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七百二十一章 最原始

第七百二十一章 最原始

  门檐乌海,又叫乌门檐,这是乌海今年才有的新外号。准确来说,乌门檐这称呼应当是赞扬,原因就是在不久前年初举办的“世界青年画展”,乌海一幅画,创造了画展的最高成交价。同时,也是被诸多国外媒体称之为“从未有过的天才视角”、“第一个抬头看世界的人”,大受好评,力压其余国家的天才画家。

  能够说是扬国威,而乌海参赛的画作,则就是,也就是乌海当初躺在地面,用仰视的角度,观看了好多天所创作的画。

  是以,称呼乌海为门檐乌海,或者是乌门檐,除开是画名,还有是华夏画坛对外门檐的意思。

  高颂既然能够说出乌海这个称呼,证明她也是关注画坛的,再加上她是姜嫦曦的朋友,乌海的特征实在是太好认了。

  “没错就是画画那个。”乌海重复:“能不能喝杯西瓜汁聊聊。”

  在袁州来看,乌海这个搭讪太粗糙了,一点也没有技巧,这个样子会给女方一种急躁的感觉,如果是他,绝对能更加完美和不露痕迹。

  “也好,正好我经常看画展,对画画也很有兴趣。”高颂答应了,说真的她还真是一个业余的画画爱好者。

  “那……高老师我先回去了。”女学生知趣的离开。

  女学生立刻后,两人又一人点了一杯果汁,高颂一点也不怯场,率先的抛出话题“听说你很喜欢抢人东西吃。”

  听说,听谁说?肯定是姜嫦曦,若是平时乌海肯定不会背锅,会据理力争,但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是以,直接开门见山。

  他问“美女你刚才说舞蹈是技巧性,和赋予了很多作用是不是。”

  还知道找共同话题了,袁州摸了摸下巴并不存在的胡子,心里很是满意。

  “是这样没错,无论是竞技,或者是社交,甚至于现在爷爷奶奶辈跳的广场舞都是有作用性的,广场舞的作用是娱乐,丰富老年生活。”高颂补充。

  “美女就是美女,果然脑子不好使。”乌海此话一说,高颂直接呆了。

  高颂不明白乌海这话什么意思了,搭讪?虽然被搭讪的次数很多,但高颂从未见过这种操作,一上来就说脑子不好使。欲情故纵也不像,高颂还是清楚的能够感觉到,乌海这话是很认真的在说。

  还有,乌海是真的请她喝了西瓜汁,付了钱的。

  画坛流传,乌门檐脾气非常不好,求画的失败率是百分之九十九点八,现在高颂是相信了。

  “有什么不对,请指教。”高颂涵养也挺好,没生气反而询问。

  “你认为最完美的艺术是什么。”乌海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道。

  “歌剧,歌剧吧。”高颂想了很久才回答。

  瓦格纳、威尔第、奥芬巴赫、莎士比亚等等,歌剧大师太多了,这是高颂经过深刻考量,才做出的回答。

  “歌剧,威尔第。”乌海道:“一个不会外语的华人,怎么感受?”

  高颂不明白的乌海到底要说什么,但知道肯定是有东西要表达的,所以没有着急回答,只是静心听下面的内容。

  “我认为完美的艺术很简单,就是所有人都能看懂,所有人都能有所领悟。”乌海首先说道。

  紧接着又道:“歌剧、歌曲甚至小说,都是语言和文字的禁锢,语言不同,即使有翻译,也看不到原作者真正的文字。”

  “所以只有绘画和舞蹈才是最完美的艺术。绘画不需要文字,也不需要分为油画、水墨画、版画等等分类,在原始的时候,人用树枝在地上写写画画,后来绘画变成记录,但最原始,最根本的绘画,没有承载任何作用,只是情绪的表达,任何人都能完完整整的,观看原作者所要表达的东西。”

  乌海是难得如此严肃的说一件事,不得不说板着脸的乌海还是很有说服力的,包括高颂在内,都静下心来,听乌海的叙说。

  “舞蹈也是一样,一开始在还没有舞蹈这种概念的时候,原始的人们高兴的时候,或者是伤心的时候,都喜欢用手舞足蹈来表示,和绘画一样,舞蹈并不是用技术驾驭,承载了很多作用,舞蹈起源一定是原始的。你现在所认知的起源,以及所教的东西,实际上不过是剥离了最核心的部分,退步而形成的。”

  待乌海话,所有人是明白了,并不是乌海学会了搭讪,他请高颂喝西瓜汁,只是为了开怼。

  “活该单身狗一辈子,好不容易搭讪了一个漂亮妹纸,竟然这么说话。”袁州在一旁恨铁不成钢,暗自吐槽。

  乌海执着的东西不多,只有美食和绘画,前者能够让他不要脸不要皮的抢东西,而后者则造成了现在的情况,很大程度上,乌海真的喜欢绘画是因为绘画没有文字,任何人交流起来都没有阻碍。

  高颂也不是省油的灯,面对乌海的全盘反驳,她抿了一口西瓜汁之后,也面不改色的回答:“绘画、舞蹈,情绪的发泄,我基本认同这个观点,至于退步,有技巧就是退步?换个角度想,更有技巧性,更有规范性,难道不是进步?”

  “就好像我,开心的时候,也能够在舞蹈室跳一支拉丁,我伤心了也能够消磨汗水,赋予了更多东西,难道不是让舞蹈更有价值?”

  “原始的东西一定是好的?现在的发展,一定没有意义?”高颂反声质问。

  “现代的不一定是错的,原始的不一定是好的。”乌海道:“但你替换概念的功夫,真的和你外形有得一拼,是进步还是退步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告诉你,绘画和舞蹈是最完美的艺术形式,还有就是你刚才说的话,是错的。”

  高颂可不是那种随便一两句,就认为自己是错的,所以再次出声的想要据理力争,结果还没等说出话来,乌海就一口喝完西瓜汁离开了,

  最难受的事情莫过于,一大堆话想说出口,但正主走了,之前乌海的全面反驳,高颂没生气,但现在高颂真的好气哦,什么现在是错的是什么鬼?

  “老板给我续个杯。”高颂表示自己必须再喝点西瓜汁冷静冷静。

  而另一边袁州看着乌海离店的背影,怎么能对美女这样呢?太不特贴了,看着生气了高颂,袁州口气温和的回答:“本店规矩,不能续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