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至尊系统 > 正文_第23章 六部考核(1)

正文_第23章 六部考核(1)

  牛部长嘴角不由得抽了抽,一旁沉着脸不说话的周博康也挺郁闷,老子这是躺着也中枪?

  “孟老师,听说那小伙子在你桌子上发现一件古品?你把那东西当赝品扔一旁,都染灰了?”周博康笑道:“孟老师,很少有你看走眼的时候吧?”

  事实上,周博康不提这茬估计还好,一提孟建林脑门直接上火了。他差点就开骂,要不是你养的龟儿子,老子至于丢这么大的脸?

  昨晚就有好几个老朋友来电,安慰他看走眼没关系,以后注意点就行。

  本来嘛,人家出自善意,可听在孟建林耳朵里,就成了嘲讽。他不好跟这些老朋友怄气发火,只能把这火气憋在肚子里,闷了一晚上没处撒,正巧周博康好死不死的跑来撞枪口。

  “姓周的小子,你什么意思!”孟建林勃然大怒:“你这不是东西的龟儿子养了一个更不是东西的龟孙子,你家龟老头知道吗?”

  噗!

  刚进门的杨宁也没搞懂状况,只是听到这话,忍不住就笑出声来,连林曼萱也偷偷掩着嘴,似在极力掩饰。

  杨宁一声笑,立马让其他几个老人哈哈大笑起来,牛部长倒没兔死狐悲的思想觉悟,他更乐得把祸水往外引。

  “姓孟的,你什么意思!少在这倚老卖老,给你脸叫你声老师,不给脸,你就一老不死的东西!”周博康同样怒了,拍着桌子咆哮。

  “够了!”

  孟建林红着脖子正要开骂,一旁书画部的老冯看不下去了,忙挥手喝止。

  “老冯,怎么的,你要帮这龟儿子?”孟建林不提还好,一提差点把周博康鼻子都气歪了。

  周博康其实也挺郁闷,招谁惹谁了,这老不死今天怎么跟个**桶似的一点就炸?

  老冯没理他,反而略带审视的打量杨宁,不仅是他,就连古籍善本部的老赵、邮品钱币部的老徐,都看着杨宁。

  “还不介绍下自己。”林曼萱在旁推了推。

  “各位老师好。”

  杨宁躬身致礼,看样子在车上已经被林曼萱排练过:“我叫杨宁,今年18岁,就读于南湖第三中学,马上就参加高考了。今天来这的目的,是为了通过各位老师的考核,从而代表林氏拍卖行参加这一届的鉴估大赛,小子能力有限,平时就喜欢看些古玩玉器类的书,在各位老师面前,怕上不得台面。”

  老冯、老赵暗暗点头,这年轻人看起来有点嬉皮笑脸,但这个年纪倒可以理解,不能过度要求。最起码,这年轻人不是拽得跟二五八万的那种人,只要经得起考验,倒不妨一试。

  老徐平静道:“我之前举荐邵峰参加,现在依然是这个想法。”

  “我觉得年轻人应该多锻炼,鉴估大赛岂非儿戏,还是要找既稳重又有能力的人。”牛部长不屑的看了眼杨宁,继续低着头喝茶。

  倒是周博康很冷静,昨晚上周学彬可没少上眼药,他对杨宁也就有了很不好的印象。已经打定主意,谁参加都没关系,但这小子,想都别想。

  “我这票通过了,你们自便。”孟建林笑呵呵的喝着茶,还朝杨宁投来一个鼓励的眼神。

  这一幕落在周博康跟牛部长眼里,对杨宁更加不喜。

  书画部的老冯俯下身,从脚边拾起一个长型木盒,木盒内,摆放着一幅卷起的墨画。

  发现物品:傲霄迎云梅花卷

  品质:优异

  评估:现代书画,出自华夏国书画界联合主席、世界美术家协会理事李英英之手。该作品具有一定的深度,画诣精湛,使其有生命力,画师将真诚的艺术情感和独特的风格融入画中,达到他人无法超越的高度。该作品不仅追求形象和形式的变化,更有很深的文化底蕴和法度。该画具有一定的升值空间,估值384200华夏币。

  “好一幅傲霄迎云梅花卷,不愧出自李主席的手笔。”杨宁忍不住感慨。

  老冯有些诧异,这幅傲霄迎云梅花卷是卷起的,他都还没展开落款部分,没料到这年轻人竟然直接点出了画的来历。

  了不得!

  “杨宁是吧?来,说说这幅画。”老冯露出4满意之色,这次考核很简单,就是各部挑一样东西让杨宁鉴定。

  “李主席的作品,小子又何德何能评价?”杨宁有些尴尬,像评作这种事,他可不敢在这些老油条面前卖弄,万一露出马脚可不好。

  “还算有自知自明。”周博康阴阳怪气。

  “自知自明?老周你也太看得起他了,依我看,他根本就说不出个所以然。”牛部长更直接,不过他显然说到杨宁心坎上了。

  “不碍事,小伙子,说说吧。”

  老冯倒不这么想,能一眼看出傲霄迎云梅花卷的来历,会说不出个所以然?

  “那小子献丑了。”

  杨宁深吸口气,严肃道:“李主席的作品小子确实没资格评价,不过在我看来,李主席一直坚持学画不可不学古人与传统,也不可只学古人与传统,若只学传统,终不如古人。以古人为进修的楷模是可行的,但以古人为终身奋斗的目标,那么永远超越不了古人。”

  顿了顿,杨宁又道:“艺术的本质就是创新,任何创新的传统也必然是以往传统的绵延。创新不是流行一时,面对时代要求和历史使命感,作品就需要达到一定的深度,才会凝聚出生命力,使自己真诚的艺术情感和独特的风格融入其中,达到他人无法超越的高度。尤其当今,作品不仅需要追求形象和形式变化,更要拥有很深的文化精神和法度。”

  最后,杨宁总结道:“我认为,李主席在这条路上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他也坚持不懈的一步步完成自我超越。所以,当很多画师还在感慨生不逢时的时候,李主席已经悄悄的成为了他们思维里的先人、前辈,这也是为什么别的画师依然执着于临摹,而李主席已经独自创作出拥有自己思想意境的名画,成为一代宗师。”

  房间里静悄悄的,杨宁发现在座的这些人望向自己的目光都很怪异,包括看他不怎么顺眼的牛部长。

  “说得好!”

  良久,老冯率先打破沉寂,自嘲道:“研究大半辈子墨画,自以为有了属于自己的文化精神跟法度,如今看来,也不过就是个跳梁小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