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不上道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不上道

  “我认为三顾茅庐的关键人物是刘备,我看的时候就在想,如果第三次武侯仍旧不答应,刘备是否会再来。”程技师道。

  袁州不动声色的抿了一口茶,道:“我认为,只要有价值,更直白的说,能够对自身有帮助,无论拜访几次都没问题。”

  “袁师傅说得有道理,是我忘了这个故事的核心,在学习的路上,的确应该有这样的精神。”程技师立刻放下茶杯,郑重的道。

  然后呢?袁州看着程技师,的确应该有这样的精神,所以还有呢?

  “袁师傅是我说的不对?”

  注意到袁州目光乎定乎飘,程技师小心翼翼的询问。

  “没有。”袁州喝口茶,话锋一转,又问:“封神演义喜欢看吗?”

  “封神演义我看得不多,但也知道一点。”程技师道。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引来了周文王。”袁州抛出一个话题。

  程技师道:“这个我知道,姜太公本身有才,所以有才华的人,无论年龄都是很吃香的。”

  “我……”袁州深吸一口气:“太公有才毫无疑问,但有才也需要让人知道,如果不是他主动的用直钩钓鱼,吸引了文王注意,文王也没办法注意到,所以主动很重要。”

  主动两字,袁州咬得特别重。

  “谢谢袁师傅的教诲,我知道了。”程技师认真的道。

  知道个球,真的太不上道了,袁州表示已经不想说话了,专心喝茶。

  见袁州没开口了,程技师也不敢主动挑起话题,默默低头喝茶,不过心中了悄悄松了一口气。

  程技师表示,和袁师傅聊天,压力真的太大了,袁师傅古典文化造诣很高。

  看来要跟上节奏,是要回去多看点书了,程技师心中想到。

  喝茶结束,将茶具收拾好,研墨,袁州要写两笔毛笔字。

  至于写什么……一会就知道了。

  另一边,毕恭毕敬喝完茶的程技师,也离开了,毕竟他担任了总厨,还是有事要干的。

  “走了。”程技师叫上门口的小学徒。

  刚才他们在里面喝茶喝了多久,小学徒就在外面站了多久。

  小学徒跟着程技师后面,有一句话,他想讲,但又不敢。

  最后憋了很久,实在憋不住了,才开口道:“那个程技师,您也是成名的厨师了,袁老板虽然厨艺很好,但你也不用,这样毕恭毕敬的吧,还帮忙拖地打杂。”

  “袁老板答应教东西了还好,关键是袁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答应,程总厨你的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小学徒把自己的想法,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毕竟这已经不是小学徒第一次陪着程技师来袁州小店了,这次还亲眼目睹了,城管哥把骗子乞丐抬走。

  小学徒看到的是,无论什么情况,程技师态度都如此,没有例外。

  “如果付出与收获,成正比的话,那叫交易,和拜师一点关系都没有。”

  程技师看了小学徒一眼,继续道:“你觉得现在有人傻?”

  “你觉得好处大于付出,才付出,真觉得只有你聪明?”

  程技师的反问,让小学徒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过你有一点是说对了的,的确不成正比,我所做的,比起我从袁师傅那里学到的东西,不值一提。”程技师道。

  程技师道:“袁师傅虽然没有答应收我为徒,但他的所有技巧,在做菜的时候,都是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我从中学到了非常多东西。”

  小学徒闻言,似乎想到了什么事,猛然道:“难不成程总厨之前的……”

  “没有错,我之前开放的新招牌菜,就是从袁师傅这里学到的技巧。”程技师道:“那么你现在告诉我,我这个态度有没有问题?”

  小学徒连忙摇头,车已经开到了街头,两人上车。

  话分两头,袁州已经开始了艺术创作——

  这几笔字,绝对会引起震动,袁州收笔,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作品,字是越写越好了。

  是的,袁州要请假了,当然这次请假还真的是为了改造店面。

  先前奖励的诈马宴碎片——烤全羊,条件不足,所谓的条件不足就是没有烤肉的地方,场地不够,不过之前系统就告诉袁州,可以开始改建了。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准备怎么扩建?要做烤全羊,地方不会小,难不成你是准备往上再盖一层?”袁州问系统。

  系统现字:“宿主请勿担心,系统自有安排。”

  “行吧,你有安排就有安排。”袁州准备晚上关店之后,就将这幅大作贴在门上。

  晚饭时间到了,又是热热闹闹的晚饭时间,就好像某位经常来小店的作家所说的那样。

  在万千灯火中,袁州小店这一盏,属于不起眼的,即使没有这盏灯,太阳依旧照常升起,地球照样转。

  但真的,幸好有这一个地方。

  晚餐时间平稳结束,小酒馆开业,

  今晚难得,那位承担责任的方恒也来了,和以前一样提了一袋子下酒菜,看见好久不见的酒友,那叫一个亲切。

  “方恒家里的事情处理完了?”其中一个酒友问。

  “算是基本稳定下来了,所以我这就偷偷闲,出来喝一杯。”方恒笑呵呵的道。

  “还真别说,你不来,都没有人买下酒菜了。”

  “是啊是啊,没有你的下酒菜,喝酒都没有以前香了。”

  “你这话就有点假了,昨天喝酒,喝了不够的,不是你?”

  “喂喂你这样拆台就没意思了。”

  方恒听闻这个熟悉的吵吵闹闹哈哈一笑,道:“甭管怎么样,今天的下酒菜我是带来了。”

  风风火火的喝起来……

  酒店的营业时间也结束了,有人叫了代驾,有人叫人来接,袁州注意到,反正都能安全回家。

  到了十二点半,袁州确定街道上没有人了,他就偷偷的拿着之前写好的毛笔大作,和双面胶,来到门口。

  “哐啷……”

  突然一声巨响,吓得袁州一个激灵,难道是乌不要脸下来了?这种情况,要是被乌海看到了,那就很麻烦了。

  袁州下意识的,往对面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