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七十六章 袁州的数学

第七十六章 袁州的数学

  现实是残酷的,回头看到价目表的瞬间,暮小云有了夺门而去的想法。

  价目表上的价格惊呆了暮小云,让暮小云甚至怀疑,自己根本没睡醒。

  因为袁州提醒的关系,首先映入暮小云眼帘的就是小笼汤包的价格,66/笼,暗暗咽了咽口水,暮小云继续看了下,蛋炒饭/188份,还有那个大写特价的888/颗的茶叶蛋。

  暮小云小嘴微张,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眼睛,看看价目表,再回头看了看正在认真擀面皮的老板,心里浮起一阵怪异的想法。

  “老板会不会是骗子,这蛋炒饭怎么可能卖这么贵,店里会不会有问题。”暮小云心里闪过各种猜测。

  “要不要现在走,万一真的是骗子怎么办。”暮小云心里很是忐忑。

  “还不去吃早饭。”袁州的声音闷在口罩里,听起来有些闷闷的。

  “哦,马上去。”暮小云被突然出声的袁州,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往后退了一步,好一会才应声。

  “去吧,早点过来。”袁州嘱咐了一句,低下头继续擀面皮。

  “咚咚咚”暮小云快速的跑走。

  对暮小云心理活动毫不知情的袁州,算着时间开始包上灌汤包,上笼蒸熟。

  ……

  二十分钟过去,袁州的灌汤包冒着袅袅的热气,袁州端下两笼,给自己榨好一杯西瓜汁,这才开始吃早饭,一个灌汤包不配醋,直接吃下,鲜美可口的汤汁溢满口腔。

  “嘶嘶”的吸着热气,不放过一滴汤汁,全部咽下,回味一番后,袁州拿起西瓜汁“咕咚咕咚”半杯下肚。

  “爽快。”冰凉正好的西瓜汁,让袁州不自觉的感叹了一句。

  第二个袁州配上了醋,继续开吃。

  外边早就吃了早饭的暮小云,正在经历心理大战。

  一边理智的小人告诉自己袁州小店很有问题,里面的价格根本不像有人来吃的,现在请个服务员也不知道做什么,居然工资还不错。

  另一边道德的小人拼命劝说,已经答应的事情不能反悔。

  暮小云丰富的内心活动,昭示了小萝莉内心的不平静,白嫩的小脸都皱了起来。

  时间越来越晚,暮小云焦躁起来。

  “算了,先去看看,反正现在人也多起来了。”最终暮小云站起身,决心回到袁州小店,那背影看起来颇为英勇。

  “,马上客人,就来了,你就站这里负责端一下就好,其他不用理会。”袁州并不知道他刚刚招的服务员不光突然换人,还差点就直接不来了,面色平静的吩咐。

  “嗯。”暮小云谨慎的站在袁州指着的弧形长桌旁。

  心理当然是不满的,暮小云住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从未听过有哪家店的早饭卖这么贵的,这样的小店,这样的价格怎么可能会有人过来吃。

  不过袁州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暮小云也只能听从。

  没过一会,也就刚刚八点,门口一个穿着大裤衩,字母T恤,留着两撇小胡子的男人走了进来。

  “哟,袁老板今天很早啊,有灌汤包?”乌海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一脸惊喜的问道。

  “嗯。”袁州还是一惯的简洁有力。

  “太好了,来一笼配醋。”乌海喜滋滋的坐下,就等着开吃了。

  暮小云在一旁全程围观,忍不住想,这人会不会是老板请的托儿,显示这里有人吃,不冷清,以此吸引客人之类的,这些暮小云还是懂的。

  袁州拿下蒸笼,在托盘里放好醋,直接端给了乌海,都没让暮小云插手,直到乌海自动自觉得自己拿出来摆好,暮小云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做。

  立刻跑过去,不好意思的问道“老板,我做什么?”

  说完,白嫩的小脸上带着羞涩的红晕。

  而这时候乌海才注意到袁州小店还有一个人,一个看起来比昨天的少年还小的女孩。

  “袁老板,你换人了?”乌海好奇的问道。

  “嗯,他们自己换的。”袁州一看乌海脸上的不怀好意就明白了,立刻表示这锅他不背。

  “自己换的,什么意思。”乌海一脸疑问。

  “你问她。”袁州指了指在一旁的暮小云。

  “昨天那个少年是你哥哥之类的?”乌海看着小女孩和昨天少年四分相似的脸,直接肯定的说道。

  “嗯,是的。”暮小云腼腆的说道。

  “那今天怎么是你?”乌海的性格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委婉,直接就问了。

  暮小云也毫不犹豫的出卖了自己的哥哥,说了是因为跳楼摔的。

  这时候的袁州突然插话“她哥哥身体不错,九米掉下来,这样很不错。”

  乌海瞬间无语,“袁老板,我看你平时找钱挺利索的,你这数学是英语老师教的?”

  “嗯?”袁州一脸严肃的看着乌海,完全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问题,会和数学老师扯上关系。

  “就算三楼掉下来,也只有六米,她哥哥又不爬屋顶掉下来。”乌海一脸无奈,看袁州和暮小云都一脸疑惑的样子,只能开口解释。

  暮小云露出恍然的深色。

  “哦,这样。”袁州伸手摸了摸额角,一脸淡然,完全看不出不好意思。

  “你喜欢吃辣?”袁州突然问乌海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当然,无辣不欢。”乌海很是坦诚。

  “怎么你要出炒菜了?”转念一想,乌海惊喜的问道。

  “嗯,先不出辣的。”袁州很是自然大方的说道,一点也看不出是在报复刚刚被拆台的事。

  “袁老板,那你刚刚问了干嘛。”乌海觉得袁州简直是在耍他。

  当然这不是乌海的错觉。

  “就是问问。”袁州干脆的说道。

  “!”乌海决定,还是先吃早饭,不然有被气死的可能。

  在一旁看了全场的暮小云,一下子反应过来,突然就觉得自家老板,好像很小气,爱记仇。

  没有留下多少时间给暮小云发呆,乌海的到来更像是一个早饭开始的信号,不知道哪里来的人,瞬间就挤满了袁州小店。

  吓了一跳的暮小云,完全没时间想别的,以为会很忙碌的,立刻紧张的开始待命,谁知客人们都很自觉,吃完就走,走时还把餐具放到传送带,后面的人接着坐下开吃,期间排队的时候各种聊天,吃的时候又很认真。

  老板是奇葩,客人也是奇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