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七百二十五章 神奇的泉水豆花

第七百二十五章 神奇的泉水豆花

  

“这是什么味道?”吕咸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碗里平凡无奇的豆花。

“难道我这么快味觉退化了?”吕咸再次尝试一口豆花。

不过这次是准备蘸料的。

袁州端来的豆花是方方正正的一块,刚刚被夹了一个角,而现在再次被夹起一块。

其他的豆花能用筷子夹起来的肯定不够嫩滑,而不能用筷子夹起来的也就太过软烂,这两种都不是好豆花。

吕咸自然知道袁州肯定能做到既嫩滑又能夹起来的地步,否则就白瞎了如此大的名气。

但泉水豆花和其他的不同,它就得突出一个嫩和滚,然而这两样不好同时做到。

当年获奖的就是同时做到了,而且搭配极其美味的蘸料一举打败了其他的顶级鲜味的燕鲍翅。

而袁州这个却和吕咸以前吃的任何豆腐都不同。

这次吕咸小心的,慢慢的把蘸上红油辣椒的豆花塞进嘴里。

“唔,嘶,好烫。”吕咸忍不住嘶了一下。

然而就这么一下,嘴里的豆花一下子就化开了,和刚刚蘸的红油辣椒融合在一起,一股豆香味立刻充斥口腔,而辣椒的香辣也刺激起来。

嘴里一下子又香又辣,还特别烫,感觉味觉一下子都被全部唤醒了一般,每一个细微的味道都在嘴里散开,而其中豆花的香、嫩、滑则一种贯穿其中。

美味,爽口!

其中每一个味道都相辅相成,组合在一起后就像一曲激昂的交响曲。

“好吃,热辣爽快,豆花嫩滑。”吕咸闭着眼,一脸的满足。

“果然是惊喜,居然和其他任何的味道都不同,有意思,真有意思。”吕咸边吃边感慨的说道。

“当然。”边上的周世杰点头,当然他的筷子也没停下过。

“果然是泉水豆花,稍稍一抿能感觉都豆花里面的泉水的甘甜。”吕咸点头附和,因为好吃,说话都激动了,不停用果然xx、果然xx的语癖。

“看来你的味觉还没退化。”周世杰揶揄道。

“那是,我可是还有很多美食没吃呢。”吕咸理所当然的点头。

“和那个小兔崽子一样。”周世杰哼了一声。

“不不不,我可不认识他。”吕咸摇头否认。

“我说的是你和那个小兔崽子一样,是个饭桶。”周世杰道。

“吃得多,吃的杂,吃的好那才能叫饭桶,这可是好称呼。”吕咸不以为意,美美的吃了口豆花。

“懒得理你。”周世杰气结,只能默默的开始吃豆花。

不过这一口豆花立刻就吸引住了周世杰的注意力,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哪怕周世杰的厨艺炉火纯青,也尝过史大师的泉水豆花,但也不得不说一句这豆花的美味超出了想象。

“不愧是袁州,竟然在泉水豆花还能做出新意,我们这些老东西看来该退休了。”周世杰感慨的说道。

是的,袁州这一碗豆花让周世杰生出了这样的心思。

“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果真是美味。”吃三口豆花,周世杰就感慨了三次。

这么一会功夫,周世杰和吕咸碗里的豆花就差不多去了一大半了,不光如此,碗中的白饭也渐渐减少,配着豆花不管是味道还是什么,都非常的适合。

周世杰和吕咸来得晚,来的时候乌海都吃完了一轮了,是以他刚刚点的那是第二轮,但就是他第二轮吃完,这两人也才刚刚吃完。

“今晚的营业时间结束,明早见。”袁州在两个小时刚刚过一分钟的时候,说出了这句结束语。

“袁老板再见。”

“袁老板别忘了明天的泉水豆花。”这是看周世杰和吕咸吃,看馋了的食客。

“对对对,泉水豆花。”

“明天见,袁老板。”

食客在袁州说后,纷纷起身离开,但也不忘记自己明天的餐点。

而袁州对于食客的招呼,一律的回答都是“明早见。”

毕竟人就是这样的,吃了早餐就开始想着中午吃什么,吃着午餐又开始想晚餐是什么,现在晚餐结束了,自然要想着明天吃什么了。

人来去的很快,周佳和暮小云相携离开,而申敏则机警的去了酒馆二楼开始收拾准备酒馆营业。

店里一下子就剩下了周世杰、吕咸和袁州三人,就连乌海都离开了。

毕竟乌海是知道的,在非营业时间袁州是不可能做吃的,何况一会他可是会来喝酒的人。

“纯粹的豆香味,极致的黄豆发挥。”周世杰最先开口,评价很高。

“谢谢,您觉得如何。”袁州点头,自然的问道。

周世杰沉默,并未立刻回答,一旁的吕咸倒是开口了。

“和老史泉水豆花各有千秋。”吕咸本来认为他够高估袁州了,九分的功夫,没想到袁州爆了个大的。

不是九分,更不是十分,而是另起炉灶,形成另一种不逊于前者的风范。

“袁小老板这手艺我看是从娘胎里开始练,这才有今天这功夫。”吕咸把袁州细细打量了好几遍。

“我接触厨艺的时间并不太长。”袁州老实的说。

“……”

“……”

袁州说这话完全不是装逼,就是事实,但这话却让周世杰和吕咸集体无语,一脸不满的看着袁州。

要知道接触厨艺时间不长都能有这样的手艺,那他们这样为之奋斗了几十年的情何以堪。

“行了,知道你小子是天才,也别老是挂在嘴边。”周世杰一脸无奈的说道。

“和楚枭一个德行,气人。”周世杰气呼呼的看了袁州一眼。

“不,我比他帅。”袁州双手撑着琉璃台,这一点必须表露清楚。

“哈哈哈,袁小老板有意思。”周世杰是气结,倒是一旁的吕咸哈哈笑了起来。

“难怪能做出这样的豆花,果然是思路与众不同。”吕咸看着两个空碗,认真的说道。

“别卖关子了,你这豆花一点杂味没有,这是怎么弄的?石膏没味我知道,我说的是豆子。”周世杰说起厨艺上的事情,立刻就变得认真而严肃。

而袁州则更加认真,站直身体,拿出了一样东西。

这个东西呈现黄褐色,小臂长,像一个小木棍,一头有一截尖尖的,好像刀片一般,明显是被削成这样的。

不过这东西一拿出来,周世杰立刻站起了身,惊讶道“你用这个切的豆花?”

“是的,竹刀毕竟带有竹子的清香味,其他还好,豆花娇嫩,用豆杆做刀最好。”袁州自然而轻松的说道:“不起眼的小技巧,没有什么。”

完全没有吃了二十几碗豆花,熬夜想了一晚上的样子,语气那叫一个随意。

所谓的装暗逼,说的就是袁州现在这个样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