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酒

第一百二十六章 酒

  心满意足的面汤在那里吃着火腿肠,袁州直接转身回店,毕竟面汤都成精了,完全用不到他去喂食。

  时间过得很快,做完早饭后,袁州就开始准备三天前中午陈维买下的米酒。

  随着发酵时间越久,米酒的酒味越重,甜味慢慢挥发,酒的香气更加醇厚,因为没打算蒸馏是以也不会有太高的度数,基本不会超出二十度。

  小心的滤出中间清澈的酒液,这次不一样,袁州并没有把米粒留在里面,而是尽量过滤干净,这次直接盛在一个杯子里,大小基本只能装二两的样子。

  “袁老板,袁老板,今天可以喝了吧。”离营业时间还差十分钟,陈维就到了店里。

  “还差十分钟。”袁州看了看时间,拒绝。

  “好吧,我看也差不多了,那我就等着。”陈维也不见外,直接坐在椅子上,开始等着喝酒。

  袁州点头,示意随便,然后开始做自己的事,盛出来,也正好二两,盛装在小小的杯子里。

  不一会陈维就坐不住了,总感觉清亮的酒香直往自己鼻子里钻。

  “这就是一会我喝的酒?”陈维直接问道。

  “嗯。”袁州点头,放好,然后收起剩下的酒糟,准备另做他用。

  然后陈维就卡壳了,自诩遵循规矩的,当然不好意思再次要求现在喝,只能忍着,看看别的转移注意力。

  而袁州这时候就是在准备食材而已,并且基本都做完了,是以两人开始大眼瞪小眼。

  “老板?”暮小云的到来让两个尴尬的大男人缓解了很多。

  “嗯,过来。”袁州点头,拿出托盘上的酒杯,示意给陈维送过去。

  “谢谢,”陈维先是神色温和的对小萝莉道谢,然后才道“袁老板,再来一份凤尾虾吧。”

  “好的,稍等。”袁州直接应下。

  这时候其他客人也陆陆续续的走了进来。

  “几位请坐,需要吃什么请告诉我。”暮小云做事一向认真。

  “没问题,小云吃饭没有。”客人还是很喜欢暮小云的,笑着开口问道。

  “我每次都是吃过才来的。”暮小云点点头,认真地说道。

  “哈哈,说的也是,要是不吃了饭过来,闻着这味道恐怕要饿死。”坐在陈维边上男人,哈哈一笑,开口说道。

  “谁说不是,自从在袁老板这里吃饭后,都好久没逛街了。”一个长相漂亮的女孩,嘟着嘴,抱怨地说道。

  “那你让袁老板请你吃饭。”立刻有人这样起哄。

  “得了吧,就没见袁老板请人吃过饭。”长相漂亮的女孩子,嘴角一撇,根本不信。

  “也是,什么时候有了老板娘,袁老板肯定就好说话了。”边上的男人,忽然这样说道。

  “可是你们觉得袁老板能找到老板娘?”这时候乌海小声地说道。

  “我想毛遂自荐。”刚刚的漂亮女孩立刻拆台。

  “哼,说的好听,据我仔细观察研究,袁老板看起来每天就是开店,研究菜色,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点情趣都没有。”乌海摸着小胡子,一脸肯定地说道。

  “额……”漂亮女孩想了想这样的生活,果断不说话了,不过似乎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

  “等等,别吵了,你们看袁老板。”这时候陈维说话了。

  本来正认真听八卦的陈维,回头看到袁州做凤尾虾的样子,立刻出声。

  “怎么了?”乌海第一个响应,其他人也好奇的看着陈维。

  “你们不觉得袁老板做凤尾虾的样子很怪异吗?”陈维是第一次点凤尾虾,目的当然是为了下酒。

  却突然发现袁州从抓虾到处理的样子,都很奇怪。

  “好像是的。”漂亮女孩,若有所思地点头说道。

  “确实。”几人都盯着袁州处理凤尾虾。

  不过这个时候,大家都很有默契的并没有立刻出声询问,从袁州带着的口罩和认真的眼神来看这就不是一个好的询问时机。

  店内的客人屏息等待。

  直到袁州端上凤尾虾,陈维才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袁老板,你处理凤尾虾的姿势怎么那么奇怪?”

  “嗯?”袁州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也幸好口罩没脱下,不然一下严肃的形象恐怕会损毁不少。

  “入口前,不宜沾染任何人的气息,包括我。”慢了半拍到底是反应过来了,袁州立刻严肃地说道。

  “所以昨天袁老板不是因为爱钱,是真的?”一个小个子男人突然说道。

  “昨天?”有不知道的人,开着围着小个子男人追问。

  小个子男人三言两语的说清楚昨天的事情,大家目光复杂的一会看看袁州,一会又看看摆在那里的虾。

  “难怪这么好吃,居然真的做到在端给食客食用前,虾肉不沾自己的手,对于食材的处理要求都这么苛刻。”几乎所有人心里对袁州都是这样的认知。

  做的好吃现在看来是理所当然,毕竟从处理食材这点就能看出来了。

  好吃是有道理的。

  “请慢用。”袁州示意陈维眼前的凤尾虾和米酒。

  “哦,好的。”陈维对于袁州也是佩服的,虽然食物还是像喂猫,只有一点点。

  只有二两的米酒,一眼数的清的八只虾。

  不过这杯子倒是很好看,青绿的外表,好像竹节一般,外面画着白描的丛竹,看起来很是搭配,连平时不注意这些的陈维都觉得怪好看的。

  当然酒的味道才是最重要的。

  拿起酒杯,陈维小小的泯入一口,别看他肌肉扎实,一副大老粗急不可耐的模样,喝酒却着实算得上文雅。

  一口酒入喉,清冽的滋味立刻在嘴里化开,冰凉沁心,绵软顺口,带着米粒的清香,还有一种不知名的香味,袅袅缠绕在嘴里,直到顺着酒液流入胃中。

  “咕咚”急于寻找这是什么味道的陈维再次喝下一口。

  这次居然有了不同的滋味,带着一丝灼热的感觉,好似初夏的太阳,让人觉得有些热度,却不伤人,酒液沿着喉咙顺流而下。

  再次端起酒杯,陈维开始期待这一口的滋味。

  对于陈维来说,这清澈透明的酒液,在乳白的杯子里晃动,不过二十度却让人觉得好似烈酒般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