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百一十三章米百做

第一百一十三章米百做

  乐刖黎在怎么样也是个女孩子,别人再三要求,自然转身出去,只是嘴上还在碎碎念“这么贵,地方这么小,怎么可能有人来。”

  只是这句话立马被后面几乎是瞬间挤进来的人群震惊。

  愣愣的在门口站了一会这才发现小小的店铺真的已经坐满了。

  “还好那老板没听见刚才的话。”乐刖黎这下也没了闲逛的心思,询问了一下走出了小街。

  这一拨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看了直播的群众,由土豪的啊弥撒组织过来袁州小店吃饭。

  接着比赛的这股东风,加上后来那些人的打听袁州终于完成了阶段任务三,直接领取了奖励米百做。

  “系统这次的米是什么米?”袁州急需系统发放的极品,以此安慰一下昨天得到避味筷子的心情。

  系统现字:“此次提供的大米为京山桥米中的洋西早品种,其产量在京山桥米中也极低。”

  “京山桥米,为荆楚之地京山县特产,因原产于京山县孙桥镇而得名,其颗粒细长、光洁透明、可口不腻、喷香味美,其在明代就被御定为贡米,用以上供。”

  “京山桥米之中洋西早的特点是干,整,熟,白,青梗如玉,腹白极小。并且其颗京山桥米品质特征粒细长、光洁透明,是水稻中不可多得的珍品。用桥米做的饭松软略糍,喷香扑鼻,可口不腻,营养丰富,用来百做最为适当。”

  “哦,果然又是贡米。”袁州觉得自己很是淡定,如果没有激动直接开始翻找的话,就更有说服力了。

  在以前用来做蛋炒饭的柜子边上上面写着‘米百做’想来就是这一次的奖励米。

  至于米的一百种做法,袁州也早就心领神会,感想就是以后准备每日吃一种,有些做法袁州都从未听闻,也算是增广见闻了。

  墙上的菜单上也加入了米百做的名称。

  米百做:98/份

  晚上五点袁州直接开始营业,只不过他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今天是周六,而现在基本每个周六都会过来一次的两人又过来了。

  “暮暮,你听我说,袁老板上次赢了厨师大赛,据说可精彩了,回去给你找视频看,别生气了好不好。”老远就听见伍州拖着嗓子好像公鸭的声音。

  至少袁州一直觉得伍州压低声音故作性感的时候比较像鸭子叫。

  “那你以后还听不听话了。”庄心暮捏着伍州腰间的软肉威胁的说道。

  “听听听,都挺。”伍州装作很疼,一副可怜的模样不断应着。

  两人笑闹着走进袁州小店,袁州一脸严肃的问道:“吃什么?”

  “袁老板还是一样的严肃,这样不好,要多笑笑。”女朋友在侧的伍州一向比较嘚瑟,开起了袁州的玩笑。

  “不用了。”袁州一口拒绝,口气更加严肃了。

  “好了,快坐下,不然一会人又多了。”庄心暮在一旁拉了拉伍州的衣角。

  “好的,暮暮你看你想吃什么。”伍州立刻回头,一脸讨好的笑容等着庄心暮选择。

  作为fff团资深成员,袁州嫌弃的撇了一眼伍州小狗般的行为,继续保持自己的严肃。

  “咦,米百做,新菜吗,什么意思。”庄心暮对袁州的菜单很是熟悉,一下子就发现了新菜。

  “可能是米饭的称呼?”伍州试探性的说道。

  庄心暮对伍州的猜测不太相信,准备直接问本人。

  “袁老板这个是什么意思,米百做那个。”庄心暮问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袁州直接说道。

  “呃,难道真是米饭的名字?”伍州还是认为自己的猜测很对。

  “应该是米的百种做法吧。”庄心暮想了想对着袁州说道。

  这次袁州直接点了点头,肯定了庄心暮的猜测。

  要说米有一百种做饭,恐怕大多数都相信,只不过就不知道是哪种。

  “什么样的百做,包括粥吗?”要说庄心暮还是比较喜欢喝粥的,因为母亲是南方人的原因家里早饭都是粥,有时候还有南方小吃。

  “不包括,只限米的的做法,可以加调料,不能加配菜。”袁州补充说明了一番。

  “那好,我要一份粢饭糕,袁老板应该知道做法吧。”庄心暮一脸调皮的说道。

  这里地处西南,这样的名字很是陌生,一听就是一种小吃,庄心暮就是故意的。

  她想看看,袁州搞不定的样子。

  哪知道袁州依旧很淡定,道:“嗯,稍等。”

  庄心暮见袁州知道,稍稍吃惊,但是想起袁州店里的金陵菜又释然了。

  而伍州就在一旁看着,他也没吃过什么粢饭糕,赶紧补了一句“我也要一份粢饭糕。”这才坐下等着。

  粢饭糕其实是一种流行于江南一带的特色传统小吃,属油炸类糕点,一般被用来作为早饭。

  袁州当然是了解的,做到完美的粢饭糕其外层呈金黄色,内层为雪白的软糯糍饭,咬起来喷香松脆,吃在口里,且脆、且咸、且鲜,虽用油炸却一点没有油腻的感觉。

  拿出京山桥米,淘洗干净后放入一个高温陶瓷饭锅,加入超出米层五厘米的水加入味道清香的井盐,大火烧开后小火十分钟,这个时候因为需要掀开盖子煮,是以米饭的香味幽幽的飘入几人鼻中。

  “这什么米,好香啊,感觉白米饭都能吃两碗。”伍州吸着香气,直接问道。

  然而袁州只做没听见,并不回答。

  “可能是什么新米吧,我妈说过江南那边有的新米煮饭很香的。”庄心暮犹豫的说道。

  “嗯,暮暮说的都对。”伍州一脸正经的应着。

  “这么香应该是山泉水加新米吧。”庄心暮这次脸上的肯定多了。

  这点庄心暮真没猜错,确实是山泉水加新米,只是这山泉水是毫无污染没有异味的深山活水,米却是京山桥米中的洋西早。

  很快米饭就煮好了,倒进一个方形木盘,扣成大小合适的两块糕坯,放进专用冷却的地方,袁州开始准备油锅炸制。

  倒入锅里的油刚刚可以淹没两块长方形肥皂大小的糕坯,待油滚之后,那边的糕坯也正好凉透,沿着锅子边缘慢慢滑进锅里,开始汆炸。

  期间用勺子轻轻翻动,这时候的大厅又没有了油腻的味道。

  慢慢变成金黄色的粢饭糕就成型了,袁州直接盛起,手在盛起的过程中频率快速的抖动,到了绘着荷叶边的方盘里时,上面已经没有了多余的油脂,只剩金黄可口的粢饭糕,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食指大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