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有大事了

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有大事了

  袁州虽然心里有些遗憾,但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这样找来的人很多。

  想要和袁州合作各种各样的商人都很多,只是这次这个人是方恒的二伯。

  酒馆时间很快过去,酒客们都慢慢走出小店,方伟在走之前还特意和袁州打了招呼。

  当然,并没有再说合作的事情,只是真诚的夸奖了郫筒酒以及生啤的美味。

  “这人真有眼光。”袁州看着和方恒一起离开的方伟,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等申敏收拾好,看着她上了公交车后,袁州再次上楼了,不过这次睡前,袁州打开了手机。

  一般来说这个时间袁州是看五分钟书,然后睡觉,但今天袁州没拿书,而是拿着手机看了五分钟。

  袁州一个个美食群里找了起来,认真的翻着的聊天记录。

  是的,袁州在找凌宏的信息,最终只找到了乌海在群里问凌宏的信息。

  “还真不在,说不定明天就来了。”袁州皱了皱眉头,然后放下手机睡觉去了。

  难得的,袁州又做梦了,这次是梦见凌宏真的被打断腿,而乌海站在一旁嘲笑他的场景。

  是以,一觉起来的袁州就特别清新,对着床尾的纳税大户发了会呆后开口:“梦是反的,看来凌宏没事。”

  说完,袁州就起身晨跑去了。

  不过,今天一天都没有凌宏的信息,并且就连姜嫦曦都没有过来,不过她没来倒是不奇怪。

  也许是工作忙,还没有具体的情况,所以才没来。

  只是,袁州心里略有些焦躁起来。

  “还真是奇怪。”袁州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很有些不解。

  等到晚上睡前,袁州拿着手机翻完后自言自语道:“明天再不来就去看看吧。”

  是的,袁州打算第四天凌宏还是失踪的话,他就去找找姜嫦曦,准备看看凌宏。

  想来姜嫦曦应该是知道凌宏住址的。

  而这时候的袁州也顾不得平常对单独见姜嫦曦的避之唯恐不及了。

  只是,时间并没有给袁州这个机会,一大早的,袁州刚刚打开后门准备出去跑步,还没走出小巷碰到乌海就看到了凌宏。

  袁州穿着运动衣,天色很早,还带着夜晚的青色,而凌宏穿着一身黑西装,衣服略有褶皱,头抵着,平常刺刺的头发也没那么精神了。

  而常常挂在脸上张扬的笑容也不见了,甚至下巴上还有了青色的胡茬子,整个人就那么靠在矮墙边。

  “凌宏?”袁州站定,声音疑惑。

  “袁州。”凌宏抬头。

  只是两人隔着二十多米的距离,袁州都能清楚的看见凌宏的眼睛很红,看起来像是好几天没睡觉了。

  并且这是凌宏难得叫袁州的名字,平时他都是正经的叫袁州为老板,哪怕其实店里的人早就是朋友了。

  凌宏自己说过叫名字太正式了,叫老板反而感觉更加亲切。

  是以,就是几人出去摘菜凌宏都是叫袁州老板的,这样叫名字的次数屈指可数。

  “怎么了?”凌宏叫了袁州名字后就沉默下来,好一会后袁州开口问道。

  “有事,很重要。”凌宏表情忍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道。

  “那我叫乌海她们过来?”袁州脸色更加严肃起来。

  “好,袁州你安排,我靠着歇歇。”凌宏个子很高,他这么说话的时候脊背弯了下来,靠在冰冰凉凉的墙壁上。

  “我回去拿手机。”袁州点头,然后转回小店,快步上楼拿手机。

  拿起手机后,袁州想了想又拿了一张A4纸和记号笔,这才边打电话边下楼。

  袁州第一个打的是殷雅,毕竟凌宏现在看起来很不好,而有个女孩子总是好些的。

  “殷雅,我是袁州。”袁州开口第一句就是这个。

  “真是难得,这好像是袁老板你有我电话后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呢。”殷雅的声音略带鼻音,想来是刚刚起床。

  “嗯,有事,你能来一下小店的后巷吗?”袁州直接问道。

  “好的,没问题。”殷雅立刻应道。

  “麻烦了。”袁州说完,然后挂断了电话。

  接着袁州才给乌海打了电话。

  “乌海,凌宏在小店后巷。”袁州也不等乌海开口,直接就说道。

  “这小子怎么跑那里去了,我马上跑步来锻炼,顺便看看土大款。”乌海答应的也很快。

  而最后则是姜嫦曦,只是这次袁州还没拨号,姜嫦曦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凌宏在你那里吧。”姜嫦曦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嗯在这里。”袁州点头。

  “好,我马上也过来,你……,算了,见面再说。”姜嫦曦的声音很沙哑,语气很是担忧。

  “好。”袁州心里奇怪,但却没有多问。

  是的,这本来就很奇怪,先是凌宏整整消失三天,然后找凌宏的姜嫦曦也没带来消息。

  然后凌宏突然这么早出现在后面,还一副悲伤过度,又带着悲愤的样子,看起来就好像被人绿了一般。

  而刚刚姜嫦曦明显是有话要对袁州说,但又止住了,并且语气很担心袁州的样子。

  “不知道到底怎么了。”袁州心里焦急,脸上却维持着严肃镇定的样子。

  等袁州三个电话结束,他人也再次走出了小店,而这时候乌海也刚到。

  “哟土大款你这是怎么了?感觉整个人都馊了,怕是好几天没洗澡了。”乌海摸着小胡子走近凌宏。

  凌宏对于乌海的毒舌没像平时那样反击,反而是抬眼淡淡的看了眼乌海没说话。

  “土大款怎么了?”乌海好奇的看着袁州问道。

  “不知道。”袁州摇头。

  “真是奇怪。”乌海摸着小胡子围着凌宏转了一圈,确定他没有缺胳膊断腿就一脸没意思的靠边站着不说话了。

  “姜嫦曦和殷雅一会就到。”袁州开口道。

  “嗯。”凌宏脊背弓着,这次嗯的声音更加轻了。

  “我今天休息,已经请好假了。”袁州接着开口道。

  是的,袁州出门后就是空着手的,手机在口袋里,而A4纸和记号笔已经用完了。

  现在袁州小店的大门上贴着久违的请假条。

  [今日有事,歇业一天,敬请谅解。]

  照例最后的落款是袁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