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九百六十七章 袁州奇怪的举动

第九百六十七章 袁州奇怪的举动

  其实有系统,袁州是可以躺赢的,什么都不干,按照系统说的,他能学贯中西。

  但是,就好像袁州之前说的,本来学厨艺是为了赚钱,但随着厨艺逐步提升,也就有兴趣了。

  袁州和不少人一样,一开始不喜欢,但学着学着就喜欢上了,乃至真正的付出打量的精力和心血。

  是以,下午自我充实的时间,袁州基本上不会落下,厨艺修行讲究的就是坚持。

  而且最关键的是,下午不练习厨艺,貌似好像似乎,也没有什么事情这就是单身贵族的悠闲。

  “豆腐雕花,不少厨师都能够完成,但如果是雕精细的繁花呢?”袁州心里考量道。

  豆腐柔嫩易碎,所以绝大多数豆腐雕花的花,都是以简单大方为主,至于袁州口中的繁花没有特指一种,就是复杂甚至多层的花朵。

  生命不停,折腾不止,袁州开始尝试起他所谓的复杂,就是连叶子上的脉络都要看的一清二楚的那种。

  很明显第一次失败了

  “豆腐太不好成型了,即使我已经很注意在雕刻的时候拿捏手上的力道了。”袁州皱眉。

  如果是雕刻萝卜或者是其他,用刀尖刻出痕迹就行了雕出轮廓就行,但豆腐划一刀浅痕,转眼就不见了,袁州刚才镂空的宽度还是窄了。

  “收刀,收刀,真是难。”袁州嘴里念叨,心里思考着。

  无论是萝卜,还是冰雕,这些都是硬雕,但豆腐属于软雕。

  有点像之前的冰雕细微部分的雕刻,是收刀收力的练习,但比之冰雕的收力更甚。

  况且,雕豆腐是有专门的雕刀,很小巧,方便刻、镂、空、排等动作,再不济也要用竹刀。

  但袁州就像那首歌唱的那样——“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袁州是直接上菜刀,上手即是最难的。

  “再来再来。”袁州又在厨房搬来一块豆腐,继续练习。

  一直练到五点整,脖子长期保持差不多的姿势,有些僵硬。

  袁州抬抬胳膊,都有些酸痛了,才收拾残局停下。

  豆腐可不能浪费,袁州把自己雕坏的豆腐,全部弄成了豆腐脑。在调料上直接调了两种口味,一种甜,一种辣。

  川菜,包括小吃,袁州都会弄的,所以辣豆腐脑,是真的好吃。

  袁州在调料台前,他现在的调料台在不算香料的情况下,也有两百多种。要知道,袁州自己还做了不少特制的调料。

  毫不夸张的说,换个厨师来,可能都会被眼前琳琅满目的调料,弄得很懵逼,毕竟醋都有陈醋、麦醋、柿子醋、糠醋、糟醋、饧醋、桃醋、葡萄醋、大枣醋、糯米醋、粟米醋等一系列的种类。

  袁州开始找调料的时候很慢,但好在熟能生巧,现在早已经是如使臂指了。

  几滴秋油、半勺香醋、一勺辣椒油、花椒面、胡椒粉、鸡粉少量,不用特殊酱汁,调料就这样已经足矣。

  倒进滚烫的豆花,撒上少许芽菜沫提味、八颗油酥黄豆提色、取大头菜沫口感的脆,最后是点睛之笔的葱花,提香收尾。

  “看着就有胃口。”袁州本来并不觉得饿,但现在倒是感觉还能吃两碗。

  白嫩嫩的豆花、红红的辣椒油淌在豆花上,面上还堆有香酥的黄豆,芽菜和大头菜散落在白嫩嫩的豆花上面,看起来就是勾人食欲。

  袁州用勺子,直接舀起一勺,白嫩豆花混着鲜红的辣椒油,塞到口中,豆腐脑滚烫,但又软又嫩,一抿就直接化在嘴里,而嘴里的大头菜则是咸脆咸脆的。

  又是一勺,这次拌的更加均匀,辣椒油裹着嫩嫩的豆腐脑,香醋的酸辣味让嘴里忍不住大量分泌唾液,又辣又烫,吞下去,喉咙都被刺激了下,但却让人停不下来。

  就是这般,一勺接着一勺,大口吃,时不时的还送进两颗香酥的黄豆,一口咬下去嘎嘣脆,关键是越嚼越香,酥酥脆脆的口感再配上麻辣的豆花,感觉很是好吃。

  “这豆腐脑,口味酸辣适口,口感咸鲜,豆花细嫩非常,味浓滚烫,已经达到川省麻辣豆腐脑的顶点,想必那厨师,也绝对是一个炉火纯青,返璞归真之人。”袁州臭不要脸的自己评价自己,为了区分,还故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袁州用原本的声音道:“客气客气,只是随便做做,随便做做。”

  “仁兄你太谦虚了,你分明就是华夏厨师界的希望,中华颜值界的标杆。”袁州压低声音。

  “过奖过奖。”袁州本音,还拱手。

  “谦虚谦虚。”

  “哪里哪里。”

  “这里这里。”

  “没有没有。”

  “就有就有。”

  袁州玩腻了,咳了两声,刚刚压低嗓子有点不舒服。

  俗话说,自己厨艺好,就是方便,想吃什么弄来吃就行了。

  “早知道多弄点香酥黄豆。”这是袁州唯一有点遗憾。

  辣味的豆腐脑是给自己吃的,而甜豆腐脑则是给面汤,做之前袁州专门查过,不要给狗吃太多盐和辣椒,狗汗腺退化了,是以排汗功能不强,吃多了盐和辣椒,就容易得皮肤病。

  如果狗缺盐的话,就会自己舔东西。

  面汤是没那么娇气,什么都吃,但袁州知道,还是得注意,是以才专门弄了两种口味的。

  等甜豆腐脑,没那么烫了,袁州才提到面汤窝边。

  “面汤快给我打个滚,我就给你好吃的。”袁州看见面汤后的第一句话。

  “汪汪”面汤吠了两声,鼻子嗅到香味,然后丝毫不客气的在地上打了一个滚。

  “真听话。”袁州把甜豆腐脑放在了面汤狗碗里,继续道:“来来,再滚一圈。”

  然而,面汤头也没抬,自顾自的吃甜豆腐脑。

  “面汤我给你好吃的,你再滚一圈。”袁州觉得面汤的狗耳朵没听清,所以大声了一点。

  面汤吃甜豆花吃得更香,津津有味。

  “你这只过河拆桥的死狗!”袁州感受到了面汤死没良心,但却没有把甜豆腐脑拿回来。

  原因很简单抢食方面,除了乌海,应该没有人能够干得过这只快成精的狗。

  回到小店,袁州上二楼,系统有自己处理厨房垃圾的功能,但生活垃圾,还是需要袁州自己倒掉的。

  收拾完,已经五点半了,差不多,就要准备准备,一会开始的晚餐时间。

  昨天袁州专门买了几个打包的饭盒,不要误会,并不是袁州小店开通外卖服务了。

  打包盒另有作用,袁州把之前系统特意没回收的食材,加了点作料,炒了一份大杂烩炒饭。

  在炒饭还热着的时候装到外卖盒中,还用保鲜膜把外卖盒封好,做完这些,袁州就把外卖盒扔到了生活垃圾袋的最上面。

  很奇怪的一个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