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乌海的妹妹

第二百四十三章 乌海的妹妹

  第二天一早,袁州收拾好行李,脸上带着少量的红点,走出大门,实木的大门发出砰的一声。

  袁州起的很早,村子里还安安静静的,起得更早的已经出门不在家,而没起的又都还在睡觉,是以村子里几乎没有人。

  袁州背着小包,拿着一个小布袋,里面装着金针磨,一脸轻快的往麻先生那里走去。

  这个时间自然应该告个别。

  十分钟后,袁州就到了麻先生屋外。

  麻先生,我先走了,早饭您今天自己解决。袁州上前一步,说的话好似很平常,不像道别。

  快滚,说的好似老拙没了你,就没饭吃一般。麻先生穿着考究的走出大门,毫不客气的说道。

  那好,再见。袁州好像听不见麻先生的骂声,自顾自的说道。

  这几天下来袁州听而不闻的绝技,已经练到满级了。

  来不就是想要老拙的菜谱,给你又何妨。麻先生突然这样说道。

  不好意思,我从来都没有这个意思。袁州有些莫名其妙,他只是想吃真正的御膳,并不想要别人的秘技,毕竟他一没拜师,二和这个说话难听的老头并没有任何关系。

  一个没有一点追求的厨师。麻先生犀利的说道。

  我想我的追求不用告诉您。袁州语气依然客气,只是话语有了锋利的感觉,毕竟被人指着鼻子说自己的梦想确实让人生气。

  你以为老拙会关心你的事情?拿去,不用问老拙其余事情。麻先生很是不屑的看了袁州一眼,从中山装的口袋中摸出一个黄色的笔记本,直接扔了过来。

  啪袁州下意识的的伸手接住。

  这是什么。袁州并没有打开,直接问道。

  快滚。然而麻先生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反而突然发起火,直接让袁州滚。

  谢谢。袁州转念一想,明白了手上是什么东西,皱眉道了谢,然后离开。

  咚咚咚袁州转身走远,脚步踩在石子路上发出吱吱的声音。

  而麻先生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老脸上面无表情,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不过一会就转身回了自己屋子砰的一声,大力关上了自己的门。

  至于袁州则是忙着赶路,麻先生给的笔记本被袁州直接放进了小包里,并没有着急的观看,哪怕袁州已经猜到里面就是御膳鋈鸡的做法,也许还有些心得也说不定。

  但这并不是袁州想要的,算是意外之喜。

  这边袁州忙着赶回店里,准备明天的开店事宜,而乌海则遇到了危机。

  砰,咚。乌海的屋子里发出各种夸张的声音。

  我说乌琳你够了,说了不回去就不回去。乌海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妹妹在那里砸东西,砸的都是他心爱的东西。

  呵呵,你要是今天还不跟我走,你就给我看好了,看我能不能把你生撕了。乌海的妹妹乌琳很是彪悍的说道。

  乌琳一头利落的短发眉形刚毅,容貌中性容颜俊俏,穿着红格子短袖衬衣,牛仔热裤,露出修长结实的大腿,说着话的同时又毫不留情的砸碎了乌海的石膏像。

  怎么,有本事你倒是试试。乌海又是那副大裤衩加背心拖鞋的造型,摸着小胡子很是无赖的说道。

  我乌琳说出话什么没做到?你最好自己想想。乌琳站在乌海面前,从上往下看着乌海,形成极强的压迫感。

  亏你是我妹妹,一点女人味都没有。乌海看着乌琳半响,突然萎了。

  是啊,我没有女人味。乌琳突然一笑,俊俏的脸上带着三分魅色七分柔和,看起来整个人都美丽了不少,就好像女王的微笑那般迷人。

  只不过动作很是凶残,乌琳直接一把提起乌海,一个背摔,乌海砰的一声躺倒在地。

  乌海的手还摸着小胡子,脸上一脸懵逼,突然吐出这么一句我还要去画展的,受伤了怎么办。

  没事,我保证你会没事的,我下手很有分寸。乌琳板着白嫩修长的手指,露出手臂上线条流畅的肌肉。

  我严重怀疑你在医院被抱错了。乌海直接躺在地上,无语的说道。

  现在你自己选择,是我把你撕了一条条的塞进飞机,还是你自己起来和我走。乌琳并不理会自己哥哥乌海的郁闷,风轻云淡的说出自己的要求。

  没吃到好吃的,不甘心,就等最后一天,明天就走。乌海爬起身,坐在地上,认真的说道。

  你觉得我会信你?你这样和家伟说过几次了。乌琳并不相信乌海的话,一个字都不信。

  没有,第一次和你说。乌海认真的说道。

  你知道我从小耐心就不多。乌琳看着自己好似流氓的哥哥,给出最后通牒。

  你好歹是我亲妹妹,这么快就帮着外人。乌海很想潇洒的说就不去画展,鉴于刚刚利落的背摔,乌海还是采取了迂回战术。

  你还敢说家伟,家伟那边都快顶不住了才告诉我的,不然你有这么多天好日子过?乌琳想起那边忙到飞起的男朋友就心疼,至于这样不靠谱的哥哥还是打死好了。

  乌琳的杀气浓重,乌海瞬间敏捷的起身说道好,我同意第一方案。

  至于则乌琳不置可否的看了看乌海,想了想自己男朋友郑家伟,忍下了打死这种无用哥哥的欲/望冷冷的说道那马上就出发。

  好的。乌海一手摸着小胡子,一手插袋,脸上挂着庆幸,跟着乌琳出了大门。

  而袁州则在车上翻起了那本日记,一打开里面只有‘鋈鸡’的做法,其他再无任何东西,而且做法写的极其简单,着重写的只有第三点,这明显不是麻先生的笔记本,也不知道是哪里新买,然后眷写上去的。

  需雉鸡一只,取出内脏和鸡骨保持完整的鸡身,不可破皮不可留骨,塞进金针磨进行煨熟。

  宫廷厨艺以围配镶瓤为主要特征,而肉中无骨,鱼中无刺,这是宫廷菜的基本标准要求。袁州看着这本新的记事本,这才真正明白了麻先生不做的原因。

  麻先生年老体衰,恐怕早就无法做到细致有力的取出完整的鸡骨而保持鸡皮不破。

  时间是最公平的,能让人学会高超技艺,时间也是最无情的,能让人因为时间的过去而使不出自己拥有的高超技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