方式,放到国外纯属笑话,学生完全是为了考试去学,我们用十二年的时间学习,可学到的这些知识,在我们进入社会后一点用都没有。”杨宁耸了耸肩。

  陈曦有些愠怒:“什么叫没用?我问你,你认真学习过吗?你认真听过一堂课吗?”

  听口气,这位美女老师对杨宁的怨念可真不少。

  “陈老师,我也想问你,如果应试教育真有用,为什么国家也就出了一个诺贝尔奖的获得者?”

  顿了顿,杨宁又道:“外籍华人不算。·”

  “你这是钻牛角尖!”陈曦神色渐冷:“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难道你就没替含辛茹苦养大你的父母想过?”

  杨宁原本还一脸无所谓,可听到这话,脸瞬间冷了下来:“我家里的事不劳烦老师操心,还有,这是学校,不是谈家务事的地方。”

  陈曦冷哼一声,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既然你说我的课是应试教育,学了也没用,那以后就别上我的课。”

  杨宁愕然:“老师,咱们就事论事,你可得公私分明,不带这么打击报复的。”

  陈曦柳眉挑了挑,哼道:“少在我面前油腔滑调,告诉你,没用!想求饶,也不是不可以,让你父母来一趟,我正好有些话要跟他们谈谈。”

  “我招谁惹谁了?陈老师,你没事消遣我是吧?”

  杨宁也有些怒了:“我平时成绩不好,你对我有偏见也正常,但你没事问我高考是对是错,我只是说出心里话,这也有错?既然不喜欢,我不说就是了,你以后也甭找我,打今儿起,这课堂上,咱们不谈理想不谈国事,要谈你找别人谈去!”

  “我什么时候拉着你谈国事了?”陈曦怒了:“我只是让你翻译一下我刚刚说的……”

  说着说着,陈曦忽然美目瞪得大大的,下意识看了看四周,发现教室鸦雀无声,所有学生都一脸困惑、费解的看着她跟杨宁。

  徐媛媛举起手,小声道:“老师,你刚跟杨同学讨论什么呀,我们听得不是很明白。”

  她的外语成绩算好的了,口语也不差,可刚刚陈曦跟杨宁的激烈交谈,她十句里面愣是只听懂了一两句。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杨宁气呼呼坐下后,发现小胖子正惊得合不拢嘴。

  “哥,你是我亲哥!”小胖子崇拜得都想要跪了:“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你在天我在地,而是咱俩这么近,我却不懂你。”

  “你发什么神经?”杨宁一脸郁闷。

  “那个……杨宁……”邻座一个长相斯文的男同学满脸崇拜:“原来你不但数学厉害,英文更加牛逼呀,你刚跟老师说的那些,我愣是一句都没听懂。”

  说完,他憨厚的抓了抓头,不过没人笑话他,因为其他人跟他的情况差不多。

  事有反常必有妖,杨宁迅速冷静下来,这才猛地想起从头到尾,他跟陈曦都是在用英文交流!

  我勒个去!

  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了!

  杨宁自己都吓了一跳,敢情从头到尾用的都是英文,可诡异的是自己竟然没有一点违和感。

  杨宁震惊,教室里的学生们也震惊,但讲台上的陈曦却更震惊。

  她已经回过味来,忽然发现杨宁的口语比她还要标准地道,完全赶得上英伦电台那些播音员的语速了,一些俚语的用法更是标准到极点,要不是杨宁是她带了两年的学生,陈曦甚至会认为杨宁是从小就在国外生活的外籍华人。

  “你真厉害。”那个长相斯文的男同学一个劲夸赞。

  “低调,低调。”杨宁尴尬的笑了笑,暗地里却冷汗直流,这种出风头的事,他觉得以后还是少干点。

  “该死的王八蛋!”

  看到徐媛媛朝杨宁笑了起来,王志专嫉妒得要发狂了。

  “志专,我觉得这姓杨的被车撞了后,好像变聪明了。”一旁有人道。

  “你嫉妒啊?要不也找辆车撞去?”王志专本就窝火,说话也不是很客气。

  那人脸一僵,讪笑着不再说话,可心底却不高兴了,暗道拽什么拽,要不是有个当官的老子,你屁都不是。

  事实上,不仅教室里的人震惊,就连偷偷蹲在教室外的班主任老周也有点凌乱,刚刚教数学的刘老师还在办公室提到杨宁,起初老周还不以为然,可眼下,他脸色都凝重了。

  如果真如刘老师形容的那样,那么杨宁在数学方面一定很拔尖。而眼下,就冲着这一口流利的口语,老周就不敢否认杨宁在外语方面的能力。

  老周掏出手机,跟副校长沟通了一下,这一沟通就是好几分钟。

  “陈老师,打搅一下,我说件事就走。”

  挂断电话,老周走进教室,四下扫了眼,在杨宁身上停留两秒后才缓缓道:“下周学校将进行最后的模拟考,希望同学们回家后注意复习。”

  说完,老周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