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九百六十八章 取名字

第九百六十八章 取名字

  这种举动,是自从上次袁州在街道末尾转角进去的垃圾站,遇到了一位老人,然后就催生了他的这个行为。

  要知道,袁州小店的食材有许多只使用最鲜嫩的部分会剩下很多,就好像西瓜汁的西瓜,只用中间,其他全部回收。

  为了让系统每天特意留点不回收,并且让其能把这些要回收的东西带出店,袁州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接下了一个很难的支线任务。

  很难的支线任务这件事另说,袁州提着这一袋生活垃圾,放到了垃圾桶面上。

  “这位置应该差不多了。”袁州看了看位置,喃喃自语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

  大步流星的走回小店,袁州出门是不用关门的,毕竟有系统的安保在,谁能偷到东西?

  更何况还有隔壁邻居,或者是门口小摊,袁州没在的时候,会让陌生人进去?

  远亲不如近邻,就是这个理,当然不包括隔壁老王。

  晚餐时间。

  今晚的袁州小店,有些不平凡,很久没来的庄心暮和伍州来了。

  两人好久没来了,之所以不平凡,是因为庄心暮怀孕了,伍州要当爸爸了。

  没有错,这两个爱在袁州小店秀恩爱的家伙,不仅结了婚还搞出了人命。

  不仅如此,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凌宏、魏薇父女、婉姐、骑三轮车的大爷,还有陈维几人都在。

  “伍州够勤奋的。”陈维竖了个大拇指。

  “我看是又勤奋,枪法又好,这就厉害了。”凌宏有时候说话是没个准的。

  店里的其他食客,也开始起哄。袁州小店就有这点好,即使不怎么熟悉,也可以很快融入其中,也跟着乐呵。

  庄心暮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俏脸泛红,伍州见状当即心领神会。

  伍州大声道:“行了行了,别起哄了,我们这里还有女同志,能不能注意注意影响。”

  “女同志注意影响?伍州你应该感谢姜嫦曦没在,否则可不是咱们这么纯洁了。”凌宏道。

  伍州照凌宏说的这样一想,立刻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开玩笑若是论车技谁比得上姜女王?

  “那个,话说为什么姜姐今天没来?”伍州赶紧出言,想要转移话题。

  “姜嫦曦的踪迹我怎么会知道,这你要问袁老板。”凌宏一下把话头转到了,安心做菜,偶尔光明(tou)正大听的袁州身上。

  “她去华夏十大商业青年精英的评选了。”别说,袁州还真知道,所以轻描淡写的解释了下姜嫦曦为什么没在。

  庄心暮不太清楚这是个什么奖项,看双眼发光的伍州,所以小声的询问。

  “十大商业青年精英是很厉害的一个奖项了。”伍州道:“我之前有关注,被这个奖项评选的,都是获得了很大成功的人。”

  伍州形容能力有些贫乏,反正最后啰啰嗦嗦的,向庄心暮阐述十大商业青年精英是有多厉害。

  “姜姐被评为十大之一了?”伍州自问自答:“想想也是,年纪是差不多的,只不过姜姐真的是好厉害。”

  听伍州这样形容,姜嫦曦的确是很厉害了,庄心暮也点了点头。

  “她是评选会主席,是去颁奖的。”袁州慢悠悠的补了一句。

  “评委会主席?”伍州愣了。

  凌宏大笑:“你不知道,姜嫦曦是华夏青年商业联会的副会长?”

  不光伍州不知道,在场的大多数食客都不知道,都知道姜嫦曦是女总裁,但还真都不知道,姜嫦曦牛到这种地步。

  “不要转移今天的话题,伍州你小子行啊,还有十个月就当爹了。”陈维一拳砸在伍州胸口。

  这力气,没轻没重的,伍州被砸的差点断气,缓了好一会才缓过来说道:“准确来说还有八个月,暮暮已经怀孕两个月了。”

  “两个月了?难怪你最近来店的时间少了。”陈维恍然大悟。

  “你来店的时间也少,伍州是因为要攒奶粉钱,你一个单身狗为什么来店时间也少了?”乌海抬头说了一句。

  真可谓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要惊人,陈维的怒火瞬间被点燃了。

  当然乌海作死这么多年都没死的原因是什么?

  除了坦克体质能抗之外,那就是跑得快,在陈维怒火还没有爆发前一秒,乌海立刻就起身了。

  “吃完了,各位明早见。”乌海快速道。

  听乌海这么一说,众人这才看到桌上已经空空如也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吃完了点的一桌子菜,这速度之快,根本让人来不及反应。

  而等陈维反应过来的时候,乌海都已经到家了,是以,直接憋得内伤。

  “对啊,我也挺好奇,最近陈维你连喝酒都很少来了,干什么去了。”凌宏接着问。

  “最近接了训练的活,所以挺忙的。”陈维道,他作为公司保安部部长,能够当上这个职位,靠的就是会训练安保的本事。

  所以他接的活,也就是帮其他公司训练保安,收入还是很可观的。

  “公司保安部本来下班就晚,你还能接活,你也够拼的。”魏先生道。

  他有一次喝酒的时候,和陈维聊过,所以对其上班方面的事情知道一些。

  陈维笑了笑没接话。

  “还是要注意身体。”婉姐道。

  “知道知道,当然要注意身体。”陈维道,然后话锋一转,问伍州:“伍州你们小夫妻,孩子的名字想好了没。”

  “都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怎么取名字。”伍州道。

  “男女各取一个啊,而且这孩子生下来,绝对是我们店里这帮人看着长大的,意义不一般。”陈维显得兴致极高。

  “要不然我们集思广益给你们做个参考。”陈维这句话,就如同是导火索,瞬间就把袁州小店的气氛点燃了。

  “我觉得男的叫伍唐棣,有何彼襛矣,唐棣之华。女的可以叫伍采蘩。”凌宏第一个出言。

  “男的叫伍唐棣还可以,但女的采蘩这个含义不好,取名字还是要含义和好看并重。”婉姐道:“我觉得女的叫伍玥,男的叫伍清章了,清华之章。”

  “伍清章倒是很好听,那伍玥又有什么意思?”王鸿的性格就是什么都问,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问。

  “玥是古代传说中美丽的神珠。”婉姐解释。

  “我觉得还是要等孩子生下来了,看看出生年月,算一算五行以及三支。”骑三轮车的贾大爷这样说。

  “这么多好意义的名字我都记不住了,快去借纸笔来写着。”一开始庄心暮还是脑子记记,但后来就挤记不下了,就让伍州去找笔。

  食客们七嘴八舌的都在提意见,小夫妻俩根本记不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