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九百六十四章 周小怂

第九百六十四章 周小怂

  插话的厨师是白馆的主厨敖辟,他的白馆是做海鱼食物出名,当然出名之后敖辟收了几个徒弟。

  好久没有在白馆亲自动手了,虽然没有亲自动手,但白馆在美食品鉴网上,只有02袁的评价也是太让他生气了。

  所以听到虾蟹荟的李厨一直在夸袁州,火气就蹭蹭上来了,怼了一句。

  “没错,李主厨你是不是把袁州捧太高了,川省示范店我也看了,川菜上的确有点本事,但也没有你说的这样什么都会。”

  “我也去那个小店吃过,除了川菜,其他的也就会个几样。”

  能来这里的,都对袁州意见挺大,所以敖辟开口,也都接话,还好没有瞎着眼睛,硬说袁州川菜也不行的人。

  不过在场厨师也是有聪明人的,比如有人就说了:

  “李主厨今天你叫我们来,不会只是为了告诉我们,袁州有多厉害吧。”

  有人递梯子,李厨也就顺着这个台阶就下了,李厨道:“我研究了很久,然后发现,袁州从未做过海鲜。”

  这话一说,所有人仔细琢磨,有不少人偷偷去过袁州小店,好像的确是这样。

  袁州小店的菜单上,的确没有一道海鲜类的菜。

  “没做过不等于不会,袁州虽然年纪轻轻,但实际上极有城府,他一开始开店,说只会做蛋炒饭,然后慢慢推出面点、川菜,不知道他到底藏了多少东西。”

  麻辣大虾的主厨这话说一说,倒是让很多人有认同感。

  “有道理,袁州他川菜技艺如此之高,但一开始说自己只会蛋炒饭和清汤面,当不为人子。”敖辟不屑道。

  “蛋炒饭和清汤面是放出来的饵,这种循序渐进,肯定比一窝蜂的都放出来好,真是好算计。”

  “我记得袁州还不到三十岁,小小年纪,心思就如此深沉,真是可怕。”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将袁州成功塑造成为了一个极有城府,心思阴沉,情商极高的人。

  李厨继续道:“如果光凭没做过,我自然不会这样笃定,还记得曾经的中日交流会吗?”

  中日交流会,说句不好听的,他们这些厨师或许在川省还能有点名气,但交流会那是肯定没有资格去的。

  是以,他们知道,也最多是看看报纸,或者是听去过的人说说。

  见众人点头,李厨继续道:“在魔都的交流会,袁州以刀鱼蒸饭征服了岛国那个著名的藤原。”

  “其实如果要征服岛国人,海鲜鱼是最好的,但袁州却选择的是江鱼。”李厨继续道:“如果选择江鱼只是要炫技,那么在岛国,在被质疑的时候,他却做的是刺身。”

  “无论是刺身还是刀鱼蒸饭,其实都暴露出,袁州并不会海鲜料理的事实。”李厨盖棺定论。

  “毕竟,这刺身不过就是挑出能吃的然后以刀工取胜,根本不需要如何做。”李厨强调道。

  暂且不说,人只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在场的人都是料理海鲜食材的,十分愿意相信袁州有地方不如自己。

  更何况,李厨分析得的确有道理,就从中日交流会的情况来看,不说不会,袁州的确在海鲜料理方面是不擅长的。

  “很好,那么李厨你有什么计划。”敖辟问道。

  如果袁州真不会海鲜,那为什么人家要用不会的东西跟你比,又不傻。

  “袁州美食评鉴网,号称是以袁州小店的标准来点评,那我们是做海鲜的,就要让袁州和我们比海鲜。”李厨道:“如果他不答应,那他那个什么美食品鉴就只有关掉,不会海鲜,凭什么评价我们。”

  真的很有道理,不会海鲜凭什么评价海鲜为主的他们?现在在场的主厨算是明白,为什么这虾蟹荟的主厨,在七百多低评分店中,只邀请他们二十几个了,原来就是因为海鲜。

  一群人开始商量着到时候的细节,你一言我一语,越说越高兴。

  好像结局注定是袁州输,或者是网站关闭一般……

  袁州小店,午餐时间。

  没有疑问,乌海排在最前面,早饭的时候叫嚷着要找乌门檐问清楚的周希,就排在乌海身后。

  但关键时候,他怂了。

  至于为什么怂,因为周希觉得,对惊艳纷纷的乌海,直接这样上去搭讪,太不郑重了。

  所以从能够开始排队领号,到现在到营业时间开始,周希硬是没有说上一句话。

  另外说一句,周世杰因为厨联有事,扔下傻儿子坐飞机直接赶去首都了。

  午饭时间一开始,乌海窜了进去,点了七八道菜,说句实在话,也就乌海能这样吃。

  首先他有这个钱,其次他还有这个胃,东西吃不完可是要上黑名单的。

  “喂,我说兄弟,你这样非常像一个变态。”后面的王鸿也跟着进了店。

  然后就看见,周希时不时的瞄一眼乌海,时不时的又瞄一眼,眼神颇为犹豫,犹豫中又带着点忐忑,跟t暗恋别人的小伙子似得,这简直让王鸿浑身起鸡皮疙瘩。

  至于乌海本人,他被万众瞩目习惯了,不要说一个人这样偷偷看他,再来十个,就算那十个都是美女他也不会有丝毫反应。

  “你不懂,乌门檐这种鬼才,能够远远仰望就已经是非常好了。”周希在点菜之余回答了王鸿的问题。

  没有错,周希还是没忘记点菜,他本来想模仿乌海来一套,后来发现他根本吃不完,所以点了一半一样的菜。

  “你为什么叫乌不要脸,乌门檐?”王鸿问。

  “因为他是华夏在欧美最受欢迎的画家,被称之为华夏画之门檐。”周希斩钉截铁,很自豪。

  王鸿瞄了一眼狼吞虎咽,时不时还抢菜的乌海,这家伙有这么厉害?那他新书是不是有题材了。

  没有错,王鸿是一个作家,当然他能吃得起饭,并不是因为稿费,而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富二代。

  因为关系到新书,王鸿就多问了几句,而对于有关乌海的话题,周希就非常感兴趣了,一大堆就说出来了。

  王鸿脸上的震惊越来越浓重,特别是当听到,乌海第一次远赴米国参加画展,然后主办方给了他最角落的位置。

  但最后乌海的,拍卖出了全场最高价,力压其他画家的时候,整个人都振奋了。

  “想不到情商低,连生活都不能自理的乌海有这样的故事。”王鸿喃喃自语:“难道真的是越天才,越生活不能自理?”

  对于王鸿的喃喃自语,周希有另外的看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