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24章 六部考核(2)

正文_第24章 六部考核(2)

  “是呀,正如这年轻人说的,很多人都还在感慨怀才不遇,不断的去效仿临摹古人,却始终郁郁不得志,原来就在于他们即便模仿到了形象跟形式变化,但终究临摹不了古人作画时的精神跟法度。”

  “这就是底蕴呀。”

  老赵也有些感慨:“如同空有躯壳却缺少灵魂,到头来也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老冯深以为然点头:“可笑的是咱们到了今天才明白这点,还是一个小伙子提醒咱们,确实没错,李主席在这条路上,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相信这个时代,也难有人超越。”

  说完,老冯跟老赵都目光炯炯的看着杨宁:“现在的年轻人了不得呀,话语中字字珠玑,句句引人深醒,后生可畏,我这票,给你了。”

  牛部长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他之前放话说杨宁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如今却挨打脸了。

  起码那番话,他自认说不出来,更想都想不到这么多词。

  周博康也感觉有些棘手,但他认为,即便杨宁有些实力,也就在古玩书画领域有些建树罢了,不可能样样精通。

  毕竟,杨宁太年轻了。

  而且周博康有着充足的自信,杨宁肯定得不到他手里这张票,为了打击杨宁,他忙活了一个晚上,才弄出这么刁难人的考题。

  邮品钱币部的老徐始终眯着眼,也就之前杨宁说出那番话的时候,露出一抹诧异之色,而后一直很平静。

  老赵笑了笑,弯下腰,从背袋里掏出一个古色古朴的大木盒子:“小伙子,原本我可以直接把票给你,但为了表示我对你的尊重,也免得某些人说闲话,最关键是要恪守公司规章条例,所以我还是打算考考你。”

  杨宁心下腹诽,说来说去还不是要考核,犯得着拐这么大弯,您老人家就算明着说要刁难我,我也得想着法儿接对不对?

  “赵老,不碍事,我也正好想跟您讨教学习。”杨宁稍稍恭维了一下。

  一旁的林曼萱微微抿嘴,杨宁第一场考核的惊艳表现,让她意外的同时,也很欣喜,连带着福伯背叛跟死亡带来的负面情绪,都淡化不少。

  “很好。”

  赵老笑了笑,没人不喜欢听好话,他缓缓揭开木盒子:“只要说出关于它的信息,不需要多详细,我这票就给你了。”

  除了老徐依旧眯着眼,其他人都注视着杨宁,第一场的考核,杨宁的表现让人惊艳,大家都想知道在古籍善本方面,他是否同样有着不凡的造诣。

  木盒里,放着十二部保存得很好的古籍,看起来年份久远。

  杨宁开启鉴识之瞳,他要确定这些古籍的来历。

  发现物品:

  品质:优异

  评估:收藏品,由成化年间著名医学家熊宗立编修撰改而成,原二十四卷,今并为十二卷。十二卷以仲门独有手法,将原手稿藏于内,可用取出并修复手稿,手稿具有一定的升值空间,估值为1140060华夏币。

  杨宁目瞪口呆,下意识道:“赵老,要不咱们打个商量,这十二卷灵枢经卖给我吧。”

  话音刚落,杨宁就后悔了!

  林曼萱最了解杨宁的脾性了,能让这家伙如此失态,想必这十二部古籍,必然有着惊人的价值。

  在林曼萱印象里,即便是那枚蜜蜡扳指,杨宁也只是兴奋喜悦,远远达不到如今目瞪口呆的失态!

  “不卖!”林曼萱冷声道。

  “不卖!”孟建林紧随其后开口。

  尽管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孟建林清楚这小子的眼力劲有多毒,面对二十几万的鼻烟壶也能装傻充愣扮无辜,如今让他发懵的十二部古籍,价值会多大?

  老赵没料到林曼萱跟孟建林反应这么大,哭笑不得道:“这就是很普通的十二卷灵枢经,真值钱我也不敢拿出来,看看你们这都什么反应?”

  老冯也笑了笑,他觉得场面挺有趣的。

  老徐依旧眯着眼,牛部长更是嘲讽:“真是没见过大世面,这性格如果去参加鉴估大赛,搞不好还得让公司跟着丢人。当初收这十二部古籍的时候我也在场,对方说是祖宗传下来的,开口要五十万,赵老师说古籍是刻本,值不了几个钱,最后三万块成交。”

  周博康尽管没说话,但脸上的不屑已经显而易见。

  林曼萱不为所动,死死盯着杨宁:“告诉我,你发现什么了?”

  杨宁脸一苦,嘟囔道:“不是说了吗?十二卷灵枢经,应该是明版,值不了几个钱。”

  赵老笑着点头,正想说句小伙子你通过考核了,谁想林曼萱柳眉一抖,寒声道:“我要听真话,这十二部古籍肯定要拿到拍卖会上拍售,难道你想让公司蒙受损失?”

  “萱萱,这真是灵枢经,明本,就算保养得好,也就值……”

  赵老还想说,林曼萱却摇头道:“赵爷爷,您不了解这家伙,就算一百万的扳指被他捡漏,也只是偷着笑,绝不会失态到愣在原地。”

  甭说老赵,即便是老冯、老徐、周博康,闻言眉头也抖了抖,望向十二卷灵枢经的目光也出现了凝重。

  倒是牛部长在旁冷嘲热讽:“林小姐,他没这本事吧?不就是个涉世未深的熊娃娃,怎么可能……”

  “至少他从我这赚了一百万。”林曼萱不冷不热道:“牛叔叔可有这本事?”

  牛部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可不敢得罪林曼萱,尽管他也是公司高层,但跟老冯、孟建林、老赵不同,这些人是公司真正的脊梁骨,是元老功勋,而他跟周博康一样,顶多算是金领。

  “我有什么好处?”杨宁也明白这漏捡不了,再说他如今没钱,只能退而求其次。

  “你跟我要好处?”林曼萱冷着脸道。

  “熟归熟,亲兄弟也得明算帐吧?谁告诉你请别人帮鉴定不需要花钱的?当初咱们的交易,只限于参加鉴估大赛,我没把人身自由卖给你吧?”

  杨宁怒了:“再说了,你又不是我老婆,我跟林家也没关系,林家真做了亏本买卖,说好听点我表示同情,难听点,这关我屁事!”

  “好吧,你想要什么?”林曼萱神色缓了缓,她刚才也是急眼了,这才意识到自己做得过分了。

  “这还差不多。”见林曼萱服软,杨宁胸口的气也顺了:“五十万!”

  “五十万?”

  林曼萱瞪着美丽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盯着杨宁。

  老冯、孟建林、老赵也是一脸惊愕,老徐更是豁然睁眼,他望向那十二卷灵枢经,眼中露出了凝重。

  如果这小子不是疯了,那么必有倚仗,不然敢漫天要价?

  五十万的鉴定费,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周博康冷笑,果然年少轻狂,他就等着看好戏。

  至于牛部长,他眼里已经不是那种倨傲不屑了,而是完全看傻子似的盯着杨宁,张口就要五十万,这是哪家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好,我答应你。”林曼萱酥胸不断起伏,不是气的,而是惊的。

  直觉告诉她,这十二部古籍,怕是非比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