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26章 六部考核(4)

正文_第26章 六部考核(4)

  第26章六部考核

  虽说捡漏需要很好的气运,但没有深厚的底蕴,再好的运气也是白搭。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就像老赵,弄了大半辈子的古籍善本,也一样看不出这十二卷灵枢经的猫腻,差点当作普通货色处理拍售。

  林曼萱还知道杨宁跟东方菲儿达成了一笔交易,真要算起来,这才三天时间,他就已经赚了几百万了。

  说来也是,像这样的人,怎么会窝在林氏打工?到那时,就不是杨宁荣升金领脸上有光,而是整个林氏拖了人家发财的后腿!

  更何况,林曼萱清楚杨宁掌握着一种能让女人皮肤变白变滑,五官还能变得更好看的灵丹妙药,如果量产投放到市场,到时候……

  林曼萱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她震惊的看着杨宁,这一刻她才察觉到,因为彼此的关系渐渐熟络,竟让她忽略掉不少本该注意到的细节。

  “我条件不错吧,要不再考虑考虑。”杨宁坏坏的笑了起来。

  林曼萱没理会杨宁:“赵爷爷,这十二卷灵枢经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这个问题,也问出了在场人的困惑。

  “如果没意外,这很可能是熊宗立当初编修撰写时的手稿,而手稿应该是被仲门的人用出神入化的手法,裱在了这十二卷灵枢经里面。”

  除了杨宁跟老赵,在场人都倒抽一口凉气。

  尽管知道熊宗立的人不多,但光听到手稿两个字,就足以掂量这背后的庞大价值!

  “我的票给他了。”老赵顿了顿,沉声道:“我在华海认识几个老朋友,我会邀请他们揭层,让这十二卷灵枢经的手稿重现世间。”

  说完,他赶紧将大木盒收好,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会议室,留下众人沉默不语。

  “谁先来?”孟建林心情大好。

  “我来!”

  牛部长咬了咬牙:“我收回之前的话,小子,你确实很有本事,这点我就算再不爽也不得不承认。”

  他这话反倒把杨宁说愣了,这牛部长也不是那么讨厌嘛,看来是个直肠子,肚里藏不住话。

  这种人其实挺讨喜,因为你不需要去琢磨他究竟想什么,又会不会在背后算计你。

  “不知道牛部长打算怎么考核我?”杨宁笑道。

  牛部长嘴角抽了抽,他哪还敢去考核杨宁?

  在林氏,就属他的油画部最差劲,常年垫底,每年的业绩顶多算是其他部的零头,这也导致他在林氏很没有地位。

  “我这人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反正票给你也无妨,只是最近公司收了一幅布画,我一直定不下价格。如果你对这方面有研究,那就指点指点,不行的话,就算了。”

  布画?

  应该就是布面的油画,杨宁倒是听说过。

  事实上,他在考虑是不是收敛些,反正票到手了,没必要太出风头。.136zw.>最新最快更新不过看到牛部长略带希冀的眼神,尽管开始对他印象并不好,但杨宁也很豁达,他清楚牛部长虽然嘴上无德,其实心肠不坏。

  像他这种人,看你不顺眼,会使尽嘲讽,可一旦让他服气,不用你开口,他都会主动写个服字,稍稍对他好点,还会对你马首是瞻。

  标准的市井小民,讨人厌,但也讨人喜。

  因为他会把内心的想法都写在脸上,不用你猜,更不用你防着。

  更何况,比起阴沉着脸、眼珠子乱转的周博康,牛部长明显顺眼多了。

  “指点谈不上,如果牛部长不嫌麻烦,就集思广益嘛,看看也无妨。”杨宁笑道。

  “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牛部长赶紧打开一个硬纸盒,从里面取出一张庞大的帆布,展开后,只见一幅照片级的女性半果体画呈现眼前。

  杨宁开启鉴识之瞳,很快,系统的提示传来:

  发现物品:

  品质:普通

  评估:现代艺术品,画师李森笔下的六个女孩困在地点不明的昏暗室内,迷失在都市夜生活的纸醉金迷,他利用一种虚幻的照片效果,揭露了社会的本质,通过简单的手法渲染出她们的虚妄行为。该作品具有一定的收藏价值,估值为89605华夏币。

  李森?

  杨宁并不知道李森是谁,他收回目光:“这幅画,给我的感觉是这些赤裸着的女人,她们既不在黑暗,也不在光明,像是阐述一个时代的迷惘与虚妄。这幅画忧伤阴郁、似梦愁云般惨淡的红灰色调,拉开了现实与虚妄的距离,更让人冥想出一种扭曲的空间,这种空间,我认为是对成长的恐惧,以及对现实的逃避。”

  杨宁若有所指道:“这种画风的画师,牛部长觉得应该是谁?”

  牛部长眉头皱得很深,忽然,他眼睛一亮:“难道是李森?”

  杨宁点头道:“这幅画展露出来的主色调,我实在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原本,大家都不认为杨宁能点出这幅画的来历,可谁想人家只看了不到一分钟,就说出一段有理有据,甚至很难质疑的论断,这未免太变态了吧?

  回过神来的牛部长也一脸惊愕的看着杨宁,对于油画鉴赏,他有着充足的自信,否则也不能成为林氏油画部的负责人。可之前,他就没把这幅画与李森联系在一起。

  恰巧,他有李森的联络电话,当即打了过去。

  不一会,牛部长心满意足的挂断电话,从刚才他与李森的交谈就听得出来,这幅画,确实是李森的作品。

  众人再次望向杨宁的目光,凝重中更多的是喜悦,因为杨宁去参加鉴估大赛,或许真有机会斩获较为靠前的名次。

  到时候,怕林氏也要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了!

  “我弃票。”老徐悠悠的喝着茶。

  “可以。”老冯跟孟建林点头,然后,两人望向周博康。

  眼下周博康挺纠结的,只是为了儿子那些混账事,他没必要得罪杨宁,对方底子太厚了,选择一味死磕,相当不理智。

  正要放弃,手机忽然响起,接听后,周博康眼睛一亮,放下电话的他,脸上的犹豫之色荡然无存。

  “我手上这票,年轻人,你还是得靠实力来取。”

  “行。”

  就算周博康想弃票,杨宁都还要找机会刺激这家伙,不为什么,就因为他是周学彬的老子。

  如今周博康选择死磕,杨宁高兴还来不及。

  “果然是王八养大的,不知进退。”孟建林哼哼。

  “老东西,咱们走着瞧。”

  周博康心下冷笑,刚才周学彬的电话让他有了充足的底气,什么底气?他们周家傍上大靠山了,他打定主意,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才不留在这受窝囊气。

  冷笑着看了眼杨宁,周博康一脸倨傲:“小伙子,你的好运真的让我很吃惊,不过我相信,你这运气到此也该结束了。”

  “龟儿子,你可真会睁着眼说瞎话,之前那些是运气能做到的?”孟建林狠狠的瞪了过来。

  “难道不是?”周博康阴沉着脸:“老东西,别一而再再而三出言不逊,我忍你很久了。”

  “你咬我啊?”

  “老东西,送你句话,老而不死是为贼也。”

  孟建林勃然大怒,即便是老冯跟老徐,听到这话也不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