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葬礼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葬礼

  “好。”对于袁州的话,凌宏再次安静的点了点头。

  “真是奇了怪了,这人怎么了?”乌海先是一脸神奇的看着凌宏。

  等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袁州刚刚说的是今天休息。

  “圆规你不是吧?为什么要休息,等等我不同意。”乌海立刻闹了起来,开玩笑什么都没有他吃饭重要。

  哪怕是土大款一副伤心过度的样子,大不了请他全鱼宴补补。

  反正无论如何,也不能休息。

  乌海震惊的看着袁州,一脸的不解。

  只是还没等袁州解释,或者说乌海更加闹腾,殷雅和姜嫦曦就相携而来。

  这两人说的马上那还真的是马上。

  从袁州打完电话到现在不过才八分钟,两人就到了袁州小店。

  殷雅穿着米白色的套装,头发扎着马尾,手上拎着一个印花包,脚上是一双简单的黑色中跟鞋,细细的眉头拧着,水润的双眼正担心的看着袁州。

  而姜嫦曦则是一身黑色的女士西服,脚上一双黑色高跟鞋,手上夹着一个经典款的黑色小皮包,一身的黑色。

  但她平时带着笑意的眼睛现在却格外的紧张,先是看了看袁州的表情,然后再看了看佝偻着背侧靠在墙上的凌宏,心下稍安。

  “圆规你怎么能……”乌海听到脚步声头都没转,直接开口,只是还没说完就被姜嫦曦瞬间打断。

  “你不准说话。”姜嫦曦几步走到三人中间,转头气势强大又严肃的对着乌海道。

  乌海瞬间眉头皱起,就要反驳的时候,突然又摸着小胡子安静了下来,也许是想到了乌琳,或者是姜嫦曦和殷雅脸上的表情是在太不好了。

  “你还没说对吧。”姜嫦曦见乌海安静下来,转回来对着凌宏问道。

  “嗯。”凌宏轻嗯一声,没动弹。

  姜嫦曦点了点头,一时没开口,倒是一旁的殷雅开口了。

  “袁州,我来了。”殷雅语气柔和的说道。

  “谢谢。”袁州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但还得脸色温和的点了点头。

  “既然大家都在,那就我来说。”姜嫦曦等两人寒暄完,然后开口。

  “这事凌宏说不出口,不过事情是在三天前发生。”姜嫦曦语气严肃,一点都不轻佻。

  “你说。”袁州冷静的开口。

  “三天前有个社会新闻,一个老人在阻止小偷的时候被捅了一刀,然后送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姜嫦曦深吸一口,然后一字一句道。

  袁州心里咯噔一声,双眼严肃的看向姜嫦曦和凌宏。

  听到姜嫦曦说话的凌宏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而乌海的手则顿在小胡子上没再动作。

  殷雅一脸的担心的看着袁州自己。

  “是贾大爷,对吗。”袁州语气平缓,声音低沉道。

  “嗯,是贾大爷。”殷雅点了点头。

  贾大爷虽然已经退役很久,但看见这种事情,肯定会出手制止,无论从哪个层面讲,都无愧为曾经是军人。

  只是没想到现在小偷如此猖狂。

  “贾大爷没有亲人,凌宏的爷爷知道后接过了贾大爷身后事的办理,所以凌宏这三天没来。”姜嫦曦道。

  “那小偷怎么样。”乌海开口问道。

  “昨天被抓到了,正在等待法律的审判。”凌宏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们马上过去。”袁州闭了闭眼,然后说道。

  “我开车来的,做我的车一起过去。”凌宏道。

  “嗯。”几人点了点头,然后一起走出小巷。

  袁州和乌海都穿着运动衣,就那么随着几人走出了小街,这是难得袁州请假后这样光明正大的走在小街上。

  而这个时间其实还早,开店的不过是一些包子馒头铺,期间有人和袁州打招呼,袁州都只是点了点头,没说话。

  五人沉默着走到路口,那里停着一辆黑色的SUV,上面已经贴上了罚单,想来是那个一丝不苟从不讲情面的交警所贴。

  因为交警人还在,也因为凌宏下车后钥匙没拔,甚至驾驶室的车门都没关。

  “不好意思,我们现在有急事,实在是麻烦了。”袁州上前一步,对着皱眉的交警道。

  “有事也不能什么都不管,下不为例,记得交罚单。”交警皱眉看了几人一眼,说完就离开了。

  “谢谢。”袁州轻声道。

  而听到的交警挥了挥手,然后离开。

  “我来开车。”殷雅看了看凌宏,然后道。

  “好,给你。”凌宏下意识要掏钥匙却发现口袋里什么都没有。

  “钥匙还插着,殷雅你慢点。”袁州指着方向盘上的钥匙道。

  “我会注意的。”殷雅认真的点头。

  “我们三个坐后座,姜嫦曦你坐副驾驶。”袁州说着打开后座车门让乌海先行进去。

  乌海难得安静,默默的进去坐好,然后袁州坐在中间,在一把拉住凌宏让他上车。

  几人坐好后,殷雅发动车子慢慢启动。

  是的,殷雅在来的路上就知道了贾大爷事情,因为她碰到了赶过来的姜嫦曦。

  而姜嫦曦比他们知道早一天。

  路上除了姜嫦曦指路的声音,车子里异常安静,没人开口。

  直到开到牧马山的附近,车边的绿色多了起来,甚至还有了鸟叫,这时候殷雅默默打开了车窗。

  “我还欠贾大爷一顿早餐。”袁州突然道。

  “我还欠贾爷爷一顿晚饭和酒。”凌宏怔了怔,然后语气低沉道。

  乌海没和其他人交流,自顾自的口中喃喃:“所有小偷都应该枪毙,枪毙,枪毙。”

  “还好,贾大爷还有凌老爷子。”袁州想起了只剩护士来送遗物的拳击手。

  无论是欠的饭,还是欠的酒,都再也还不了,几句话后,车里再次陷入沉默,但同时也到了地方,那是一个很大的院子,很安静,门外挽着黑色和白色的花。

  殷雅把车停下,然后几人下车,径直往别墅里走去。

  经过院子这才来到大厅,贾大爷的棺木就停在大厅中央,墙壁上挂着贾大爷的遗像,只是那相片年轻的过分。

  “这是那次请客后他给我的,说是他参战之前的照片,硬要说比我年轻时候好看的多。”就在几人怔愣的时候,凌老爷子沙哑的声音响起。

  “只是没想到这老家伙除了这张照片就没有其他的相片了,这下好了,这可是比我帅了。”凌老爷子边说边骂,拐杖在地上敲出不满的声音。

  “嗯。”几人同时点了点头,没接话。

  “我没叫别人,就叫了这几个,贾班长想来你是想见见他们的。”

  “特别是这袁小老板,你不是念叨着要吃他做的饭吃到死吗。”凌老爷子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