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六百六十七章 过年的外卖

第六百六十七章 过年的外卖

  天气越来越冷,也越加逼近过年的时间,而袁州小店还是照常营业着。

  这不,食客们刚刚发现周佳和暮小云没来上班,袁州小店就打开了大门。

  “哗啦”一声,袁州拉起卷帘门。

  “早,袁老板。”马志达第一个问好。

  “早。”袁州点头,然后侧身让人进门。

  “今天怎么你亲自开门的。”乌海边走进门,边问道。

  “放她们回去过年了。”袁州头也没回的答道。

  “还真是。”乌海咕哝了一句,没多说。

  “那袁老板您过年放假吗?”马志达第一个问出大家关心的问题。

  “三十、初一,都回家陪亲人,也没客人。”袁州想了想并未直接回答,而是这样说道。

  “有没有人那可不一定,那就是不确定?”马志达追问道。

  “嗯。”袁州点头。

  “这还没到三十初一,看来还能再吃几顿。”跟着进来的食客,立刻眯着眼睛笑道。

  “可不是,一想到得好久吃不到,就有些心慌。”另一个食客接口说道。

  “我三十初一还在,我一直都在。”乌海急急对着袁州说道。

  要知道他可不回去过年的,自然得告诉袁州,不然来了没饭吃,就不好了。

  “郑家伟会找你。”袁州淡淡的说道。

  “那不一样。”乌海挥手,表示不管这些。

  “你妹会绑了你。”袁州补充了一句。

  乌海瞬间语塞:“……”

  店里进来的十个人边吃着早餐,边讨论过年休息的事情,店外却讨论起了别的。

  “舒坦,袁老板一开门,这街上都有人气,没这么冷了。”有食客眉头舒展开来说道。

  “可不是,就是排队也舒服些。”后面的食客立刻附喝。

  “也不知道袁老板开的什么空调,真是暖和。”食客耸动了一下肩膀,满足的说道。

  就在其他人都在讨论袁州小店的空调的时候,有人突然惊讶的出声了。

  “咦?你怎么也在这里。”说话的人是赵英俊。

  赵英俊对着一个穿着深蓝色的棉服的男人,一脸惊讶的说道。

  “你是?”男人看起来很年轻,眼睛很有神,倒不是特别白,看起来就是经常在外面跑的样子。

  “我是那个程序员,就是那边那栋楼上的那个。”赵英俊指着前面那栋高楼说道。

  “你好。”年轻男人看起来还是没想起来,但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毕竟他常常去那栋楼,去那里工作,有可能确实是见过的。

  “你来这里送外卖?”赵英俊试探性的问道。

  这个年轻男人是一个送外卖的专员,这就是赵英俊认识他的原因。

  因为这个外卖员可能是负责这个区域的,是以赵英俊经常见到他来公司送外卖,还算打过几次招呼。

  “哦,你是那个数码公司的?”这下年轻男人算是想起来了,恍然大悟的说道。

  “对,这里谁点外卖了?这么早就送过来?”赵英俊点头,然后疑惑的问道。

  “你们这一行还真是辛苦,一大早的就要到处跑。”赵英俊不等人回答,就感慨的说了一句。

  “确实挺辛苦的,不过今天没人点外卖,我是来这里吃饭的。”年轻男人摇头,笑着说道。

  “额,你来这里吃饭?”赵英俊有些不解。

  其他人赵英俊不知道,但是一个送外卖的月薪肯定不会有他多,就是他一个月也来不了几次,都觉得心疼,毕竟袁州小店这里的东西实在是不便宜。

  “没错,袁老板这里的东西特别好吃。”年轻男人认真的点头。

  “小伙子,你们做外卖的还没放年假呢?”听见对话的食客,有人发问道。

  “当然没有,这不是还得有人留守,我就是今天留守的。”年轻男人点头。

  “这也太辛苦了。”赵英俊皱眉,看向年轻男人的目光有些同情。

  “还好吧。”年轻男人耸肩,一副很习惯的模样。

  “哪里还好,你们这风里来雨里去的,大晚上还得加班送,一天跑那么多趟,这天还这么冷。”有排队的女孩子立刻忍不住说道。

  “额。”年轻男人一下子卡壳,不知道如何回答。

  倒是边上排队的深有感触,毕竟来袁州小店吃饭的不是精英就是白领,平日里还真少不了外卖。

  这样一说起外卖都是纷纷有话说,因为最近的报道的主题就是外卖的辛苦,自然大家聊的也是这个方面。

  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本就是外卖员的年轻男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最近天太冷了,那天送外卖给我的小哥,都晚上十一点了,还得送。”赵英俊附喝了一句。

  “也没有那么夸张,都是工作。”年轻男人忍不住挠了挠头。

  “怎么没有,现在做外卖是确实太辛苦了。”刚刚的女孩子反驳道。

  “辛苦,弄得我以后都不好意思点外卖了。”

  “不点外卖,人家吃什么。”

  众人交谈中透露着同情。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年轻男人忍不住大声了开口说道。

  “那是怎么样?”年轻男人一大声,其他食客忍不住回头看向他,有几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那个十一点的外卖就是我送的。”年轻男人先是紧张的退了退,这才开口对着赵英俊说道。

  “对对对,确实是你。”赵英俊肯定的点头。

  “那天是我最后一个外卖单子,我送完就可以回去休息了,但你吃了外卖应该还工作了很久吧,毕竟我走的时候,你头都没怎么抬。”年轻男人说道。

  “过年加班的多,那天加到了三点,就在公司睡的。”赵英俊点头。

  “你们工作,我们也在工作,只是工作不一样,我是给你们送饭,但我就饭点的时候最忙,其他时候还好,但我看你们也常常加班,所以都差不多。”年轻男人这下子才说出自己看法。

  “就像你们工作完了,来袁老板这里吃饭,会觉得袁老板可怜吗?”年轻男人直接反问。

  这下子,食客们才反应过来,他们虽然没直接说外卖可怜,但意思却就是这样,只是被年轻男子直接点了出来。

  食客们面面相觑,一时之间都没开口。

  “所以,都是工作,风里来雨里去也是工作的一部分。我还觉得服务员不容易,每天都要笑脸迎人。出门挣钱就没有容易的事情,所以没什么好觉得同情的,我都不觉得有什么同情的地方。”

  年轻男子一言,所有人都没什么话了,的确是,谁都不容易。

  “袁老板这里东西好吃,但就是有点贵,不过工作挣钱,那自然也得犒劳犒劳自己,所以我来吃个早饭。”年轻男人这次算是回答了赵英俊的问题。

  赵英俊是最开始问的,也是最先转过弯来的。

  确实是这样,哪怕面前的人没他挣的多,但呼吁尊重的前提就是同等对待,那么外卖也就不需要的额外的同情,因为他们的工作就和大家所有人的工作是一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