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两个馒头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两个馒头

  袁州懵不懵逼的这人倒是没管,见袁州严肃的说了不客气后,诚恳的弯腰鞠了一躬。

  “不用这样。”袁州也立刻弯腰回了一个躬给他。

  这人笑笑没再说话,然后对着袁州点了点头。

  “打扰了。”这人说完转身就走出小店。

  “踏踏”袁州也两步走到门口,正好看到这人从西装的内袋里摸出了一个钱包。

  “唰”他从钱包里抽出了几张红彤彤的毛爷爷,袁州眼力非凡,看的很清楚,是五张。

  袁州看着他把钱一把塞进了钱箱里,然后转头对着袁州笑了笑,点了个头,这才离开桃溪路。

  “这应该是除了我和姜嫦曦、凌宏、乌海外捐的最多的了。”袁州嘴里念叨道。

  确实,现在来袁州小吃的人越来越多,知道这个钱箱的用途后,捐钱的人也多了起来,但都比较少,十块二十块的占一半,剩下的都是零钱。

  而这也是马志达本来的目的,不需要多,只要有一些让人应应急就可以。

  上次有人从这个钱箱拿了五十应急买东西,后来还专门送了回来。

  更有外地游客钱包丢失后,拿了钱箱里的钱吃饭的,还有附近打工的上夜班肚子饿却没带钱,而拿了吃宵夜的。

  都是一些小事情,但确实是方便了大家。

  拿了钱的人,不还当做占便宜的人有,但更多的是亲自来还了的普通人。

  “等等,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这人到底是谁?”袁州发散起思维来差点忘了想这人是谁。

  是的,袁州确定以及肯定他不认识这人,更没有帮过他。

  二十年前,袁州才几岁,哪里能帮什么人。

  “总不会是我几岁的时候帮的人。”袁州一手拄着下巴,认真的思考起来,毕竟他从小都是一个热心的好人。

  “嗯,五岁以前的记忆好像也没有这件事。”实际上袁州并想不起他五岁前那些熊孩子的调皮记忆。

  “既然不是我难道是我老爸帮的?”袁州思考着这个可能性。

  是的,二十年前的袁州才不过四五岁,哪里能帮助别人。

  既然袁州不可能,那就只能是袁州的父亲了。

  “这里来这里道谢,但如果是我爹的话,二十年前我家还没开面馆。”袁州瞬间又想起了这事,顿时一头雾水。

  最重要的是那人看起来不像是受过袁州父亲帮忙的样子,那人可是一句都没提过袁州父亲。

  “要不然谢的不是我和我老爸,而是钱箱这件事情?”袁州突然想到了一个猜测。

  但因为袁州并没有询问过,是以,这些都是猜测而已。

  “希望今晚老爹能入梦给我解释一下,拜托了老爸。”袁州猜测了半天都想不到结论,只能寄希望于托梦了。

  而事情其实和袁州想的差不多。

  是的,这人叫陆丰,今年五十一,二十年前也就是三十岁的时候来到蓉城工作。

  那时候他工作的厂子还是国有单位,福利好待遇好,还轻松,但因为厂子改革问题陆丰直接失业了。

  而三十一岁的陆丰正值上有老人需要奉养,而下有嗷嗷待哺的小孩的时候,他根本不敢说他失业了。

  因为这对他的家庭来说不光是打击那么简单了。

  他想着在被发现前重新找一份工作,能挣钱就行,但现实是工作没有那么好找。

  那时候大部分厂子都在改革,他一不是技术员,而不是管理,只是个小工人,而像他这样失业的小工人太多了。

  所以,陆丰找不到工作,他照常早起,假装去上班,却连吃饭的钱的都拿出出来了。

  因为已经厂里包吃,现在他假装了一个星期的上班,手里唯一的钱也用完了。

  而陆丰不敢问家里要,想着家里的妻子孩子,陆丰根本张不了口。

  在街上游荡找不到工作,没有饭吃,肚子饿的咕咕叫的时候,陆丰甚至有了轻生的想法。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有个馒头店的门前摆着一个牌子。

  牌子上写着可以免费给又困难的人提供一个馒头。

  “免费的馒头?”陆丰下意识的重复念了一遍。

  陆丰顺着牌子走了过去,果然那是一家馒头小小的馒头店。

  老板娘看着有四十多岁了,穿着干净朴素的衣服站在几个大大的蒸笼边上正在叫卖馒头。

  “卖馒头,又香又软的大馒头。”老板娘口齿清晰的声音传入陆丰的耳朵。

  而陆丰觉得更饿了,但他却站在原地裹足不前。

  曾经他是国有厂子的工人,就算这一个礼拜没找到工作磨了些他的锐气,但乞讨的行为他实在做不出来。

  “咕咕”但肚子却是真的饿了。

  最后是老板娘看陆丰站在原地既不来买,也不走,看出了什么。

  老板娘麻利的用油纸包了两个白白胖胖的馒头,拿着就朝陆丰走了过来。

  走到陆丰对面的时候,他下意识的让开,陆丰以为老板娘是要从这里走。

  “小伙子,今天是不是没带钱。”老板娘却没走,站在陆丰的面前就说道。

  陆丰动了动嘴,没好意思开口。

  “先拿着吃,下次你把钱捎来就行。”老板娘不由分说的把纸包一下子塞进了陆丰怀里。

  还不等陆丰说话,这老板娘又回了自己的店里,继续叫卖起来。

  陆丰拿着纸包,站了好一会直到馒头都不再冒热气才离开。

  因为陆丰耽搁了太久,馒头有些凉了,但吃着却很好吃。

  就是这样一个善意,一个来自于陌生人的善意,最后让陆丰挺过了失业大潮,但等他再去找寻那个馒头店的时候,那里却已经关门了,而老板娘也不见了。

  那个地方就在桃溪路不远的地方,陆丰早就离开了蓉城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但却每年都会回来找一次,虽然没有老板娘了,他却找到了做着相同事情的袁州小店。

  “谢谢。”陆丰低低的道谢。

  这个谢谢,是当年陆丰没有说出口的谢谢。

  走到桃溪路路口的陆丰转头又看了一眼桃溪路,眼中流露出满足的笑意。

  “桃溪路十四号,这里真的好人多。”陆丰念了一遍袁州小店的地址,然后坐上车离开。

  ……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