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来自系统的鼓励

第一百八十三章 来自系统的鼓励

  对于系统现在的反应,袁州只想说,“你昨晚做什么去了。”

  系统却没有解释的意思,直接发布了任务。

  清早起床,每天锻炼身体一个小时,锻炼方式自选。

  出神入化的刀工。

  “系统,你程序坏掉了,还是中了不知名的病毒。”袁州被这次欢脱不羁的任务说明和奖励说明震懵了。

  寂静无声,系统没有反应。

  “下次能恢复正常吗,你这样我很怀疑你已经中病毒了。”袁州试探性的说道。

  至于系统当然还是没有回应。

  袁州站在厨房,仔细思考了五分钟后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难道系统你刚刚想逗我笑?”

  这个结论看似毫无逻辑,但大侦探福尔摩斯曾经说过“当你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无论剩下的是什么,即使是不可能也一定是真相。”

  袁州坚信一定是这样,不然怎么解释系统的抽风。

  至于这个任务当然是正合袁州心意的,锻炼的强悍一点,下次可以教别人怎么做人。

  而且作为一个优秀的厨神,拥有一个强壮的体格也是必须的。

  不过现在袁州有一件很是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

  “咚咚咚”跑上楼梯,准备去了,而外面的人正在讨论袁州脸上的熊猫眼。

  “老实说,是不是乌海你做的。”漫漫一脸严肃的看着乌海,口气严厉的问道。

  “我倒是想,问题这家伙的脾气太怪,没来得及动手啊。”乌海毫不掩饰他对袁州的不满。

  “那就是你咯。”漫漫转头看着另一位食客。

  这人留着小平头,看起来精神的很,刚刚也笑的最大声。

  “当然不是我,都好久没来了,不过一来就看见了好戏。”小平头满意的笑着说。

  “别看我,也不是我。”刚刚问袁州问的最起劲的食客,也连忙撇清关系。

  漫漫转回头,一脸狐疑的看着乌海“还是你的嫌疑最大。”

  “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谁知道是不是你做的。”乌海怎么可能示弱立刻反击。

  “你才毒妇,哼。”漫漫很是不满的轻哼一声。

  “别吵了,不管是谁做的,都好解气,人民英雄。”说着小平头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可不是,袁老板这熊猫眼挺艺术的,我突然灵感如尿崩,准备画一副,肯定能够达到我艺术的巅峰。”乌海摸着小胡子坏笑着说道。

  然而这些人都忘记了一点,袁州可是非常在意自己相貌的,这样的嘲笑的结果他们马上就会见到了。

  袁州先是给暮小云打了电话。

  “小云,今天和明天都不用过来,后天一早再来。”袁州一向开门见山的。

  “好的,老板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红花油。”暮小云小心的开口问道。

  “不用了,再见。”袁州说完自顾自的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绑着夹板已经下床的暮小杰,见自己妹妹接了电话不开心,好奇的问道。

  “袁老板好像受伤了。”暮小云白嫩的小脸上满是担忧。

  “没事,你看我还活蹦乱跳的呢。”暮小杰毫不在意的,指着自己的伤腿说道。

  这一下暮小云被逗笑了,不过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袁老板受伤被打了个熊猫眼的事情,熟客都知道了。

  中午的时候,就算不常来的也都赶来观看,就连殷雅脸上都带着不明显的关心,赶了过来。

  然后就发现袁州小店的大门紧闭,上面贴着一张显眼的a4纸,大家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落款当然是食客们熟悉的袁州。

  “这是什么意思。”乌海不敢置信的拉着旁边人的衣领说道。

  “坑货,居然又关门了。”这人也一脸郁闷,也不在意乌海的粗鲁,只是拉下乌海的手,显得更加郁闷而已。

  “虽然用词恳切,看起来很有诚意的样子,但这尼玛就是坑爹,什么印象食客进餐心情。”陈维也是听说袁州事情专门跑过来看热闹的,现在却把拳头攥的“咯吱咯吱”响。

  “呵呵,用词恳切,还致以最真诚的歉意,真诚你妹夫,劳资保证不打死你。”风尘仆仆出差回来的凌宏,一来就看到这样的噩耗。

  “我感觉都控制不了我的手了,它告诉我它很想糊袁老板一脸。”常来的食客也一脸冷笑。

  “搞得像是为我们考虑一样。”食客愤愤不满的说道。

  袁州小店门口吵吵嚷嚷的,而二楼的袁州却很中规中矩的坐着自己的事情。

  只见他拿出一个超级厚的笔记本,在上面写着什么,笔尖和纸张摩擦出“沙沙”的声响。

  而且看起来这本笔记本已经被用过好几次了,封面也有被人经常翻阅的痕迹。

  另一边,中午哀嚎着要饿死的乌海果然没吃饭,躺在自己画室里挺尸,到了晚间又急匆匆的赶下楼,看袁州有没有开门,那模样就像装乖讨食的面汤。

  看到没开门,嘴上的小胡子都无精打采的垂下,缓慢的回到自己画室。

  乌海是属于典型的,低血压大魔王,吃不了饭就会低血压、低血糖,然后就心情低落,这就是他的经纪人变着法的让他吃东西的原因。

  这不一天只吃了早饭的乌海,在画板面前枯坐了一晚上,唯一的功绩就是给,今天要过来打扫的郑家伟增加了一些工作。

  “烦躁。”再次把画稿揉成一团,乌海放弃继续画画,起身走到窗边,准备透透气。

  当然,乌海早就习惯了打开对着袁州小店的那扇窗子。

  “我屮艸芔茻,这是什么鬼。”这一下把乌海吓了一跳。

  下意识的转头看画室上挂着的大钟,上面清清楚楚的显示着5:36.

  “这是怎么回事,太不科学了。”乌海的表情很是难以相信。

  而这个时间楼下出现的正是袁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