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五百零六章 郫筒酒

第五百零六章 郫筒酒

  第五百零六章郫筒酒

  “不好意思,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申敏立刻站起来问道

  “你说我们四个人为什么只给两个杯子,还有一个居然不是成套的?”秦先生指着面前的明显和梅花杯不同的白瓷杯子问道。

  “先生,我们这里提供的只有一壶酒,一个杯子,小菜都是另点,除了这个酒鬼花生和油炸辣子是出自我们的小店,剩下的这几个下酒菜是由这位方老板提供的。”申敏并不像周佳那么能说会道,只是一板一眼的解释。

  “方老板的下酒菜是由殷姐姐订的。”申敏想了想补充道。

  “秦先生,酒既然来了,要不您先尝尝?”这次最先开口的并不是殷雅,而是总监。

  “什么意思。”秦先生见总监眼都不眨的看着那个酒壶,疑惑的问道。

  “是这样,您爱喝酒,但对这瓷器可能不了解,但这酒壶和杯子可是好东西,顶好的物件。”总监克制着没伸手拿来看,只是一脸热切的夸着。

  “这个画着花,看起来有几分漂亮的小壶?”秦先生只对酒感兴趣,其他自然不了解。

  “是的,这个酒壶的造价那天咱们喝的波尔多葡萄酒的酒瓶贵多了。”总监认真的点头。

  “好的,既然这样,那我尝尝。”秦先生一听这话,也没辱没他身份,勉为其难的说道。

  毕竟在秦先生看来,瓶子好不一定酒好,但尝尝的资格也算是有了。

  是的,秦先生一来不高兴实则是实在不想喝,他也不是什么酒都能入口的,但这好歹是公司之间,不能说这样一走了知,这明显是不给别人面子。

  “还是怪自己,一听见好酒走不动路了。”秦先生心里暗暗叹口气,伸手准备打开酒壶倒酒。

  “还是我来吧。”总监客气的接过手准备自己打开。

  而一旁的申敏见没事,又自觉的走开了。

  来袁州小店喝酒的客人,在袁州在的时候还会和袁州聊几句,其他一般都是慢慢的品酒,细细的品酒,或者相熟的玩些游戏来坑别人的酒。

  “好。”秦先生一口应下,并没有拒绝。

  总监则点点头,拿过酒壶准备打开。

  “真是入手细腻温润,犹如美玉。”总监感慨了一句。

  另外三个看着总监,也不插话,毕竟三人对于瓷器都是外行,哪怕这是古董三人也瞧不出来,何况还不是,只是技艺高端的美器。

  袁州小店提供的是佳肴,盛装的自然是美器了,这样才能相得益彰,不过袁州本人都不太了解这些美器的价格和珍贵程度。

  “啵”总监打开壶盖,发出轻轻的一声。

  只一瞬间,酒香弥漫出来。

  “嗯?”秦先生,立刻坐直身体,双眼紧紧盯着总监手里的酒壶。

  “秦先生这味道闻着真是不错。”哪怕不喝酒的总监,从这凛冽幽远的酒香都闻出了不同。

  “确实……很……不错。”秦先生点头,话都说不利索了,眼睛还是没离开酒壶。

  总监举起酒壶,轻轻的给配套的梅花杯倒七分满的酒液。

  酒液在梅花杯里清澈见底,酒色淡然,因着杯子太薄,外面画着的鲜红梅花印进了酒杯里面,被酒液这么一浸倒像是酒里有了一朵梅花,透着彻骨的幽香。

  “好酒,好酒,香味凝而不散,气味悠长,却不霸道,至少是十年陈酿。”闻着味道,秦先生开始了品酒。

  秦先生这话一说,三个人一下子松了口气。

  总监抬眼看了看殷雅,秘书长朱莉也看了看殷雅,然后转回去。

  “您喜欢好。”总监笑眯眯的开口。

  “当然。”秦先生动作优雅而快速的接过酒杯,拿到眼前细细的观察。

  “那一会我陪您喝一杯。”总监心里的大石头一下子落下,开心的说道。

  “不用,不用,老程啊,这酒我先尝尝,你一会再说。”眼见总监要给自己倒酒,秦先生立刻阻止。

  开玩笑,这酒一闻味道知道是少有的好酒,这酒壶那么小,恐怕还不够一口的,怎么能让别人喝了。

  来之前他可是听说这老板倔的很,一次一壶,多一两都没有,自然要珍惜着点了。

  “额……”总监一阵无语。

  他是听说这秦先生护酒的很,但也没到不让人尝一口的地步吧。

  “听说这里下酒菜不错,老程你尝尝。”也许是觉得自己有些急切,秦先生又指着满桌的下酒菜说道。

  “都吃,都吃。”秦先生说完还不忘招呼殷雅、朱莉。

  “那行,我吃些下酒菜。”总监也不多说,脸带喜意的准备吃下酒菜。

  “秦先生这酒名为郫筒酒,这边的竹子里是装的酒,用的是活竹酿酒。”殷雅并没有动筷子,而是知情识趣的开始介绍这酒的来历。

  “哦?郫筒酒?”秦先生回话的时候,头都没抬。

  “是的,苏轼曾说的‘所恨巴山君未见,他年携手醉郫筒’指的是这个郫筒酒。”殷雅的化素养还是很高的,信手拈来苏轼的诗句作为介绍。

  “那我可得好好尝尝。”秦先生说完,直接喝下一口。

  酒液入喉,只水稍厚重一点,有那么一瞬间秦先生觉得自己喝的好像不是酒,一点也不清辣,反而犹如梨汁甘蔗浆一般润喉清冽。

  “嗯。”秦先生轻轻哼了一声,表情满足而惬意。

  这下子,总监和朱莉心里对于这次的单子有了十足的信心,毕竟这秦先生只要有好酒一切好说了。

  “甘、醇、美、香,真是好酒!”秦先生猛地睁开眼,大声的赞叹道。

  “您喜欢好。”殷雅特别乖巧的再次倒了一杯酒。

  “喜欢,这酒的滋味真是平生仅见,美妙无,美妙无。”秦先生摇头晃脑的,温和的好似换了个人。

  “您再喝一杯,这酒还有另外一种喝法。”殷雅笑盈盈的递酒。

  “哦?居然还有别的喝法。”秦先生惊讶的问道。

  “是的,一种类似烧酒的喝法。”殷雅点头。

  “烧酒?这酒明显绵软而顺口,如何能辛辣呢?”秦先生拿着酒杯,不解的问道。

  “一会您知道了。”殷雅稍稍卖了个关子。

  “好,我一会必须要尝尝。”秦先生并不计较,在他看来眼前的酒才是最重要的。

  ps:关于断章这个问题,菜猫解释一下,这个真的不是故意的,一般是这个故事告一段落,菜猫会开始另开一张写,真的不是故意的。

  /book/html/36/36261/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