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粥配雪菜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粥配雪菜

  袁州再次往前走了几步,每一步都小心的避开了地上的画稿,在距离乌海两米的地方停住然后开口:“我还吃早饭,煮了粥,还有贾大爷送的雪菜,大约十分钟后吃早餐。”

  说完这话,乌海才抬头,只是他现在的样子有些吓人,眼睛通红,神色萎靡就好似连续熬了一个礼拜一般。

  “好,好十分钟后见。”乌海声音有些沙哑,试了一下嗓子这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嗯。”袁州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谢谢袁老板,谢谢袁老板,真是麻烦了。”郑家伟跟在袁州身后不住的道谢。

  “袁老板你也注意自己的身体,别累坏了。”郑家伟对走到门口的袁州叮嘱。

  “好。”袁州应声然后转头下楼。

  “都会过去的,袁老板保重自己的身体,还有许多人等着你店开门呢。”郑家伟在袁州身后认真的说道。

  “好。”袁州没回头,只是应的声音大了一些。

  “唉,这叫什么事,那该死的小偷。”郑家伟小声的咒骂,嘴皮子翻的飞快,声音很轻。

  说起骂人,他郑家伟还真没怕过谁。

  就这么一会功夫那小偷就被从头到尾的骂了一遍。

  而郑家伟转头看见乌海还是那样立在画架前,嘴里就骂的更快了。

  “还有七分钟了。”郑家伟小心的提醒道。

  乌海呆立在那,毫无反应。

  郑家伟心里叹气,脸上担忧,看了看桌上没动过的食物不说话了。

  直到他再次提醒乌海十分钟到了,乌海才动了动,只是这一动倒是差点摔了。

  “小心点小海,你一晚上都没动过,腿肯定麻了,等我扶你。”郑家伟立刻蹦到乌海身边,搀着乌海。

  “嗯。”乌海的声音还是一样的嘶哑。

  两人试着在房间里走了几步,然后才走到门口去下楼。

  “那早饭你吃,我去蹭饭。”乌海说着径直走向袁州小店。

  “好的,小海你多吃点,这可是袁老板请客,不要钱的。”郑家伟声音轻快的连连嘱咐道。

  而乌海没回话,一步步走向袁州小店。

  “能吃饭就好,能吃饭就好。”郑家伟转身回了画室,直接去到窗边看着乌海进了袁州小店的门,这才开心的垫着脚转了两圈。

  当然,转圈的郑家伟也是全程没有踩到乌海地上的画稿的。

  而另一边乌海进了袁州小店就看到袁州正拿着托盘准备走进樱虾墙景门。

  “在里面吃。”袁州说着走进小院子。

  “好。”乌海点头跟着进门。

  一进院子就看见小花园里摆着一张小桌子,那是袁州有时候会自斟自饮的地方。

  现在那上面摆着两个碟子的雪菜,远远的就能看见。

  到了地方,袁州放下托盘,里面是两个青花小碗,里面盛着薄粥,能看到里面的米粒软烂,还有两双筷子。

  “就一碗粥,没有别的。”袁州一脸严肃的说道。

  “喂猫吧,这么点。”乌海看了看就家庭盛饭的那种小碗,不满道。

  “规矩。”袁州端起碗,淡淡的说道。

  “圆规。”乌海嘀咕一句,然后也端起了碗。

  碗里的粥厚薄正好,能直接喝也能吃,一口喝进嘴里米粒的香味就冲入喉咙,温温的口感让舌头也感觉很舒服。

  嘴里的饭粒稍稍一抿就化开,变作更浓郁的米香味,一口咽下从喉咙直接温热到胃里。

  瞬间就让乌海升起喟叹的感觉:“真香。”

  “粥配雪菜味道更香。”袁州放下碗,夹了一筷子雪菜送进嘴里。

  “嗯。”乌海点头,也夹了一筷子送进嘴里。

  雪菜袁州炒过,吃起来香味十足,又带着点咸味,让人不自觉的想再吃点饭。

  而乌海也这么做了,他再次喝了一口粥。

  粥的米香味配着雪菜的咸香味很是搭调,咀嚼起来还中和出了一种别的香味,很下饭。

  “这雪菜很好吃。”乌海道。

  “嗯,是很好吃。”袁州点头。

  今天乌海的粥喝的特别慢,一口雪菜一口粥,越喝胃里越加暖和,就连身上熬夜的疲惫都消散了不少。

  这点很明显的从乌海的话越来越多就能看出来了。

  “今天这顿不收钱吧,我可没带钱当然也没带手机。”乌海摸着小胡子惬意的喝了口粥,无赖的说道。

  “不收。”袁州无语。

  乌海点点头,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我这可是陪你吃饭,不收那是应该的。”

  “我一直很好奇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袁州一本正经的问道。

  “靠帅。”乌海想都没想的说道。

  “呵呵。”袁州呵呵了一声没说话。

  “哎,人帅没办法。”乌海摸了摸小胡子,叹气道。

  袁州则沉默不说话,全当没有这个人。

  倒是乌海说了好一会后才指着院子里打开的后门问道:“那就是面汤的媳妇吧。”

  因为昨晚面汤和米饭陪着袁州一起熬夜,是以他今天也给他们两个加了个餐,现在就正在院门口吃着呢。

  乌海指着的就是土黄色的米饭问的。

  “嗯,她叫米饭。”袁州点头。

  “叫什么?”乌海表示他没听清。

  “米饭,正好和面汤相配。”袁州淡淡的说道。

  “你取的名字吧。”乌海肯定的说道。

  “当然。”袁州一脸骄傲的点头。

  “我还顺便把面汤和米饭孩子的名字取了。”袁州继续道。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乌海摸着小胡子,一脸深沉的说道。

  “可能是因为你熬夜被发现,会被你妹妹打死。”袁州自然的接话。

  “……”乌海瞬间无语。

  “说回名字,面汤和米饭的孩子我准备叫米汤。”袁州见乌海不说话了,又转回来说道。

  “呵呵,一家子和吃脱不了关系了。”乌海道。

  “当然,人生在世不就是吃喝二字嘛。”袁州下意识的说道。

  “对,只有吃喝。”乌海应道。

  说完这句话,两人沉默了一会后乌海才开口:“说起来面汤同意这样名字吗?”

  “面汤很高兴,米饭也很高兴。”袁州点头,认真的说道。

  “是吧,米饭。”说完袁州转头冲着米饭大声道。

  正在低头吃饭的米饭抬头看着袁州呜呜了两声。

  “看起来很高兴。”袁州肯定道。

  “你高兴就好。”乌海看着明显快趴地上的面汤,一脸深沉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