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八百九十章 攻克三色豆中

第八百九十章 攻克三色豆中

  周世杰对袁州那是当做自己的弟子来爱护的,既想他在厨艺上吃些苦,磨练磨练心境,以后能有更大的进步。

  但另一方面,周世杰又想袁州就这么一直顺利下去,他内心是很纠结的。

  是以,这乍一听连木匠用一个失传好几百年的菜考教袁州,周世杰的心里自然是担心的。

  周世杰打电话来的时候,袁州刚刚才走到金发批发市场的大门,准备打车离开。

  既然有了和连木匠的约定,袁州自然也不乱逛,准备直接开始研究三色豆的料理。首先就是要买豌豆、红豆、黄豆三种豆子,还要大小差不多。

  毫无头绪,袁州正准备问系统的时候,周世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会长?”袁州接起电话。

  “小袁啊,这几天怎么样。”周世杰亲切的问道。

  “很好。”袁州道:“和往常一样。”

  “那就好,最近刀工怎么样。”周世杰惯例的询问道。

  “天天在练习。”袁州道。

  “那就好,刀工是基础。”周世杰说起另外一件事:“我小儿子在海外留学,刚刚读完研准备回国了,我想带他来店里吃个饭,让他领略领略华夏美食。”

  袁州应承下来,实际上周世杰也是有私心的,他小儿子今年二十多岁,俗话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疼幺儿,所以说周世杰是很喜欢这个小儿子的,从小就跟着他姑姑在外面留学。

  虽说周世杰并没有强迫小儿子接手他的厨艺,但也想让小儿子对华夏美食保持一定的敬畏。他觉得袁州和自己小儿子差不多大,肯定能办到。

  周世杰话锋一转:“你找连木匠去了?”

  “想做个柜子,用来放东西。”袁州没意外周世杰为什么这么快就知道了,现在一个电话一个微信太方便了。

  “那老头提的那个三色豆,原名叫三香放海,出自一本明末的叫宋杂俎的古籍。”周世杰也没多问,直接开始说起了三色豆的来源。

  “那连木头为了他的榫卯家具,常常翻阅古籍,就看到了这么个菜,上面的记载一共就只有两句话。”周世杰接着说道“好像是什么,善,三豆俱香,似海,具体我也不清楚。”

  “谢谢会长。”袁州琢磨,似海是什么意思。

  “谢什么,还没说完,这豆子我也试过,但没成功,不敢说这菜是不是真的存在,但做是肯定很难的。”周世杰道。

  “我会努力。”袁州认真的说道。

  “知道你会努力,但不成功也没事,要个柜子还不简单,实在不行,我去给你打一张。”周世杰笑着说道。

  “您不是厨师吗?也是榫卯家具?”袁州惊异的问道。

  “想什么呢,我说的是拿着我的刀,去请连老头打张柜子。”周世杰没好气的说道。

  “哦哦,不用,谢谢会长。”袁州脸上露出点无奈的表情,拒绝了。

  “那行,你要是做出了这个菜,一定要叫我。”周世杰叮嘱道。

  “好的。”袁州应下。

  “那行,我让丽丽给你送宋杂俎这书过来。”周世杰道。

  “麻烦会长。”袁州客气又认真的说道。

  一本明末的古籍,能说给袁州看就给他看,袁州心里自然是感动的。

  “行了,就别客气了,要是你做出来了,可以说是厨艺界的一个里程碑,一本古籍算什么。”周世杰豪气的说道。

  “肯定会成功的。”袁州肯定的说道。

  “那行,我就等着看连老头惊讶的表情了。”周世杰笑眯眯的说道。

  “嗯。”袁州点了点头,并未多说。

  “好了,不多说了,你研究研究。”周世杰道。

  “好的,会长再见。”袁州说完准备挂电话。

  “那啥,古籍你悠着点看。”这时候周世杰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里传来。

  “知道了,会长放心。”袁州难得的有些想笑,但还是忍住了,忍住的保证道。

  确实,本以为周世杰豪气的连明末的古籍都能随意借人,现在看来还是挺心疼的。

  但就是这样,袁州心里的感动更多了一点。

  挂了电话,袁州直接打车离开了。

  上车后因为时间紧张,袁州直接闭目养神,开始在脑中询问系统。

  而的车师傅见袁州闭目养神也并没有出声,安静的照着目的地开去。

  蓉城的出租车师傅就是这样,既能热情的给路人指路也能安静不打扰的平稳驾驶。

  一闭上眼,袁州就在心里开口了:“系统有个关于厨艺的事情想问一下。”

  系统现字:“说。”

  “啧啧,真高冷。”袁州吐槽。

  系统现字:“宿主请说,小同志请说。”

  “咳咳咳,你还是高冷一点好了。”幸好袁州闭着眼,忍住了咳嗽。

  “系统有没有三色豆的资料。”为避免系统说出更让人眼前一瞎的话来,袁州直接问道。

  “三色豆也叫三香放海,在宋杂俎这本明末的古籍当中有记载。”袁州仔细的补充了一下。

  系统现字:“有记载。”

  “太好了,资料我看看。”袁州立刻道。

  系统现字:“不可查看。”

  “为什么?”袁州问道。

  系统现字:“此菜品为失传菜品,并未在奖励名单上,不可查看。”

  “呵呵哒,那要你这个系统还有何用。”袁州道。

  系统现字:“本系统看好你自主完成此菜品。”

  “这个画风奇诡的系统,你还休息吧。”袁州对于这个小同志的称呼实在有着恶寒,不再和系统联系。

  “系统那里有资料不能看,那么只能看看送来的古籍,但周会长说古籍的记载只有两句话,那么可用资料就很少。”袁州心里不停的分析着。

  “师傅,这哪里有看魔术表演的?”袁州突然睁开眼问道。

  “啊?小伙子要看魔术表演啊?”师傅被袁州一问愣了下,转头看了袁州一眼才反问道。

  “对,有哪里可以看吗?”袁州问道。

  “这个我就听说有变脸可以看的,魔术还真不知道。”师傅摇头。

  “变脸?”袁州念叨了一句。

  “对啊,变脸,那天祥街巷子里的茶馆时不时就有表演,好看的很。”师傅一脸赞叹的说道。

  “现在有吗?”袁州问道。

  “现在肯定没有,还没开始呢,那里晚上七点才开始,不过每天的节目都不一样,说不定就有魔术看。”师傅说着,话匣子就打开了。

  “一般表演道几点结束?”袁州感兴趣的问道。

  “九点就结束了。”师傅道。

  “看来得找个魔术师问问那个豆类的魔法。”袁州心里细细的思考着,他记得在电视上曾经看见过,用豆子变的很厉害的戏法。

  “小伙子到地方了。”师傅脚下刹车一踩,招呼道。

  “好的,谢谢师傅。”袁州摸出钱包,开始付钱。

  “小伙子很眼熟。”接过钱的时候,师傅突然说道。

  “我长得有点像那个帅气英俊而又聪明时尚的名厨袁州,对吧。”袁州不慌不忙的说道。

  “对对对,就是有点像。”师傅连连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不过帅气英俊我到没觉得,聪不聪明我也不知道,但有背景是真的,我们川省一把手经常去店里吃饭,你说没背景能办到。”

  袁州双眼看着的哥师傅,下意识的问:“这事,我这么不知道?”

  川省一把手,是什么情况?

  “你当然不知道,这些事情我告诉你。”的哥师傅一副你不懂,我告诉你的样子,继续道:“你自己想,桃溪路背后就是商业街,这一圈转该开发的开发,该拆迁的拆迁,但只有桃溪路没动,你自己想想,没有关系能行?”

  袁州仔细想了想,好有道理,他一点也没法反驳。

  “所以说,这个世道,没有一点关系根本混不走。”的哥师傅随即又讲述了,他是怎么样怀才不遇。

  直到后面摁车灯,的哥师傅才反应过来,车停着挡路了。师傅接过钱,笑眯眯的说了两句离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