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借厨房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借厨房

  听到凌老爷子的话,袁州哽了一下,没说话。

  好一会后,袁州才开口:“能借用一下厨房吗?”

  “可以,去吧,就在那里。”凌老爷子指着左手边道。

  “好的,谢谢。”袁州点头致谢。

  凌老爷子摇了摇头,而凌宏则是在自己披麻戴孝,就像一个真正的亲孙子一般。

  而同来的殷雅、姜嫦曦和乌海则安静的给自己手臂系上白布,表示是亲友。

  袁州安静的在厨房做菜,先是熬了一锅粥,然后再开始做其他的菜品。

  “大清早的喝点粥好,虽然没有雪菜,但我做点别的下饭菜,而且还是贾大爷你没吃过的。”袁州默默说道。

  “这回锅肉也不错。”袁州想起凌宏请客的时候,贾大爷对回锅肉的情有独钟,又开始做起了肉。

  厨房里的食材很丰富,很多,多到足够袁州把贾大爷曾经在店里点过的菜都做了一遍。

  有贾大爷爱吃常常点的蛋炒饭、回锅肉,还有的贾大爷难得点的,甚至还有一份贾大爷没来得及点的东坡肘子。

  菜满满的堆了一桌子,袁州手脚不停,背后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但还是没停下来的意思。

  就那么一直做着菜。

  直到凌老爷子过来叫人,袁州才恍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走了,送贾班长上山。”凌老爷子看着满满当当堆着一盘盘菜的厨房,轻声道。

  “嗯。”袁州点头,打开水龙头,认真的洗手。

  “食盒子都在柜子里。”凌老爷子指了指厨房的另一面,那里有着一整面的橱柜。

  “好。”袁州应声,然后走过去打开橱柜。

  果然里面放着的是各种各样的食盒,很多。

  食盒上面很干净,一丝灰尘都没有,想来是经常擦拭的,但袁州还是认真的每拿出一个就擦拭一遍,从里到外的擦拭一遍。

  擦完,然后袁州把一盘菜装进去,一盘盘热气腾腾的菜品装进食盒,不一会袁州的脚边就堆上七八个六层食盒,个个精致漂亮。

  “贾班长怕是难得一次吃到这么多好吃的。”凌老爷子道。

  “嗯,是第一次。”袁州道。

  “老子这里的食盒可都是给他了,这食盒漂亮吧。”凌老爷子满是皱纹的脸上严肃的问道。

  “好看。”袁州道。

  “那是自然的,肯定好看。”凌老爷子絮叨道。

  等到袁州装完,站在门口的殷雅和姜嫦曦这才走进厨房。

  “我们来拎出去。”殷雅道。

  “好。”袁州点头,没拒绝。

  地上的六层食盒一共装了十二个,袁州一个人自然是没办法都拿出去的。

  就在加上殷雅和姜嫦曦,三人都搬了两趟才拿到灵堂。

  灵堂里凌宏在火盆里烧着纸钱,而乌海则看着那副年轻的过分的遗像在发呆,他和老爷子的关系不至于有多好,但也绝对不差。

  因为要灵感,乌海经常会蹭故事,听老爷子讲,现在乌海接受不了,从看到遗像开始,口中的话,从枪毙小偷,变成了“明明前几天还是好好的,还是好好的”。

  “到时间该走了。”凌老爷子出声道。

  等凌老爷子这话一说完,门外涌进来许多人,有抬棺材的匠人,还有前面领路的人。

  而凌宏则抱着贾大爷的遗像走在棺材的前面,随着抬棺材的匠人和领路人的话,走几步然后跪下,这样出了别墅的大门。

  “贾班长,我让凌宏这小子给你送行,他虽然年轻不着调,但也是个好孩子,你没有后代,他就是你的后代,我知道你喜欢他。”凌老爷子看着凌宏跪出大门,心道。

  大门外面停着灵车,匠人们齐心协力的送人上了车,然后再自己上去。

  也许是在郊区的原因,车子开的很快,而袁州做好的食盒则是每人都拎着的。

  速度很快,但也开了将近一个小时,那是一个更加偏僻的地方,山水并不太好,山不高,还能隐约看到有另一些的坟包,树也不多。

  “这是贾班长自己看好的坟地,他说就喜欢这里,安静。”凌老爷子看了看周围道。

  凌老爷子也不要人扶,就那么拄着拐杖一步步自己走上山。

  其实凌老爷子没说的是,这里的地方是贾大爷以前的家乡,所以他才要葬在这里。

  凌老爷子走的慢,姜嫦曦默默配着,而殷雅则拎着一个食盒跟在袁州的身边。

  其他的食盒先放到了山脚下。

  “我自己拿上去。”袁州阻止了跟随来照顾凌老爷子的保姆和医生道。

  袁州每次两个食盒,除了殷雅帮忙提的一个之外,还往山下跑了六趟,而殷雅每次都陪着袁州一起。

  等到袁州的食盒摆在墓地旁的时候,凌老爷子也一个人上来了。

  匠人们把封好的棺材往里送,等到棺材的末尾都送进了那个小黑洞里后,领头的匠人开始叫人往里面扔硬币。

  凌老爷子带头,然后六人每人扔了一把硬币,期间领头人还说了些吉利话。

  而这些话本是说给贾大爷的后辈用来保佑他们的,而现在没有后辈,所以领头人改了改变成了给贾大爷朋友。

  说完后,凌宏还是在那里默默的烧纸,而袁州开始打开食盒,往外一样样的摆菜。

  “我来帮忙。”殷雅想要上前帮忙。

  “别去,让他自己来。”姜嫦曦拉住殷雅的胳膊,然后道。

  “好。”殷雅看了看袁州又看了看姜嫦曦,然后停下了脚步。

  倒是凌老爷子默默的盯着正在封坟的匠人,好一会才开口:“这都是贾班长吃过的菜吧。”

  “嗯。”袁州点头,然后继续摆菜。

  “贾班长是好样的,虽然不在战场,但也是英勇的。”凌老爷子突然道。

  “就是还是冲动,凭着一腔热血就上了,还当自己是年轻小伙子呢。”凌老爷子道。

  “要是稍稍让让也不至于现在在这里了。”

  “这老家伙他妈的还跟老子比帅,老子现在就比你帅多了。”凌老爷子说着说着变成了咒骂。

  但这时候没人开口。

  “你去给这老家伙磕个头,然后再走。”凌老爷子眼睛红着,指着凌宏道。

  凌宏没说话,然后起身结结实实的磕了一个头,然后站着。

  “走了,等这老家伙老班长一个人当他的班长。”说着凌老爷子转身就走。

  边走还边不满的说着话:“贾班长你说说你,你倒是走的干脆,还给我留那么大一个烂摊子,还交代我必须去找,你说说你……”

  山上没风,但后面的话,袁州却没有听清,几人慢慢的走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