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四百二十九章 袁州的第一次失败(下)

第四百二十九章 袁州的第一次失败(下)

  “今天的晚饭就吃烧鹅。”袁州看着表皮干燥的烧鹅,很是满意的自言自语。

  说起来系统准备了一个小型的挂炉,就在厨房里,有多小呢,大约就是一次只能挂一只烧鹅。

  袁州伸手习惯性的敲了敲烤炉的外壁,发出轻微的“砰砰”声。

  “这是瓦缸?”袁州以为会是砖头加泥灰之类的,或者直接在地底的深井。

  毕竟深井烧鹅的老式做法就是这样做的。

  而且以系统的能力就是有一口井用来烧鹅,袁州也不会惊讶的。

  系统现字:“是的,其使用石英、长石、黏土等原料配合成的陶土,经过传统的木炭烧制成瓦缸胚子,然后瓦罐坯子经木炭烧制而成陶罐坯,陶罐坯上釉后入炉重复烧制成瓦罐。”

  “瓦罐具有通气性、吸附性好,还具有传热均匀、散热缓慢等等这些特点,极其适合用作烤炉。”

  “当然本系统提供的乃是使用古法烧制,现代法烧制易变形或者炸裂。”

  “又被秀一脸的知识。”袁州一边吐槽,一边认真的看着系统提供知识。

  当然也没有忘记一本正经的嘀咕“被系统秀知识,被伍洲秀一脸狗粮,真是充实的人生。”

  “鹅尾针居然也是陶瓷的,一会的烧鹅钩也是陶瓷是吧。”袁州拿起做成黑铁色的尾针,一脸无语的说道。

  本来袁州看着铁色的尾针,以为就是铁的,但没想到系统还是很丧心病狂的,生铁有味道,但是熟铁就没有了,当然合金的可能最大,但效果确实没有陶瓷好。

  袁州封住鹅尾的速度很快,快速的锁住了香味。

  拿起烧腊勾直接从鹅体亦下处部位勾入鹅腔,将鹅头转过来夹在烧腊勾中,如此夹住鹅颈以免漏气,这期间袁州细细看了看,鹅表面并没有出油的迹象。

  说明前期处理的很好,这下袁州才把整鹅挂在一旁,开始点火预温。

  进行点火前,袁州犹豫了一下,毕竟拿在手上的可不是普通的木材。

  “系统,你用黑檀来烤鹅真的不会被打死吗。”袁州拿着木头,一脸心疼。

  系统现字:“用火烤制需按四时节令,参考五行学说,现为初冬,冬在五行之中属黑色,而黑檀木材区别明显,边材白色至浅红褐色,其为心材黑色。”

  “其黑色的木心五任何特殊气味,正好适宜烤制烧鹅,如此才不违背自然规律,如此有助于人类养生防病。”

  “而且现在黑檀烤制用火的是宿主。”

  “四时节令,五行学说,真是博学。”袁州感慨的说道,然后就发现了最后显现出来的一句。

  “等等,你的意思是点火的是我,要打死也是打死我吗?”袁州一脸惊讶。

  对于袁州的问话,系统毫无反应。

  “系统你真是太坏了,那是因为你提供的材料就是这么极品,所以主要责任在你,我只是个为了厨神目标进发的小厨师。”袁州一边点火,一边甩锅。

  “不愧是硬材还不好烧着。”袁州嘟囔了一句。

  还好过了初期的点火阶段,袁州就很快烧着,并开始增加温度。

  因为挂炉小,而且加热速度快,很快就达到了最佳温度250度,这时候袁州带上防烫的手套,快速的把生鹅挂进了烤炉里面。

  然后“砰”的一声盖上炉盖,开始烤制。

  这一系列的动作袁州非常专注,做的既快速又准确。

  因为烤炉很小的原因,很容易就挂到了烤炉的中线位置,袁州也算松了口气。

  “还好店内温度是恒温的,不然今天稍冷的天气,还需要增加两度才适合烤制。”袁州从后门感受了一下店内店外温度的差别。

  “哗哗”袁州打开水龙头,开始仔细的洗手。

  这个时候袁州就开始仔细的盯着时间,哪怕他预估的时间其实和钟表差不多,但每次第一次做一个新菜的时候,袁州还是会像初学者一样一步步的按部就班。

  当然其中的创新是一回事,中间过程的每一步袁州都会按照既定的计划来。

  “咦,这画是歪了吗?”袁州看完时间,一下子就注意到了挂在天花板的画。

  袁州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噔噔噔”的跑上楼梯。

  从二楼拿出一把极其长的尺子,下来了。

  “啪”的一下按动用来采摘金陵草的脚垫,直接升高到屋顶。

  哗哗的左右摆动手上的长尺子,直到画的四条线和屋顶的四条线全部平行后,袁州才罢手。

  “这样看起来才舒服。”袁州仰头满意的看着回归正位的画。

  不过要是乌海在这里,恐怕会直接吐槽“袁老板是个死强迫症。”

  毕竟上次挂画的时候,乌海可是被袁州指挥的团团转。

  眼力异于常人的袁州,就是一厘米或者半厘米的误差在他眼里都很多,是以乌海是极不喜欢袁州的强迫症,哪怕他是个没好到哪里去的完美主义。

  “咚咚咚”再次跑上楼放好尺子,然后袁州回到了水池旁边。

  “时间刚刚好,还有五分钟用来洗手。”袁州唿出口气,一脸满意的笑容。

  紧接着袁州是示范了一次最为标准的洗手,足足洗满了五分钟,然后才擦干。

  “叮”袁州设置的闹铃也响了起来。

  袁州立刻带上防烫手套,直接拿出烧鹅,小小的打开尾针,正好露出一个鸡蛋大小的口子。

  “现在鹅的内部很嫩,不能使用尖锐物品破坏,那么只能用手。”袁州深唿一口气,直接伸出了自己的手。

  袁州已经是个成熟的,掌握非凡技艺的厨师,哪怕是程技师这样的高级技师也想方设法的想拜入他的门下。

  史上最年轻的米其林三星楚枭,也对袁州的天赋和手艺感到压力,但是袁州现在却错估了一件事情。

  刚刚烤到一半的鹅,不是凡人能忍受的烫,特别是在它肚子里。

  “卧槽!”袁州这句粗话直接冲出口罩。

  因为袁州被烫伤了,就在他使用手指伸进鹅肚子,夹出里面的青梅的时候。

  袁州手上肉眼可见的起了两个光亮的水泡,非常惹人眼球……

  ps:还有一章,嗯,菜猫去吃晚饭了,是晚饭~,对了菜猫的公众号请大家加一下,里面有各种有趣的番外和内容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