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他年携手醉郫筒

第一百五十一章 他年携手醉郫筒

  “教头这杯子很小的,一杯才一两。”学员广卫一脸憨厚的说道。

  “一两,你小子心黑啊,这一共才四两,你们一人一两剩下的二两我自己喝。”陈维一口决定了所有事情。

  “等等,兄弟不是这么做的。”那边刚刚喝完一口的冬冬开口了,眉头一皱,不赞同的说道。

  “冬冬,你又不爱喝酒,别凑热闹。”陈维一本正经的再次喝了口酒,这才说道。、

  “这酒像梨子汁一样入口甘甜顺滑,倒喉咙处都觉得清凉,直到胃里才暖暖的烧起来,这哪是酒,一两太少。”冬冬作势抿了一口,这才继续回答。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看在兄弟的份上分你一口,不能再多了,你就算了。”陈维拧不过冬冬,无奈只能再次分出一口,至于平时备受欺压的学员就不用顾忌了,直接说不行。

  “教头,但是我已经倒了一两半了。”广卫不声不响的先喝掉一半,又再次倒满一杯。

  “你小子!明天还要很重要的训练怎么能喝酒误事,来来来倒回来。”陈维一脸严肃,说的好像真的一样,手脚麻利的把广卫杯中的酒倒了回来。

  “教头,我酒量大,没事的。”广卫身手不及陈维,反抗无效。

  那边两人的酒也接好,各自送到桌上。

  “真不像酒,酸甜可口,偏又顺滑无比,佳酿。”郑娴小口的啜饮,细细品尝后温柔的说道。

  “确实如此,简直像是哀家梨汁,甘蔗蜜,香甜可口,却有酒香。”魏华也毫不吝啬的称赞。

  “真这么好喝?”魏华的女儿有些不信。

  酒不就是又酸又涩,带着苦味还有辣味,还呛的要命,哪有这些人说的这么夸张。

  “嗯,难得的美酒,看这颜色犹如琥珀般。”魏华见女儿不信,也有心拉近关系,就开始科普。

  魏华的女儿小名糖糖,三口之家以前的甜蜜从这个小名就可以看出了,而现在她再补让人叫这个名字,只让叫魏薇这个大名。

  伸头看了看,确实犹如琥珀般,魏薇点头。

  “闻之又如梨汁般,清淡自然,对不对?”魏华难得有这样细心教导的口气,哪怕魏薇对酒其实没什么兴趣也认真的听着。

  父女俩就这样你有心教,我有心听,难得和谐的相处画面。

  而郑娴那边虽只有一人也喝的很是热闹,自斟自饮,喝的很是高兴,自始至终都带着温柔的笑意。

  一旬酒过后,几本酒壶里基本都只剩一半了。

  这时候酒劲微微显露,郫筒酒虽酒色清澈见底,喝时如饮梨汁甘蔗浆,甚至不知是酒,袁州提供的这改良版保留了这些滋味却后劲十足,这不酒馆里的几人气氛已经热闹起来了。

  “来来来,大家也算认识,喝一个。”陈维大嗓门的说道。

  “就是就是,干喝酒也不好玩,都带了什么菜。”冬冬也起身说道。

  “姐姐带了卤藕片,来一点吗?”郑娴俏脸微红,笑盈盈的说道。

  “我可以尝一点吗?”魏薇坐在位置上,不好意思的说道。

  “当然可以,姐姐给你端一盘来。”说着郑娴起身拿起一小袋过来。

  “谢谢。”魏薇感激的站起身,接过。

  要说没带吃的,就只有魏华和魏薇两父女,都没想过要带,喝酒吃菜这是习惯,大家可不是来品酒的,美酒佳肴才是常态。

  何况不能喝酒的魏薇,只能吃菜了。

  “小丫头来这里,我们带的多。”学员广卫拿起一袋卤肉大方的递过去。

  “谢谢。”魏华先行上前一步接过。

  “不客气,咋们玩个游戏,赢了的就倒输家的酒喝,一次半杯如何?”陈维这才说出自己的目的。

  郑娴是一个人喝酒,魏华虽然是两父女,女儿却不喝酒,这样也是一个人喝酒,只有他这边是三人分四两,这哪够,当然只能另辟蹊径。

  “这倒是有点意思,可以。”郑娴一眼看出陈维的目的,但也笑盈盈的同意了。

  至于刚刚接受过好意的魏华自然也就同意了。

  游戏倒是很简单,不过是拼个眼疾手快罢了。

  袁州坐在柜台里默默看着,不过这种情况躺枪是必然的。

  “袁老板也别光看着,我们也来一局。”陈维机智的准备拖袁州下水。

  “这个游戏我很在行。”袁州默默的说道。

  “是吗?”陈维有点不相信,他们这种专业训练过的才能眼耳手协调,而袁州怎么看都是普通人怎么可能。

  “我觉得袁老板说的对,袁老板可是名厨。”郑娴在一旁肯定的说道。

  而她说的话很有说服力,因为这一会她已经赢下两杯酒了。

  “那好吧。”陈维本想从袁州那里骗些酒的,现在看来计划失败。

  “不如我们换个玩法。”郑娴看几位男士都没赢过,就开口说道。

  “那感情好,换个什么游戏。”陈维第一个同意,不同意也没办法,再这样下去,别说多喝别人的就,就是自己的也快没了。

  “那就来个风雅的,这郫筒酒都知道,说些酒的特点,酿制,袁老板做裁判怎么样。”郑娴一开口就是比拼文化。

  “好酒当然要让了解它的人来喝。”魏华颇有信心的说道。

  对酒的了解陈维自认不输谁,一口应下。

  而广卫听说教头请喝酒,还特意做了功课。

  “可以,你们说。”做个裁判袁州还是愿意的。

  “我来抛砖引玉,《郫县志》上说这酒源于山涛,郫筒之名由他而起。”郑娴笑眯眯的一口说出郫筒酒的来历。

  “是这样的。”袁州点头。

  “鱼知丙穴由来美,酒忆郫筒不用沽。杜甫的诗,当时他爱吃雅安鱼,喝郫筒酒。”紧接着魏华不落人后的直接说出了一句诗。

  “也对。”袁州再次肯定了这样的说法。

  “你们都没说到点上,这酒当然说味道,说这些虚的有什么用。”陈维大声说道。

  “那请陈小弟说吧。”郑娴伸出漂亮白皙的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酒色如琥珀,却清冽无比,”说着陈维当即喝了一口,这才继续说道“喝一口顺滑无比,满口生津,味极甘美,气息清凉,到了胃里又热辣辣的。”

  然后陈维再次倒出一杯,稍稍摇晃“这香气,恐怕袁老板还加了荼蘼花吧,实在可口。”

  听得陈维介绍的如此细致,特别是边说边饮,颇为传神,勾的其他人也捧起杯子啜饮。

  游戏继续,虽说都是爱酒之人,但一时半会要说出什么所以然来,还是很不容易的,于是乎郑娴一杀,二杀,三杀!

  “海石分棋子,郫筒当酒缸,这是李商隐的诗句。”

  “杨万里说过:万迭山连千涧水,双行缠伴一郫筒。”

  “我想想,还有元朝的虞集说,赖得郫筒酒易醉,夜深冲雨汉州城。”

  于是乎,酒全被郑娴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