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风吹裤衩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风吹裤衩

  凌老爷子的消息凌宏并没有告诉大家,只是说了贾大爷生前在做的事情。

  因为这个,大家又在早餐结束后再次去了贾大爷的坟地。

  自然的,袁州再次做了一大桌的好菜端到坟前,这次大家在贾大爷的坟前一起吃了点。

  就好像在店里的时候一样。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的天气就热了起来,最明显的就是怕热的食客们已经开始穿起短袖而女食客们则是长短裙的穿了起来。

  倒是袁州还是一样的汉服,只是布料变成的轻薄透气的亚麻,不过还是长袖的。

  只是现在做菜的时候会露出两个肌肉线条分明的手臂。

  因为袁州只要是在店里就是长袖长裤,这让最最怕热的程技师很是好奇。

  这不,趁着午餐时间结束,程技师没离开,站在原地规规矩矩又好气的开口了。

  “袁师傅,您不热吗?”程技师看着袁州包裹到脖子的汉服,好奇的问道。

  “心静自然凉。”袁州很是自然的回道。

  “这话不是以前老是用来骗小孩子的嘛。”程技师嘟囔道。

  “不,是真的。”袁州一本正经的说道。

  “店里不热。”袁州看了看还想说话的程技师,淡淡的说道。

  “这倒是,咱们店里一点不热,特别凉快,关键这凉快不感觉是空调吹的,天然的。”程技师摸着胖肚子,憨厚的说道。

  “嗯,自然循环制冷。”袁州点头。

  “这科技要是给外面的空间也来一个就好了,那就不用流汗了。”程技师看了看外面的艳阳,心有余悸的说道。

  袁州看了程技师一眼没说话。

  “袁师傅见笑了,主要我太胖就怕热。”程技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道。

  “嗯。”袁州点头,没多说。

  要说起来,最近袁州的穿衣也很怪异,只是没人知道罢了。

  袁州现在的日常汉服是衣裳,也就是上衣下裳,下裳是个一片布的裙子的样式。

  按理说里面应该穿一条长裤,以防止突发情况,但袁州在里面穿的是一条大裤衩。

  “这样既方便又舒服还凉快。”袁州心里暗暗想道。

  作为一个厨师,袁州觉得他必须要保证自己不出汗或者少出汗,这样才能认真的做出最好的菜品,哪怕是在雕刻的时候,是的,这都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厨艺。

  所以,袁州一点不觉得风吹裤衩那啥凉的打开了厨房的隔板,准备坐到外面准备雕刻。

  袁州走路自然洒脱,任谁都看不出严谨认真的袁州下面根本么穿裤子。

  “袁师傅真是厉害,居然能穿的这么严实的出去外面练习雕刻。”程技师感到了深深的佩服和羞愧。

  羞愧自己的怕热,眼看袁州认真的坐下,程技师立刻在心里下定决心决定认真的学习袁州。

  “踏踏踏”程技师两步走到门外,决定站在袁州的边上看着袁州雕刻,也顾不上午饭后正炙热的阳光了。

  “今天不回去?”袁州摆弄着雕刻用具,头都没回的问道。

  “不会去,我要流下看袁师傅您雕刻。”程技师坚毅的点头,认真的说道。

  “好,那今天开始雕豆腐。”袁州点头,然后端了盆清水出来。

  “谢谢袁师傅。”程技师一脸感动。

  可不是应该感动,程技师做菜是很厉害的,但他对于其他的关于雕刻方面是不行的。

  而自从上次他看过一次豆腐雕刻,并且就只和袁州说过一次,但现在袁州说要雕,那自然给他看的。

  袁州没说话,拿出外面买的两块嫩豆腐,一块大约成年男子手掌大小。

  豆腐上下两层都有老皮,而从两边看就能看见白生生的嫩豆腐。

  这豆腐就摆在竹子案板上,看起来颤巍巍的,看样子是很嫩的南豆腐。

  另一边还有胡萝卜、白萝卜以及心灵美萝卜,还有一些适合雕刻用的蔬菜,以及一块二十厘米大小的冰块,正冒着丝丝凉气。

  是的,现在的袁州早就不止买萝卜来雕刻了,这些食材在时间比较长的下午都会摆出来。

  从软到硬或者从硬到软的锻炼自己的刀工,这就是袁州的目的。

  就在袁州认真观察豆腐,而程技师也聚精会神的盯着豆腐看的时候,一阵大喇叭音响突然在街道上响了起来。

  那是一首非常经典的老歌,大喇叭里声嘶力竭的唱着“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袁州下意识的皱眉,如此大的歌声对于耳力惊人的袁州来说无异于是魔音穿脑,瞬间就震的他耳朵疼,脑袋也疼。

  “这是什么鬼。”程技师都忍不住朝着前面音乐声传来的地方张望。

  袁州小店出于桃溪路街道的中间部位,因为刚刚过了小店的午餐时间,但其他店里现在正是忙的时候,是以街道上的人还不少。

  但程技师一眼就看到了吵闹的人群,因为很显眼。

  那是一个头发有些斑白,看起来五六十的老者推着一个独轮的三轮车,上面坐着一个屈腿裤管空荡,手臂外翻,看起来是个残疾人的中年男人。

  以袁州的眼力还能看见上面摆着一张标准的用塑料封好的A4纸,上面写着家有老下有小,矿工遇难希望大家施舍爱心的标语。

  并且这两人每到一家店门口就停下,也不说话就停在别人店铺门口放着吵闹大声的音乐,端着手里的一个小油漆桶要钱。

  里面有些零碎的钱,看起来前面有人给过钱了。

  “这人怎么到这里来了。”程技师纳闷道。

  “你认识?”袁州问道。

  “我前面在别的街道见过这两人,没想到今天要钱要到这里来了。”程技师皱眉道。

  袁州还没来得及回答,程技师立刻又说道:“袁老板您先进去,这个事情就交给我处理就行了。”

  “这两人看起来就像是骗子,职业乞丐,这种人要不到钱是不会走的,您进去我来处理。”程技师捋了捋自己的短袖汗衫,一副准备武力解决的架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