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九百零七章 追星的凌宏

第九百零七章 追星的凌宏

  有句话叫,人生难得相知心,袁州对这句话非常有感受。如果拥有一个能够让你无所顾忌吐槽,无所顾忌倾诉的朋友,真的太幸福了,很惨的是,袁州并没有这样的朋友。

  也或许是因为父母的死,让袁州不敢有这样的朋友。

  周世杰听完之后,点头示意自己能听懂。

  袁州继续说:“如果是您,您会怎么做,缓解发泄这种情绪。”

  “可能我老了,对生离死别已经不那么看重了,特别是在我老伴死后。”周世杰道:“至少我认为是如此,应该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我情绪波动过大,但也就是去年,我得知我认识二十多年的朋友死了,其实说是对头更恰当,他说话很难听,我不喜欢他,但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我却有了我自己都难以理解的伤心。”

  袁州认真听着。

  “虽然说时间会淡忘很多东西,但当时难受得我已经等不到忘记的时候了,所以我就去那个朋友住的地方,给了他的家人一些帮助。”周世杰道:“慢慢的,我就好多了。”

  袁州道:“但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住什么地方,甚至我连他有没有亲人都不清楚。”

  周世杰道:“那你至少知道他名字,既然经常见面,去查查不就知道了?”

  袁州沉默了,的确很多事情多花点时间,一查就知道了。

  “人老了都会死,人不是机器,会悲伤是肯定的,但不要让这种悲伤成为一根刺,卡在你喉咙。”周世杰道:“感同身受都是假的,所以我也只能说出我曾经类似的经历,希望能够给你一点帮助。”

  “谢谢周会长。”袁州郑重的给周世杰鞠了一躬,人都会死没错,但袁州希望,在小店中留下的都是美好的回忆。

  经过这样一吐露,然后会长这样一开导,袁州心情好受了许多。

  两人说着话,已经走出了金发市场,来到了并不宽敞的门口。

  实际上是本来挺宽敞,但却因为许多摊位,所以就变小了。

  门边的位置停着一辆黑色的大众轿车,司机正下车,拉开副驾驶位置等着,很是低调的样子。

  周世杰没去副驾驶,而是到了后座显然是想和袁州坐在一起,司机又快速的拉开后座等在一旁。

  “上车。”周世杰转头示意袁州先上。

  “好的,您先上。”袁州转过弯,从另一边上了后座。

  “你去开车,去桃溪路。”周世杰见袁州如此见机,笑了笑,然后对着边上的司机道。

  “好的,会长。”司机点头,然后上了驾驶位。

  路上,周世杰并未一直说话,而是闭目养神了许久,而袁州则是安静坐着想着今天所做的三香放海,还有示范店、生日、刚才的那番话等等,反正就是现在脑子一团乱。

  金发市场离袁州小店并不远,车子行驶平稳,大约半小时的样子就到了桃溪路口。

  袁州首先下车,紧接着周世杰才下来,两人一起朝着小店走去。

  走到门口,袁州打开大门,周世杰就直接进门坐下,拿起菜单准备翻看的时候,直接抬头对着袁州说道:“不用招呼我,我自己随意看看打发打发时间。”

  “好的,您要是有什么需要直接叫我,现在我需要去洗漱一番,然后准备食材。”袁州也没客气,直接点了点头,然后认真的说道。

  “干干净净的才能做出好吃的。”周世杰直接挥手,看起了菜单。

  袁州洗漱速度很快,周世杰才看完菜单,人就换了身浅灰色的窄袖汉服,头发微湿润的下来了。

  “会长。”袁州打了个招呼。

  “行了,别招呼我了,快准备食材,不然一会那些食客要是知道我耽误你准备,还不得找我要说法。”周世杰打趣道。

  “好的。”袁州点了点头,投入了自己的工作中。

  这时候周世杰就开始认真的看着袁州做事。

  袁州前期要准备晚餐的食材,有些食材需要提前处理,比如一直小火慢炖的东坡肘子需要调整下火,一些蔬菜需要提前摘洗一番晾干,蚂蚁上树的粉丝需要泡发几份,一会做起来才会快。

  总之需要做的事情还是很多的,但袁州却一件一件做的井井有条,丝毫不乱。

  洗菜和泡粉丝之间的时间衔接的非常好。

  “小袁在小事上做的都很好,并且认真。”周世杰感慨。

  因为小店门开着,周世杰注意到乌海已经汲着拖鞋从对面楼梯里走了下来,这是准备吃晚饭了。

  “小袁我出去排队去了,不然一会吃不到就白来。”周世杰说完就走出大门,他是很守规矩的。

  周世杰出来的很巧,刚刚好排在乌海的前面。他一步走在乌海的前面,时间刚刚好,就正好排在乌海的前面,乌海还没说话,刚到的凌宏就开口了。

  “今天不是乌不要脸你第一个?”凌宏惊讶的问道。

  “你的腿还在?”乌海直戳人心。

  是的,经过前面贾大爷的事情,最终大家还是知道了,知道凌宏差点因为吃了袁州的茶叶蛋而被自己爷爷打断腿。

  所以,乌海才会这样调侃凌宏。

  “那是,我跑的多快。”凌宏自豪的说道。

  “我看是你爷爷特意留下你的小命才对。”乌海摸着小胡子,认真的说道:“毕竟你女朋友换了好几茬,但一个都没有怀上。”

  “去去,都是因为我跑的快。”凌宏坚信是因为自己的逃跑技能发挥了作用。

  乌海则一脸不信,上下打量着凌宏。

  “不说这个,你知道那个奥尼尔吗?听说他要来华夏了。”凌宏突然一脸兴奋的对着乌海说道。

  “嗯,奥尼尔?乔治·伯纳德·奥尼尔来华夏?不对我记得他不是已经过世了吗?”乌海一脸懵逼的看着凌宏。

  “乔治·伯纳德·奥尼尔是谁?谁说奥尼尔过世了?”凌宏更是纳闷的问道。

  “没文化真可怕,法国著名画家,我比较欣赏的一位,虽说晚年落寞,但早年也是一名现象级的画家,他……”

  乌海进入了讲解模式,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多数人都听不懂的资料,而凌宏侧过身体,并不想和他说话,什么鬼,完全说的不是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