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九百一十章 买桑葚

第九百一十章 买桑葚

  贾大爷停车的位置就在停车场前,但这个位置非常好,既能让凌老爷子一出门看见,也不影响停车场出来的车。

  “好的,那您路上小心。”刚刚问话的是卫生局的人,听凌老爷子这么说,立刻就转化话语,认真的说道。

  “嗯,早点回去。”凌老爷子点头,然后抬脚就往停车场那边走去。

  “您在这里等,那里一会会出来车。”这个卫生局的人是才来没多久的,见凌老爷子往停车场那边走,也就自然的提醒道。

  “没事,我车没在里面,就在那里。”凌老爷子指着贾大爷红色的三轮车说道。

  “您说那个?”卫生局的瞪大眼,望了望那全封闭的三轮车,又望了望凌老爷子,不敢置信的问道。

  “对。”凌老爷子点了点头,然后径直朝着贾大爷走去。

  等凌老爷子到了车旁,他还首先朝着贾大爷打了个招呼,脸上笑着寒暄了两句,这才自己打开车门进去了。

  这下卫生局的人彻底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起先他们还想说,这政府机关部门的停车场为什么会让三轮车进来,倒不是特权什么的,只是不成规矩。

  他怎么觉得这开车的人还挺傲的,还要凌老爷子首先打招呼,完了还是他自己上车的。

  “我是眼睛的近视又加深了?”这人取下鼻梁上的眼镜,顾不得别的,直接用衣服下摆擦了擦又带上。

  但就是这样,他还是看着那辆红色的三轮车慢慢悠悠的开走了。

  凌老爷子这一手直接把还没走的人全部镇住了,本来大家都在安静的等着自己的座驾来接,这下子都全部愣愣的看着远去的那辆红色三轮车。

  “你刚刚看见没有?”这人直接拽住边上的人,也不管是谁,直接问道。

  “看见了,看见凌老爷子上了一辆三轮车,还是自己上去的,看起来他们认识。”这人也愣愣的说道。

  “对,我也看见了,最近提倡的反腐倡廉到这个地步了?”这人也穿着深蓝西装,年约四十的样子,眉头皱紧的说道。

  “这凌老爷子都这么简谱了,我们要不要也改下出行的规格?”边上有人见机说道。

  “这餐点也换简单,不然撞上就不好了。”有人深以为然的点头。

  其实也难怪这些人如此小心又惊讶,毕竟凌老爷子作为老战士,当年一下战场靠着自己的高中学历做了政委,然后慢慢走入政坛。

  这次走入政坛也证明了他从政的天赋比从军的高多了,这下算是风生水起,战争前生的几个儿子也争气有人从政有人经商,家族越来越庞大,以至于现在他退休后还是挂着些闲职,时不时需要开个会,讲个座之类。

  还是很受这些官员的追捧,毕竟凌老爷子家里现在还有高官在当值,他的一举一动自然也就无形中影响了这些人判断。

  比如现在,大家都认为新的反腐倡廉来了,该怎么节约就得怎么节约了,毕竟凌老爷子都开始做三轮了。

  当然,还是有人的想法不同,比如土地规划的就有人小声问道:“会不会是凌家的产业出问题了?”

  说这话的时候,这人明显看着税务局和工商局的人。

  “没听说。”几人都面面相觑,然后摇头。

  “别乱猜,不伸手自然没事,都小心着点。”主持这次会议的市委直接开口说道。

  “对对对,咱们清廉着呢,肯定没事。”这下子附喝的人更多,只是都是夸奖清廉的。

  “这凌老爷子家好像没出什么事,难到真是一轮严打?”市委表面很是镇定,只是心里也忍不住泛起嘀咕。

  不过这些事情凌老爷子和贾大爷是不知道了,两人正聊着天呢。

  按说平时凌老爷子自然是有这样的政治敏锐的,但这次事关贾大爷他就没想那么多,只想着能帮些就多帮些。

  “贾班长吃饭没有,一起家里吃点。”凌老爷子坐在后面,笑眯眯的开口道。

  “我可是吃了蛋炒饭来的,你还是自己回去吃清淡点。”贾大爷自豪的说道。

  “又去袁老板那了,也不说等我一起。”凌老爷子抱怨道。

  “等你还不黄花菜都凉了。”贾大爷边开车边回答。

  “事情总要人做,做完再去不是该的,倒是你一点都不照顾我这个老人家了。”凌老爷子抱怨道。

  “凌小六啊凌小六,你当你还小,孙子都那么大了。”贾大爷翻着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我看起来比你老,所以贾班长你还得照顾我。”凌老爷子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这凌老爷子无赖的样子倒是有几分乌海的样子。

  “这不是来接你来了。”贾大爷道。

  “那不行,这样过两天我空,我请你吃饭就去袁老板那里,你不能拒绝。”凌老爷子摇头,然后说道。

  “行上次我付钱,这次你付钱。”贾大爷认真的说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凌老爷子赶忙确认下来。

  没办法,凌老爷子怕贾大爷太倔不同意,只能这样。

  而贾大爷自然知道凌老爷子的好心,也不矫情,直接就应下了。

  毕竟一人请一顿谁都不吃亏。

  这边两个老人聊着天,慢悠悠的开着三轮车回家,而袁州那里也结束了一天的营业,酒馆的营业都开始了。

  天色早黑了,袁州开着后门,这几天温度有些反常,开着门面汤等饭的时候不会太冷。

  门里的灯光照出一个亮亮的影子,这自然是面汤。

  “汪汪”突然面汤叫唤了两声。

  “你的面汤马上就好了,今天饿了?”袁州回头看了面汤一眼。

  平时面汤是难得这样叫唤催促的。

  袁州一回头就看见一个弓着背挑着担子的老人正缩在阴影处,有些惧怕的看着面汤,他头发花白,身上是军绿色的长袖,深褐色的长裤,脚上一双绿胶鞋。

  见袁州回头看见他,脸上的神情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首先开口道:“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就是路过。”

  “哦没事。”袁州顿了下,然后摇头。

  袁州说完,这人好像松了口气,站直了些。

  “其实它不是凶你,只是提醒我有人来了,每次有人来它都会提醒,它不咬人。”袁州皱眉看向面汤,而面汤立刻缩回来坐着,认真的看着对面的人。

  见老人露出放心的表情,准备离开,袁州笑了笑又开口了:“而且估计是看你挑着吃的馋了,您这桑葚卖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