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袁州忽悠大法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袁州忽悠大法

  “还是直接用菜刀吧。”袁州最后决定了拆螃蟹所用的刀。

  按说自然是用蟹八件更好拆肉,但那个难度太低,并且用起来繁琐不说还用时特别长,自然是不能用的。

  时间就是金钱,现在拥有更多的时间对于袁州来说那就是能提高厨艺的。

  而三德刀没用的原因也差不多,强迫症的袁州觉得能用菜刀就不用其他刀了。

  “难得系统还会提供二等蟹,这东昌湖应该是江蟹了。”袁州自语道。

  “说起来还是这苏州的厨师最擅长拆蟹肉,毕竟这不管是炒蟹粉还是蒸蟹粉都是那里的最为出名,什么时候去那里吃吃看。”袁州边擦刀,边念叨。

  “哗”袁州用开水轻轻的浇在蟹的身上,等到螃蟹的外壳被烫成微红的颜色,然后才开始剥蟹。

  螃蟹身上有尖刺,剥的时候袁州很是注意,左手轻轻把螃蟹按在砧板上,右手拿刀,刀尖向着自己的方向微微倾斜,直接从螃蟹的头部左右两边各快速的划一刀。

  “卡啦。”轻微的螃蟹壳碎裂的声音响起,袁州表情不变,用刀尖挑开螃蟹的外壳。

  一开壳就能明显的看到这螃蟹里面的晶莹剔透的螃蟹肉,因为是生蟹去壳,所以里面的肉还是生的。

  而刚刚袁州用开水只是烫了烫外壳而已。

  “唰唰。”袁州手腕一翻,刀在手中转了一圈,这时候的菜刀是刀把这边的刀尖对着蟹壳的。

  “嗞嗞”这次袁州直接用刀刮去外壳中央的螃蟹食胆,还有呈现长条网状的蟹鳃,以及桃形状的不可食用的地方。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袁州面前的水龙头一直开着小小的水流,每次挑完一样东西,袁州都会清洗一下。

  并且只清洗那个被挑的部位,这样以保证蟹的鲜美不会被多次的清洗所洗去。

  “呼。”袁州处理完螃蟹最容易的处理的部分后,稍稍定了定神,这才开始挑蟹肉。

  毕竟处理干净才能挑出肉来。

  其实螃蟹煮熟了更好挑,那时候不管是蟹身子的肉,还是蟹腿的肉都会凝结脱壳,不像现在蟹肉还附着在蟹壳上,想要完整的挑出难度不小。

  是以,现在开始袁州的精神开始高度紧张起来。

  眼神严肃的看着手上的刀,一道道的划过螃蟹的边边角角,期间袁州都没有看向左手的螃蟹。

  袁州这是已经把螃蟹的样子熟练于心了,直接控制刀法就可以认真的挑蟹肉。

  一阵刀光剑影后,袁州停了下来。

  “果然失败了。”袁州看着已经被拼完整的螃蟹,叹了口气。

  是的,袁州他在挑蟹身子的时候其实就失败了,因为他划伤了完整的蟹肉。

  但袁州还是直到挑完这才停了下来,嗯,这就是强迫症的原因了。

  毕竟对于强迫症来说,哪怕是错了,那也要完整的完成,然后再开始新的一轮才行。

  就好比写字,就算写到一半发现这个字写错了,但身为强迫症那也是会写完了才擦掉重写的,这就是强迫症的坚持。

  “既然失败了那就煮个蟹羹来吃吃看吧。”袁州看着案板上的螃蟹,瞬间决定了自己中午的食谱。

  煮了蟹羹后,就只剩下螃蟹壳了,袁州想了想干脆直接用高汤把螃蟹壳煮熟了,然后研磨成了粉状备在了一旁。

  是的,袁州准备一点不浪费的吃完这个失败了的螃蟹。

  做完这些后,袁州一口喝完蟹羹就开始准备午餐的食材了。

  是的,这时候距离午餐时间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等到午餐时间一道,第一个冲进来的乌海屁股还没坐下,他就开口了。

  “袁老板,明天早上还是做龙眼包子?”乌海一脸期待的看着袁州。

  “明天的事情,明天才能知道。”袁州道。

  “我比较勤奋,喜欢今天就规划好明天的事情。”乌海一本正经的说道。

  “所以,要不要我帮袁老板你规划一下。”乌海现在正经起来说话的样子很是像袁州,挺唬人的。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典型。

  “你的行程计划是郑家伟做的,你什么时候有规划这种东西了。”袁州直接戳穿。

  袁州带着口罩,乌海看不到他有些好笑的表情,但他还是很努力的辩解。

  “是他做的,但是我现在也会,不如我来帮你。”乌海这是为了吃龙眼包子也是拼了。

  “中午吃什么。”袁州没回答,直接发问道。

  “水煮牛肉,火鞭子牛肉,火爆黄喉,再来一碗米百做白饭。”乌海下意识的回答道。

  “好的,请稍等。”袁州点头,然后转身做菜去了。

  “嗯嗯。”乌海忙不迭的点头。

  这都是习惯了,自从袁州小店出了川菜整个菜系后,乌海常常点的就是以辛辣、麻辣为主的小河帮菜,这个菜系以自贡和内江地区的为主。

  所以这个味道就非常符合爱吃辣的乌海了,是以,他一连点了三道都是辣的菜。

  “等等,我刚刚是不是还没问完?”直到付完钱,乌海才反应过来他刚刚的话根本没说完就被袁州带沟里去了。

  “这圆规。”乌海摸着小胡子,直接把头放在桌子上,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正忙碌的袁州。

  乌海这样子是企图让袁州良心发现,然而袁州做起菜来专注力非同一般。

  最后直到乌海的菜都上了,袁州也愣是一次都没转过头来。

  而乌海也被上来的菜攥住了全部的心思,直接兴高采烈的吃了起来。

  “明天的龙眼包子虽然很重要的,但现在面前的菜更重要,我先吃了再说其他的。”乌海摸了摸肚子,手拿筷子,速度飞快的吃了起来。

  乌海明显是属金鱼的,这记忆还没有七秒。

  吃完后,乌海沉浸在麻辣鲜香的口感里,咂摸着嘴一脸满足的走出小店。

  这都是习惯了,吃完了给其他食客让位,乌海也一直是这样的,是以,等到走出小店,乌海才反应过来。

  “等等,我是不是还没问出明早的早饭?”乌海摸着小胡子陷入了沉思。

  “嗯,我可以吃晚餐的时候再来问。”乌海看了看长长的队伍,然后心里打定了注意,毕竟现在袁州挺忙的也不能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