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七百九十七章 这不可能

第七百九十七章 这不可能

  开始前,袁州闭眼凝神,准备好好表现,只是难免想起了刚刚和女孩近距离接触的感觉。

  刚刚化妆的时候,袁州闭上眼睛,就能感到化妆师冰凉的手,当时心里还是有些小紧张的,身体绷紧。

  袁州默默给自己打气,一定要冷静,他什么场面没见过,他可是见过世面的人。

  然而,“场面”和“世面”同时表示,他没有见过一个叫袁州的人。

  为了分心,袁州一边化妆一边听着店里的响动,等着剧组开始架设拍摄的器具,无论是灯光,还是摄影机。

  因为是定点拍摄,不用移上移下,只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摆好就行。

  所以只是发出轻微的金属碰撞声,副导演邱邱再调试了几分钟,就摆放成功,同时把镜头稍稍的调低,之前两次的经验告诉他们,面点大师的手,比起魔术师的手也不逊色。

  但灯光麻烦了很多,尝试了不少地方都不合适。

  拍摄的时候灯光是很重要的,即使是广告宣传,在其他成员都准备就位之后小龙人才面前的找到地方,为此导演大海还忍不住训斥了一句。

  灯光师诨号为什么叫小龙人?因为小龙人头上有角,换句话说,就是头上有包,时不时的抽风,无论如何大海、邱邱、阿肯、小龙人、白梨、小道等去七人是准备好了。

  拍摄开始。

  而袁州这时候也睁开眼,撇下了脑海里杂乱的思想,眼神沉静,面色沉稳,内心波澜不惊的看着眼前的镜头。

  倒是一旁突然被信任的导演大海,本想说两句什么,但还没开口,冷不丁的就看到袁州闭上了眼睛,一时之间有些噎住。

  等袁州睁开眼,导演大海又觉得现在要是不说开始都有的破坏气氛了,也就咽下到嘴边的话,对着一旁的场记喊了一声。

  “开始。”大海道。

  “大师记录第一场第一镜开始。”场记立刻对着镜头拍板,然后就开始了。

  因为所有的音效和旁白都是后期制作的,现在除了镜头转动的声音,一时之间倒是安静的落针可闻。

  袁州看了一眼镜头,然后就低头开始了手上的工作。

  拍摄的气氛很是严肃,就连一旁的酒客都认真的屏息凝视看着,而大海则从画面里看袁州。

  画面的里面的袁州神情不像刚刚那么严肃了,反而带着点轻松,带着口罩的眉眼明显松快下来,手上的动作倒是不停。

  “镜头往下,手。”大海轻声对着掌镜的邱邱说道。

  旁边还有人辅助,邱邱虽说挂着副导演的名字,但拍摄广告,哪有那么多分工,所以实际上是摄影师。再有大海和邱邱配合挺默契的。

  一听大海的话,邱邱立刻调整镜头专门对着袁州的手开始拍摄起来。

  七人各司其职,都能有事情做。

  因为是晚上做的,是以材料是袁州早就准备好的,毕竟这米可是需要浸泡一整天的。

  是以,袁州端上来的是一个白瓷大碗,清亮亮的水里浸泡着大约八分满的米粒。

  每一粒的米粒都洁白晶莹,被泡的胀大了肚子,看起来白白胖胖的特别惹人喜爱。

  “砰”袁州从琉璃台下轻轻抬出了一个石磨,这个石磨呈现一种青色,但却很是温润的样子,要不是下面有细细的齿轮,看起来都好想一整块上好的玉石了。

  “啧,袁老板这又换了块石磨,这是第几块了?”陈维在一旁小声的转头说道。

  “你倒是记得清楚,这是第五块了,每一块都颜色和大小都有点不同,上一次磨面的是土黄色。”姜嫦曦淡定的回答。

  “你不是比我记得还清楚。”陈维没好气的白了姜嫦曦一眼。

  这家伙一有机会就调侃人,什么时候都不放过。但也不得不说,陈维最近胆子见长,脸姜嫦曦都敢调侃了。

  酒客这里几人小声的讨论,声音很是克制,倒是不影响一旁的录音师收音,而且每次他们都在略微停顿的时候说话的,所以一旁的导演也就没理会这几个观众。

  “袁老板的手还真漂亮。”因为镜头一直对着袁州的手拍,一旁的姜嫦曦也注意到了,惊奇的说道。

  “可不是,就没见哪个男人的手这么好看的。”陈维点头赞同。

  就连一旁的大海都忍不住赞同的点头,要知道那些大师的手也都好看,但也都没有袁州的好看。

  毕竟那些大师少说也是五六十岁了,最年轻的一个都有四十六了,而袁州今年才二十多,自然更好看。

  也确实是,袁州的手真的很好看,纤长而骨肉均匀,指甲短而干净,五指紧握在棕色的磨把上,露出来的小手臂在转动磨把的时候肌肉线条紧绷,看起来还真有几分男神的样子。

  说一句手控福利,丝毫不夸张。

  是的,这时候的袁州正在转动磨盘,一心一意的磨米浆,时不时的加水,一旁不管是拍摄的还是观看的,一时之间都被袁州牢牢吸引。

  “原来看人做菜这么赏心悦目。”这是所有拍摄的人心里所想的,而且之前拍那些大师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

  而其余的酒客都是来过袁州小店吃饭的,倒是习惯了,而拍摄的团队是第一次来,也就认认真真的看着。

  “你怎么不说话?平时话那么多。”陈维突然对着一旁沉默许久的方恒道。

  是的,自从开始拍摄以来,这方恒就一言不发,就盯着袁州看。

  “那也没有你的话多。”方恒几乎是下意识的回道。

  “如果我想得没错的话,袁老板今天要做的是蒸凉面。”方恒又道。

  众人把目光聚集在方恒身上,每当这个时候都会出现一个数据帝,这位亘古不变的规律,这次也不例外。

  “蒸凉面?凉面我倒是听过,蓉城大街小巷都有卖的,但蒸凉面是什么东西?”

  “凉面也可以蒸来吃?”

  凉面这东西,是很普通的小吃,在场的人几乎都听过,同时也都知道,凉面放久了就融了,还能蒸?

  想一想,蒸了得多难吃。

  “你们没听过很正常,蒸凉面是我老家广元的特色小吃,又叫女皇凉面,听说和女皇武则天有点关系,具体我也不清楚。”方恒作为广元人,虽说已经不长回老家了,但对于从小吃到大的小吃,还是很清楚的。

  方恒没有过多介绍,下一句话才是关键:

  “我觉得袁老板做不出蒸凉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