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八百八十二章 我这暴脾气

第八百八十二章 我这暴脾气

  “他只是个打杂的,这绝对不可能。”小赵指着袁州大声的说道。

  理论上来说,小赵不傻,在脑子正常的情况下,绝对不可能当着自己师傅曹知蜀说这话。

  但嫉妒使人扭曲,嫉妒使人发疯,很多看上去非常傻逼的事情,都是因为嫉妒而做出来的。

  更何况,小赵说的也是实话,以前袁州的确是在厨房打杂的,他这样说是维护自己酒店。

  但问题就来了,药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

  所以……

  “这是个疯子?”萌萌难以置信的看着小赵,觉得这人疯的不清。

  “赵信!”曹知蜀转头,声音严厉的大喊道。

  “嘿,我这暴脾气,你是不是想尝尝我老程的拳头,告诉你,今天要是不好好道歉就别想走出这门。”程技师瞬间炸了,撸起袖子就准备开干。

  当然程技师看袁州还没发话,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他是真的把袁州当做师傅尊敬,自然要看师傅准备怎么做。

  倒是袁州看了看小赵然后轻描淡写的开口道。

  “你还真记得我,不过我们好像不熟。”袁州看着小赵有些诧异。

  袁州并不觉得被人冒犯,还老神在在的想着以前厨房的事情。

  要说小赵和袁州有什么仇怨那倒是没有,毕竟曾经的厨房,一个是要掌锅勺的二厨,一个就是打杂的,就是勾心斗角都轮不到他们俩。

  是以,那天小赵认出袁州都让他很吃惊了,现在小赵这明显一副记恨的样子更是让袁州有些莫名,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原来你没有跟着袁主厨学过?”曹知蜀皱紧眉头,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问道。

  “学个屁,曹奸你自己带来的人你给老子个交代。”程技师冲着曹知蜀大声道。

  被这么多人怒目而视,其中还有自己的师傅,小赵一下子有些慌,但看袁州穿着汉服,皱着眉头,一脸不解的样子,小赵感觉自己的那些嫉妒不甘就好似猴戏一般,怒气值直接爆满,瞬间又有了勇气。

  “我说的是真的,他以前就是打杂的。”小赵指着袁州大声强调道。

  “打死打残打吐血,我自己负责。”程技师撸起袖子就要开干,目光四处打量,开始回身找寻身边的工具,这架势明显是要找刀。

  “你着什么急,我自己徒弟不用你插手。”曹知蜀这话还没说完,回身对着小赵就是一耳光。

  “啪”的一声脆响回荡在袁州小店里。

  曹知蜀前面听到小赵的话先是呆了呆没来得及做什么,但这次却果断的出手了,眼神冷漠的看着小赵。

  他这一巴掌到了小赵脸上,小赵并不白皙的脸上瞬间就浮现了几个指印,小赵也瞬间清醒了过来。

  “对不起袁主厨,我刚刚魔障了,对不起。”小赵毫不犹豫的弯腰道歉,语气非常诚恳。

  “这件事情对不起,袁主厨,是我管教不严。”曹知蜀也转身对着袁州低头道谢,表现出了诚恳的歉意。

  袁州还没回答,边上找刀的程技师转悠着,准备试试店里的花盆,闻言立刻开口了。

  “bb两句对不起就想了了这事?我看你是在做梦。”程技师恶狠狠的看着小赵,此时的他和平时憨厚老实,有礼貌的样子,完全是两个人。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老子管教不严我认了,就看袁主厨今天要怎么办,关你什么事。”曹知蜀不耐烦的朝着程技师道。

  “哼,关老子什么事?不怕告诉你,老子才是跟着袁师傅学习的人,算是半个弟子。”程技师冷哼一声,搬动花盆。

  “赵信你立刻给我滚回去。”曹知蜀一听,立刻回神严厉地对着赵信道。

  “啊?”赵信有些懵,愣愣的看着自己师傅曹知蜀。

  “不走,等着他砍死你不成。”曹知蜀指着已经搬起花盆的程技师冷冷的说道。

  “哦,好。”赵信这才发现程技师是真的要砸人,看那架势绝对不是开玩笑,转身就开跑。

  程技师拿着花盆就要扔出去。

  “不准砸花。”袁州立刻道,这盆栽可是袁州花五十多块新买的。

  袁州一开口,程技师立刻停住,放下花盆,看小赵跑了,立刻小跑追出去,边追边喊:“你别跑,你给老子站住,今天老子不恁死你,我名字倒过来写。”

  两人就这么一会功夫就跑没影了,还是萌萌见机的快,跟着程技师跑出去,怕出事一直在喊着:“程师傅你冷静点。”

  这一下,店里一下子就剩下袁州和曹知蜀两人了。

  “实在对不起,袁主厨,这小赵可能是魔怔了,是我管教不严。”曹知蜀摸着自己的大光头,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样你看这事怎么办。”曹知蜀就那么站着,看着袁州很有些羞恼。

  可不是,他曹知蜀带徒弟来店里交流厨艺,然后自己的徒弟把自己的对手骂了,还在人家的店里,这简直是上门打脸。

  想着这事,曹知蜀就恨不得把小赵拖回来再踹一脚,对极讲礼节的他来说,这简直是不能再失礼的了。

  至于程技师追杀出去,曹知蜀一点也不担心会闹出人命,程技师是脾气很火爆没错,甚至于还跟周世杰对骂,但有一点,程技师毕竟老了,赵信正当壮年,是以是绝对追不上的。

  现在关键就是,让“受害者”消气。

  “请吃完菜品,就可以了。”袁州淡淡的说道。

  “啊?”曹知蜀有些愣,有点没听懂是什么意思。

  “要是曹主厨不吃完,下次就不能来店里吃饭了。”袁州这话说的有些幽默,还特意指了指墙上那条不能浪费的规矩。

  曹知蜀见袁州脸色淡然,毫不在意的样子,也知道这是袁州给的台阶,心里既是佩服又是感激。

  将心比心,这事要是搁在他自己身上,他可不会就这么算了。甚至说就算碍于礼节不会发作,但心中也会想,谁知道这人是不是故意来打脸的,就是因为输不起,用自己徒弟当出头鸟什么的。

  并非思想龌龊什么的,但实在是太巧了,刚说完你的水煮鱼比我的好,徒弟就口出狂言了,这真的是。

  “我特意做的一人份。”袁州还补充了一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