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九百七十五章 有女儿的感觉

第九百七十五章 有女儿的感觉

  周佳知道袁州的一个小动作,那就是每当有人夸奖,袁州面上是一点也不在乎,但每次手指,都是忍不住飞舞两下。

  这在周佳看来是非常袁老板的行为。

  “我表哥告诉我,特别是袁老板,那是最凶悍的大boss,不能破坏规矩,否则就不给饭吃。”胡题又说出了一个完全相反的描述。

  “我更好奇你的表哥是谁了。”周佳也没追问,因为她已经看见胡题胆战心惊的样子了。

  也不知道,那个表哥到底给他灌输了什么,不仅让他相信了,还这么怂。

  “我还会骗你不成?袁老板人真的很好。”周佳道:“而且你相信,如果真的好像你说的这样,我在那里打工大半年,还能活着?”

  “袁老板是我来蓉城上大学后,对我最好的人,就像我长辈一样。”周佳认真的说。

  这个说法倒是很有说服力,胡题暂时相信了。

  当然,胡题对为什么要见打工店的一个老板,还是一直有疑惑,但因为喜欢周佳,所以自然信任,也就一直没多问。

  “对不起佳佳,你真的不知道是表哥跟我说了什么,但是我答应了他不能出卖他。”胡题认真的说道。

  “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看到袁老板就知道了。”周佳点了点头道。

  “好,我会好好表现的。”胡题深吸一口,调整了下自己的状态,就要到店了。

  两人一前一后进店,一进门袁州这造型就直接震慑到胡题了,圆领袍那威严霸气的样子,加上袁州满脸的严肃,看上去就和温和沾不上一点关系。

  “来了。”袁州放下书,语气淡然的道。

  作为家长要威严,好歹他也是成名已久,所以这点威势袁州还是有的。

  “袁老板这就是我男朋友胡题,古月胡,题目的题。”周佳分别介绍,转头又对着自己男朋友道:“这是袁老板。”

  周佳一介绍完,胡题暗地里稳了稳神,然后就开口了,两人直接开启了一问一答的模式。

  “袁老板好。”

  “你也好。”

  “袁老板平时很辛苦吧。”

  “你读书也辛苦。”

  “读书不辛苦。”

  “厨师也不辛苦。”

  胡题和袁州,一个由于自己心里有点阴影,再加上是第一次见长辈的紧张,一个由于时刻提醒自己要保持长辈的威严。

  所以两个人的聊天非常之尬,俗称尬聊,这真的是把一旁的周佳都尬到了。

  最终周佳出言左右调和气氛,这才好多了。

  经过一番聊天,袁州对这个叫胡题的小伙纸有了一个大概都认知。

  胡题家庭条件还是不错的,独生子父母也是小康,虽不至于有多富裕,但也是小有存款。

  胡题性格,从短暂的谈话来看,是比较马大哈的,就是那种做事就凭一腔热血,冷静多数时候是没有的。

  “喜欢吃什么。”袁州突然问。

  “我比较喜欢吃牛排。”胡题想了想道。

  “那知道她喜欢吃什么不?”袁州指着周佳。

  “呃……”胡题想了想,好一会想出了一个周佳喜欢吃西兰花。

  “周佳素菜除了西兰花,还喜欢吃平菇,猪肉的话,最喜欢青椒肉丝,不喜欢吃鸡肉,鸭的话只喜欢吃板鸭。”袁州皱眉想了想,然后道:“还有她不爱喝饮料,这些你要记记。”

  胡题连连点头,他知道自己马大哈,所以掏出手机认真的做了个备忘录。

  这边两人一个说一个记,倒是很和谐,只是边上的周佳惊讶的长大了嘴。

  “袁老板你怎么知道这些?”周佳忍不住问道。

  要知道袁州刚才所说的,和周佳的饮食习惯一点都不差,按照道理来说,她是谁也没讲过的。

  “我为什么不知道。”袁州语气淡然的道。

  周佳其实问出来之后,就知道为什么了,袁州是鼎鼎有名的厨师,知道这些,肯定是平时一点点了解的。

  “谢谢袁老板。”周佳心里暖暖的,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道谢。

  袁州挥了挥手,示意没什么。

  胡题记下来了,他现在知道,为什么周佳会带他来见袁州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了,真的就像长辈一样,在一个陌生城市有这样一个人,真的太好了。

  然后袁州、胡题两人继续聊。

  情侣之间,其实最在乎的是爱不爱,爱能够大于很多东西,而父母在乎的,很多时候是家庭环境。

  以前袁州不明白,为什么父母和做女儿的,思想差距会这么大,现在袁州自己考察胡题的时候,倒是明白了一点。

  不要相信广告里面说的“爱一个人,从转瞬即逝的目光就能看出来”等等,这种话反正袁州是不知道,怎么从转瞬即逝的眼睛中,看出除了眼屎以外的其他东西?

  反正以袁州敏锐的五感来说,他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好,退一步说,即使能看出来是不是真的爱,那么有爱,就一定能长久?

  父母不可能时时刻刻看着,也不知道女儿的恋爱过程到底如何,所以就只能最大程度让自己女儿过好。

  和家庭条件好的,为人好些的恋爱,对方变心了,至少在生活上不会吃苦。

  但和条件差的,为人也不好的,对方若变心了,那才真是,感情受伤生活上也吃苦。

  这让做父母的多心疼?就拿现在的袁州来说,他拥有世界上最敏锐的五感,但通过一次见面,他只能确定这男生的家庭条件,以及为人如何罢了。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势利的父母是有而且不少,普通的父母却更多,而这就是对女儿最无私的爱护了。

  因为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但婚姻却是两个家庭的事情。

  袁州对此感慨很多,甚至生出了一种以后自己的女儿怎么办的心里。

  “不知道以后我的女儿带男朋友回来我会怎么办,比试比试刀工?”袁州心里暗搓搓的想着。

  然而袁州忘记了,他现在只是一个连女朋友都没有的单身狗,哪里来的女儿可以担心的。

  毕竟和女儿比起来,还是脱单毕竟重要,要知道面汤都脱单好久了……

  ps:求月票,求推荐票,看在菜猫如此勤快的份上投给菜猫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