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37章 惊人的背景!

正文_第37章 惊人的背景!

  郑玉康的印象中,毒牙一直都以慵懒的形象示人,用他的话讲,刀到用时方出鞘,越颓废,越能麻痹暗处敌人的神经。·

  “他到底是什么人?”

  事实上,郑玉康仅仅是好奇,并不紧张,也不害怕,一个坐拥几百亿家产的郑氏继承人,即便捅破了天,只要不犯法,也没谁能轻易动得了他。

  这杨宁来头不小,那不惹他便是,反正彼此也没真的撕破脸皮。

  当然,凡事都要做好两手准备,郑玉康已经在谋划退路,大不了出国避避风头。

  “这几天网上有段很火的视频,叫土豪吃瘪,怒砸一万块小费什么的,当事人就是那小子。新闻上说发生的地点是南湖市,起因是那小子要住酒店,被拦了下来。”

  毒牙脸色古怪:“我去了趟南湖,找到那间酒店,花了些钱,弄到了那小子住店时留下的身份信息。这身份信息倒是不假,看起来也没太大问题,可我顺着往下查,却发现地址竟然是南湖最大的商业别墅区。”

  “他很有钱?”郑玉康有些郁闷,一个地级市,就算是首富,也没实力跟郑氏叫板吧?

  毒牙点点头,又摇摇头:“确实有钱,但跟郑氏还是有那么点差距,不过仅仅是这样,兴许我不会废了他,但肯定会教训一下,让他以后长点记性。·”忽然,毒牙眼睛微微眯起:“可我没想到,他住的那间别墅竟然是姓宁的。”

  “姓宁?”

  “没错,户主叫宁国轩。”毒牙点头。

  “宁国轩……”

  郑玉康微微念叨,随即摇头:“没听过。”

  “宁国轩平日里不显山不显水,可有一个人,想必你肯定听过,他就是如今江宁省政商两界的叱咤红人,人称宁财神的宁国晟。”

  “宁财神?”

  郑玉康有些吃惊,宁国晟是近年来异军突起的领军人物,在江宁省政商两界,都握着庞大的人脉。

  郑老爷子生前对宁国晟评价极高,还扬言十年内,若是没人压得住宁国晟的势头,那么这位江宁省的财神爷,一定会在十年后,问鼎华夏甚至亚洲首富的王座。

  对于宁财神,郑玉康如雷贯耳:“宁国晟……宁国轩……”

  “他们是亲兄弟。”毒牙抿了抿嘴唇。

  “不对,那小子姓杨,不是姓宁。”郑玉康皱眉:“难道是宁财神外面偷偷生的?还是宁国轩的种?”

  身份证的地址是宁国轩的别墅,那么杨宁跟宁国轩就肯定关系密切,这点郑玉康能想得明白。

  “一开始我也有些纳闷,可随着深入的调查,竟然挖出一个更惊人的信息。·”

  毒牙脸色微变:“外界一直以为宁家只有两兄弟,可事实上,他们还有一个亲妹妹。”

  “亲妹妹?”看到毒牙微变的脸色,郑玉康知道,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前面无非只是铺垫罢了。

  岂不是说,杨宁的来历,远比是宁财神的亲儿子还要来得恐怖?

  这一刻,他忽然有些庆幸起来,幸亏当初没撕破脸皮,不然就有得头疼了。

  郑玉康很清楚,潜藏在暗处等着看他垮台的人有多少,如果再惹上宁财神,甚至来头更大更神秘的存在,那他真的会抓狂。

  “我也是多方打听,并没有实质的证据,但种种迹象表明,宁家这个最小的女儿,在十九年前,嫁给了一个姓杨的男人。”

  郑玉康听罢,眉头皱得更深了:“姓杨?我懂了,杨家……宁家……杨宁……他是双姓?”顿了顿,又道:“那个姓杨的男人,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毒牙摇头。

  “不知道你干嘛说……”郑玉康不解。

  “就因为不知道才不得不小心,身份信息被篡改过,以国家安全部门的正职,调查他的档案竟然提示说权限不够。冲着这两点,你觉得他家里仅仅是有点钱就行?”

  毒牙神色严肃:“就算是宁财神本人,都做不到这点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这一刻,郑玉康是彻底绝了对付杨宁的心思,他不傻,傻的话,早被那些白眼狼的亲戚谋害了。

  “没有可是,我话还没说完。”

  毒牙顿了顿,压低声音道:“我还查到一个更惊人的消息,就因为这个消息,我最后放弃调查,因为担心再查下去,会把命给搭进去。”

  “这么严重?”郑玉康一惊。

  “嘿,我查到当年姓杨的男人身边跟着个人,猜猜是谁?”

  没等郑玉康琢磨,毒牙就摆手道:“算了,也不跟你打马虎眼,我告诉你,那人前几年就被授予少将军衔,如今是江宁省南平军区的副司令。”

  坦白说,对于一个大军区的军区副司令,郑玉康没有太多的敬畏之心,他可是几百亿家产的继承人,在华海,就算不是横着走,但也相距不远。

  毒牙知道郑玉康的心思,沉声道:“事情没这么简单,我听过一些关于这个人的事,传闻他曾追随过一个人,如果我没估计错,那个人应该就是姓杨的。”

  “姓杨?”

  “恩。”毒牙点了点头:“这个姓杨的男人很可能来自京城的杨家,因为当初那人资历还差一点点,原本要再熬个几年才能被授予少将军衔,但据说当年就是杨家人力排众议操作的。”

  “京城?杨家人?哪个杨家?”郑玉康深吸一口气,他隐隐猜到了,但还想确定下。

  “京城还有几个杨家?”毒牙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就说到这吧,后面也不需要我教你了,该怎么做人,你比我精多了。”

  也不知道毒牙这话是夸还是损,至少郑玉康没心思去想了,他脑子里乱哄哄的,实在不敢把一身廉价衣物的杨宁,跟京城的杨家联系在一起。

  这未免太疯狂了点吧?

  可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可能性很大,而且大得离奇,大到让几百亿继承者的他,都感觉到一些压力。

  郑玉康可以不惧任何有钱的富二代、富三代,像这些商家出身的公子哥,在他面前屁都不是,整个华海,也就裴永轩这种档次的能让他认真一点。

  可是,这不代表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因为他不一定就敢跟那些军政出身的公子哥们掰手腕,一般的也就罢了,这些公子哥他认识的也不少,可如果杨宁身份坐实了,那么他认识的那些人,在杨宁面前都要矮上一大截。

  郑玉康很想破口大骂,尼玛平白无故钻出来个红三代,还是那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太子党,这是要闹哪样?

  “算了,下次见到避着点吧,反正也没把他得罪死。”郑玉康感觉很憋屈,可没办法,论背景,掰不过人家呀。

  这就好比被强行那啥了,抗拒不了,就享受呗,越抵抗,人家就越兴奋,自个就越遭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