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失传的技艺

第七百三十三章 失传的技艺

  老人说的第一件事是他最近的经历,老人的职业是骑三轮的,三轮车这种交通工具,严格来说在蓉城是不允许载客的。

  被交警抓住,虽说不会被没收载客工具,但罚款两百是要的,这得是一两天都白干了,是以三轮一般在小巷里转悠。

  大概是半个月前,老人钻进一个小巷,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这么说吧,那肝脏如果不做熟,能直接吃吗?”老人讲到一半提出了一个问题。

  无论是什么肝脏,本来就会有腥味,网络上面常说外国人不吃肝脏,实际上这样说是不完整的,是美国人不吃肝脏。

  英国人传说中的黑暗料“哈吉斯”就会用到腰子和肚子,德国人更是吃血肠吃得欢,法国也有一道用大肠和小肠,再加些面包屑制作的保留菜式,盖梅内香肠。

  而美国人不吃肝脏,除了肉食产量过甚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人根本不懂得料理,他们料理内脏就是用清水煮,简直难以下咽,相信若不是没食物,是不会有美国人想吃这种东西的。

  煮过都很难吃,更何况是生吃,是以在场的小伙伴都纷纷摇头,生吃怎么吃。

  事关美食,所以袁州也不露神色的听着,就从他所知道的料理而言,都是需要油酥、蒸煮等手段煮熟,特别是肺,光煮熟都没用,还需要繁琐的料理。就好像古代有一道名菜叫马肚盘,主要食材是马大肠和马肚子,还需要把马油塞进肠子里清洗。

  最为关键的是,袁州还问了系统,就连系统都说,是不存在这样的菜式。袁州认为最能够体现华夏古代人民智慧的,有两个地方,其一是建筑,其二是美食,关于这两点,可以说是挖空心思,创造了很多现代都破解不了的技术。

  袁州屏气凝神听着,想知道老人到底想讲什么,至于乌海,那别说了,聚精会神,关于吃没有他不感兴趣的。

  “我在巷子里面遇到一个,比我年龄还大的老大哥,穿着中山装,他坐在菜市场门口,然后菜市场里面的羊肉贩子就会把羊肝免费送给中山装老大哥,而且即使有人买,菜市场的人也会说没有,然后直接送给中山装老大哥。”老人讲故事的天赋很高,几句话就抓住了人们的耳朵。

  蓉城位于西南方,并不是喜欢吃羊肉的西北方,所以一般的小型菜市场是没有卖羊肉的。

  在蓉城这边,羊肝并不容易买到,原因不是因为贵,主要是因为少。简单来说,羊肝还是能卖点钱的,但肉贩子宁愿送,也不宁愿卖,这还挺有意思的。

  接下来老人就解释了原因,继续说道:“我好奇的问了问羊肉贩,为什么宁愿送,也不宁愿卖。他告诉我,中山装的老大哥能够做出很好吃的羊肝菜来,反正也卖不了几个钱,还不如让羊肝变成美食。”

  有意思的羊肉贩,当然更让袁州注意的是,好吃的羊肝菜。

  羊肝菜做法很多,最常见的是羊杂汤,常规做法好像什么爆炒、凉拌都可以,搭配韭菜、孜然、白萝卜都是没问题的。不常规的,袁州也知道羊肝婴儿米糊。

  要什么样的羊肝菜,才能够让羊肉贩心甘情愿的送羊肝?

  “我对吃很感兴趣,所以老头我就过去,找那中山装老大哥。”

  不得不说,这骑三轮的老人真欢乐,之前是卖艺师傅,现在又是中山装老大哥,到处搭讪,也真亏得年纪大,并且笑呵呵的面善,不然真容易被当成骗子打死。

  “中山装老大哥是一个好客的人,就邀请我去他家里吃饭。”老人道:“我就把我的三轮车停在了路边。我刚才为什么会问那个问题,是因为老大哥做的羊肝菜,就没用那些煎煮焖炖各种手段。”

  老人放出了炸弹一样的消息。

  本生内脏就腥,再加上羊肉本身的膻味,这种情况能不煮熟后,能吃?

  这下子袁州原(wei)本(zhuang)的高冷形象都保持不住了,真的有这样的菜式?竖起耳朵认认真真一个字都不落下的听着。

  “我听老大哥说,这道菜名字很简单,就叫羊肝生,就像是鱼生、牛生一样的。”老人道:“非常非常好吃。”

  老人竖起大拇指继续夸奖:“反正我没吃过比那更好吃的羊肝菜。”

  “是什么样子的?真的不是熟的?!”乌海立刻接话,他问出了袁州想问的问题。

  “名字叫羊肝生,肯定是生的,至于样子,羊肝是切成丝的。”老人一边回忆一边说:“然后好像还加了生姜丝和萝卜丝作为配菜,味道真是不错,我形容不出那个感觉,对了还放了醋。”

  “羊肝生吃,不腥?”

  “会不会跟切丝有关系?”

  食客连连提问,其中乌海是最积极的。

  袁州就皱眉了,这完全不可能才对,按照老人的描述,这道菜应当很难吃,哪里会可口。

  “系统,你不是说没有肝脏生食料理吗?”袁州问道。

  系统一开始没说话,然后几秒后,才现字发布了一个菜单:[羊肝一个,水浸,切细丝;生姜四两,切细丝。萝卜二个,切细丝;香菜、蓼子各二两,切细丝。右件,用盐、醋、芥末调和。(备注此菜不成立,腥味太重,影响口感。)]

  袁州从系统那里得到了资料,肝生是一道古菜,源于元朝,在饮膳正要里面都有记载,但系统判定腥味太重,影响口感,所以不成立。

  其实这很正常,并不是所有古菜都很好吃,总有一两个不成立,就好像这一道,萝卜、香菜、生姜再加上芥末调味,这些东西都是去味的没有错,也即使用开水泡也能去味,但这样真的不足以掩盖羊肝本身的腥味和膻味。

  没毛病,但现在老人清清楚楚的说了,味道很爽口,并且还强调了几遍。能这样说,不说完全没味道,也是腥味膻味很小才是,可羊肝的做法根本达不到。

  “难道是蓼子的原因?”

  肝生中唯一陌生的食材就只有蓼子了,蓼子全名是蓼子朴,是一味中药,把它作为食材的时候极少,其主要原因就是蓼子朴生长在内蒙附近,袁州没听说过它是去味作料。

  所以老人口中的肝生到底是什么情况?

  袁州打定主意准备亲自尝试,然后才放下心中的思虑开始继续做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