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原因

第六百二十二章 原因

  “我和她说,给她穿世界上最好看的婚服,然后嫁给我,所以我就去打工挣钱了。”老人一口喝完迎客套餐里提供的温水,然后开口。

  “这家裁缝店,以前可不是随便能买得起的,不过我去挖煤,才一年就存够了钱,回来了。”老人笑着说道。

  “那为什么童老板还是在这里开干洗店,而您也不在?”凌宏可不像袁州,他问话直接多了。

  “没说完,来了后,我说要这店里最贵的料子做,但是那时候我才发现,这里终究是小地方,没什么好料子,就是那裁缝店里最好的师傅,最好的料子都不配给童童穿。”老头说着还有些气愤。

  “这样的婚服又怎么能说最好的。”老头皱眉,一脸认真的说道。

  “然后您换了个地方找?”凌宏问道。

  “那当然,只是一直没找到能称为最好的婚服,我可不能让童童穿别的嫁给我,后来我就开始自己学着做。”老人回忆起他第一次拿剪刀的日子。

  “我想既然找不那我就自己做一件最好的给童童穿。”老人说这话的时候,自信满满。

  “最好?所以这就是您让童老板等了这么久的原因?”凌宏沉默了一会,然后犀利的问道。

  “我只是想给她最好的,而现在我已经是最好的了。”老人被凌宏一下子问住了,过了一会还是认真的说道。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这是童老板需要的吗?”凌宏这话问的极其不客气和无理,但他还是这么问了。

  “她就应该穿最好的婚纱。”老人还是这么认为。

  “好,就算如此,你为什么说现在你是最好的了?”凌宏简直被这固执的老头气死。

  在他看来,这么多年的等待就为了一件结婚礼服简直是浪费时间。

  而现在老人却还是坚持自己的理念,这让凌宏更加不能理解。

  “因为我现在是世界上最专业,最好的婚服师傅,在外国也是,我做到了。”老人说起这个最好的时候,一点也不骄傲,只是很认真。

  那眼神非常认真,好似终于能实现诺言的认真。

  既没有骄傲,也没有自得。

  这下子,凌宏怔住了,说不出话来,就那么看着老人。

  “他说的没错,他现在确实是最好的。”一旁的姜嫦曦突然出声肯定的说道。

  “嗯?”凌宏转头看向姜嫦曦。

  “知道那场英国凯特王妃的世纪婚礼吧,男女礼服都是出自他手。”姜嫦曦的语气说不清是叹息,还是震撼。

  “以前我结婚的时候,就想邀请他为我做婚纱,最后失败了。”姜嫦曦道。

  “那……,没事。”凌宏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闭嘴不言。

  英国王室婚礼,邀请以为华人设计师设计婚纱,足以证明老人的名气。

  一时之间,店里安静下来,食客认真的吃着东西。

  就连放下餐点的袁州都很轻,也没说话,只是回身,做着自己的事情。

  而老人则开始吃东西。

  一口吃下后,老人笑了笑“真是好吃,童童肯定很喜欢。”

  老人的开口这才打破了店里的沉默,这时才有人开始小声的议论。

  “感觉两人的感情真是唯美,最好的婚服,真美。”有女孩子感慨的说道。

  “哼,让你等三十多年,你可以?”立刻有食客泼冷水。

  “不能,感觉会被我妈打死。”女孩立刻吐了吐舌头,调皮的说道。

  “知道就好。”刚刚的食客一脸了然。

  “这样的等待,完全没办法想象怎么办到的。”食客感动于时间。

  “确实,人一辈子才多少三十年,而童老板却做到了。”食客佩服童老板的坚守。

  “不不不,我觉得这个老伯更厉害,我刚刚看了他的资料,其实他才五十六,但就满头白发了,不知道怎么才做到今天这个位置。”有食客拿着手机,科普老人的信息。

  “什么意思?我看着他至少也得六七十了。”有食客惊讶的看看老人,再看看科普的女孩。

  “真的,资料说他叫莫空,今年五十五,是英国皇室特聘婚服设计,还有后面一串的大牌挂名的荣誉设计师头衔,而且是国内最厉害的婚服设计。”女孩越说越兴奋,那一串头衔直接把人砸的头晕眼花。

  “额,这也太厉害了。”食客们一脸惊讶的看着老人。

  “不止呢,上面写,他只设计婚服,超级专业和执着。”女孩点头,然后继续说道。

  “还是不能理解,最好为什么需要等待这么久,童老板付出了所有的青春年少。”凌宏撑着头,皱着眉头,一脸不解。

  “对啊,他也付出了所有的努力和青春年少,成为了最好。”姜嫦曦点头,认真的说道。

  凌宏耸肩,并不说话,显然还是不能理解这样的等待。

  一个为了一句话,等了三十多年。一个为了一个承诺,成为了世界最顶尖的婚纱设计师。

  三十年换世界最美的一件婚服,值吗?

  一个小时的早餐时间结束了,食客们纷纷离开。

  就连老人也回到了等待的位子,继续等待,不知道会不会回来的童老板。

  “哪怕以前有联系也不会这样。”凌宏看了老人一眼,转身离开。

  至于袁州则不关心,只是照常开着门,确认门口温度不低,就开始弄水果品鉴的事情。

  “乌海这小子,居然不声不响的就走了,还好我有备用人选。”袁州看了看,两天不亮的对面二楼,一脸无语。

  “肯定被妹妹绑架了。”袁州一脸肯定的说道。

  只是正好被袁州说中了,这次国外的活动,乌琳全程陪同,乌海被从机场带回不下五次。

  至于原因自然是因为水果品鉴会,免费的,新鲜的其他水果,乌海能呆住就怪了。

  “和你说了别那么幼稚,撕了床单你也下不去,这里是十五楼,你以为是二楼?”乌琳一脸无语的看着乌海。

  每次乌海第六次逃跑失败,撕了的床单被套才能往下六楼,差点挂窗户上。

  “我只是实验这个床单结实不,毕竟要睡人。”乌海一脸轻松的摸着小胡子,理所当然的说道。

  “现在知道了,明天认真参加活动,毕竟是你答应的。”乌琳一甩马尾,说完就走。

  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哎,我的水果,感觉心好痛,都怪袁老板,什么时候不开,我走了才开,不行,心疼的厉害。”乌海躺在新换的床单上,这次不摸小胡子改摸心口了。

  至于被念叨的袁州,则在几天内发好了请柬,就等着开始品鉴会了。

  而没等到品鉴会开始,老人就不见了。

  袁州知道的就是,童老板好像回来了,又好像没有,不过老人却消失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有没有见过,或者见过说了什么,袁州只知道童老板并未回来住,而老人不再等待,已经不见。

  “本来还想邀请一起来的。”袁州看了看空空的门外,嘀咕了一句。

  ps:还有一更,稍微晚点,菜猫今天恢复更新哟~

  ,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