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八百八十章 曹知蜀的特殊要求

第八百八十章 曹知蜀的特殊要求

  现实里看见后,小赵跟在两人身后,心里不停的开始吐槽。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哪有网上传得那么神乎其技。”

  “街道虽说干净,但这么多小摊子,太乱了。”

  “真是小店,竟然连招牌都没有。”

  “店里装修还算不错,但也只是普通。”

  “还有两幅画挂在天花板上,真是附庸风雅,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顺手买的,作者是叫鸟三每?听都没听过。”

  小赵从进入桃溪路开始,嫌弃的目光和心里的腹诽就没有停下过,什么这里不好,那里不好,跟蜀楼雅致而古典的环境根本没法比。其实根据小赵的心理活动,就完全能知道他是走到什么位置了。

  当然,他不傻,之前已经被曹知蜀骂过一次,所以无论内心活动再多,脸上也没有表露出其他表情。

  “袁老板这么快就回来了。”萌萌看见袁州领着客人,很知趣的没有多问,只是娇柔的问道:“做菜的时候,我能不能看,我保证只是看。”

  “不要出声。”袁州冷淡的说了一句,也就代表答应了,萌萌喜出望外,连忙点头,然后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

  袁州今天精心准备了两道菜,正准备报出菜名的时候,曹知蜀率先开口了。

  “抱歉袁主厨,不知道今天的交流我能不能提一点意见。”曹知蜀脸色充满歉意。

  袁州去蜀楼都是有什么吃什么,现在他做客还提要求,所以曹知蜀会充满歉意也是正常。

  “请说。”袁州道。

  “听小徒说,袁主厨对水煮鱼也有钻研,所以不知道今天的菜能不能有水煮鱼。”曹知蜀又马上补了一句:“当然如果食材方面有问题就算了,毕竟我请求太唐突。”

  “可以。”袁州点了点头。

  小徒说的就是赵信,袁州奇怪的看过去,他什么时候有说过,对水煮鱼有研究了?虽说和准备有偏差,但袁州也答应了下来。

  曹知蜀之所以会这样说,就是因为小赵的话。

  也不知道昨天袁州走后,小赵又说了什么,总而言之正的不作死就不会死。

  “那就麻烦袁老板了。”曹知蜀一脸喜意,认真的道谢。

  “不客气,请坐。”袁州示意道。

  “那我就等着袁主厨你的手艺的,麻烦了。”曹知蜀说完这才坐下。

  “嗯。”袁州这次没谦虚,而是点头应下。

  “今天的菜是水煮鱼和白饭。”袁州临时更换了更相配的菜。

  袁州认为更配水煮鱼的,没错就是白饭。

  “好的。”曹知蜀愣了下,没想到这么简单,要知道之前蜀楼可是准备了又准备,但客随主便,是以曹知蜀还是认真的应下了。

  “这袁州,还真是敷衍,以为交流会随随便便就可以?”小赵心中先是这样想,然后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也是,这种规格的小店,也不会准备太多材料,否则卖不完食材就不新鲜了。”

  小赵觉得袁州小店如此出名,至少在食材上应该是新鲜的,也确实不怪小赵骄傲,蜀楼的食材库可不是一般的大。

  从每日最新鲜的蔬菜、R类到鲜活的河鲜海鲜,以及高端的燕鲍翅参无一不齐备着,就等着他们这些厨师尽情的取用。

  小赵想的这些袁州自然是不知道的,他正在认真的和系统算账,改变了菜材料的价钱自然也改变了,是以必须把刚刚收的钱多余的吐出来。

  袁州是没有什么想法,不过坐下的曹知蜀环视店内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让他意外的人。

  “程主厨,你怎么在这。”曹知蜀皱起眉头,出声问道,虽说称呼还是主厨,但硬邦邦的声音就能够听到,两人关系很差。

  曹知蜀一出声,小赵也下意识转头看去,不再挑刺般的看袁州做菜的姿势。

  “关你什么事。”程技师连头都不愿意回,直接不耐烦的说道。

  “你也来邀请袁主厨?实在抱歉这次被我占了先机。”曹知蜀看了看程技师的认真盯着厨房,又看了看在厨房忙碌的袁州,做出了最合理的猜测。

  听到曹知蜀这么说,反应最大的不是程技师,而是小赵。

  小赵的内心非常不甘,不过是一个打杂的,怎么就能和自己的师傅比肩,现在还有各种名厨来邀请。

  是的,小赵还真认识程技师,毕竟程技师本身是大厨不说,微博上还挂着他在国外的评价,能不认识吗。

  “等会做了菜,才有你好看的。”小赵心里发狠。

  “呵呵。”倒是程技师因为是在袁州店里,他全程压着脾气,懒得和曹知蜀说话。

  “看来你在袁主厨面前还是表现的很有礼貌,就是不知道能保持多久。”曹知蜀调侃。

  “比你久。”程技师说这话的时候终于回过身,一脸认真的说,要知道他已经保持快大半年了。

  这次轮到曹知蜀冷哼一声,不理会程技师了。

  说起来这两人一见面就怼起来肯定是认识的,并且还很相熟。

  事情倒是简单,两人参加一个厨艺交流就认识了,因为一些厨艺上的事情有了分歧,曹知蜀认为美食应该承载这一部分的历史,历史河流中美食是极大的一个分支。

  但程技师的看法很简单,美食就是美食,说破大天也只是食物,必须要太多琐碎的东西。这简直是世界观的对立,曹知蜀没法说服程技师,而程技师也没法说服曹知蜀,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下来。

  发展到后来就是程技师觉得曹知蜀的礼节礼仪都是做样子,而曹知蜀则觉得脾气暴躁的程技师粗鲁不堪。

  互看不顺眼自然就会一见面就怼起来。

  “咦,没想到程技师和这个人居然不对付。”萌萌眨着大眼睛,小心的左看看右看看,神情有些八卦。

  还好她很清楚,袁州能让她留下就很不错的,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出声八卦。

  店里一时之间沉默了下来,只剩下袁州嚓嚓嚓做菜的声音。

  “师傅喝茶。”小赵这时候发现袁州并没有给他们上茶,就掏出了他准备好的茶水递给曹知蜀。

  小赵递这茶的意思很明显,这是在说袁州不懂礼貌。

  “嗯。”曹知蜀接过小赵的养生杯,他没想到小赵心里的小九九,倒是想起了别的事情。

  “说起来你不认识我这徒弟,但我这徒弟以前可是跟着袁主厨学过的,算起来我和袁主厨还有些关系。”曹知蜀突然对着程技师道。

  这说话的样子明显就是炫耀,我这里有关系,你什么都没有。

  只是曹知蜀不知这却碰了程技师的雷区。

  程技师闻言立刻回头看过去,见小赵一脸惊讶,有带着难以言喻羞愤的样子,立刻嗤笑一声开口。

  “你说什么?他在这里学过,跟袁老师学过?”程技师直接讽刺回去:“完全不可能,他那有这个资格,你怕不是在做梦没睡醒。”

  “小赵你来和程主厨说说。”曹知蜀转头对着小赵,一脸鼓励的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