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三百二十六章 袁州的汉服

第三百二十六章 袁州的汉服

  解决完李研一推荐的事情,袁州就照常开始了自己的步调。

  ……

  第二天一大早,袁州小店,二层。

  “我站在,凛冽风中,勺在手,笑问天下谁是英雄。”

  与袁州对视的人,真的太帅了,帅得没有一丝丝防备,是以四目相对之际,袁州都有些脸红并心跳加速了。

  终了,手累了,袁州放下了镜子,起床开始洗漱,把寝衣换成中衣,穿上暗纹直裾。

  照例,在厕所对着镜子催眠般的说道:“我是高冷男神,我在高冷男神,我不爱说话,不逗比。”

  其实袁州还是挺逗比,但因为一开始开店,手不知道怎么放,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怎么摆,所以就一律伪装高冷。

  现在是高冷的下不来台了,实际从原则上来说,袁州内心还是很风骚的。

  早餐卖的是灌汤包,人来来往往,中午人更多。

  这个更多是比起先前,对面高档西餐厅开业之后,袁州小店的生意更好了。

  原因是这样的,吃过袁州小店的食客,只有极少极少会被对面拉拢,是以这叫本身客户群稳定。

  而对面高端餐厅,本身也带着一部分食客的,这吃着肯定好奇,为什么对面的小店,在服务环境都不如这边的情况下,价格相同,最关键的是还有那么多人去吃。

  人的好奇心是最重的,不少食客过来尝尝,然后……

  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就像一位经常来店里的食客说的那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袁州就是饮食界的一拳超人。

  “对面的真是好人啊。”袁州看着一街之隔的西餐厅,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老板,三份蛋炒饭套餐,一份凤尾虾。”周佳报餐,然后将两杯西瓜汁端走。

  袁州回神,料理黄金蛋炒饭,拿着勺,挥洒自如。

  “瞧瞧,人家这气质,袁老板五官虽说不那么精致,但人有气质,比外面的古装小生好看多了。”短发妹纸的眼神,就是一副惊为天人之状。

  殷雅上下打量袁州,撇嘴道:“我倒没看出袁老板气不气质,我只看出袁老板生活越来越滋润了,之前的直裾也就是外面几百块的,再瞧瞧这个,暗纹就不说了,领口裙摆袖口都绣有荷花纹,手绣的吧,不便宜吧。”

  汉服一旦和手绣沾上边,没有几千软妹币根本下不来。

  “真是毫无美感,毫无道德底线。”

  殷雅有些纳闷了,毫无美感就认了,这件事和毫无道德底线有一毛钱关系?之前和自己这个闺蜜辩,都输了,是以这次殷雅要反击。

  “团团,你再怎么拍袁老板的马屁,袁老板也不会给你打折的。”殷雅扭头问道:“是不是这样,一毛不拔的圆规。”

  “气质好,这不是世人皆知的秘密吗?为什么你觉得是拍马屁?”袁州脸上带着真切的疑惑,默默看着殷雅。

  “……”殷雅和她闺蜜团团,袁州说得好有道理,两人竟然无言以对。

  “老板,你是怎么做生意的。”

  突然一道男声,将店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袁州也看去,一个四十多岁穿着西装的男子,正怒目而视。

  只听他接下来说道:“刚才我还点一份清汤面,但服务员告诉我,一种餐只能点一份,想要再吃的话,就只能点清汤面套餐。”

  “清汤面和清汤面套餐,一个268,一个308,贵了四十,但只多了个面汤和几瓣大蒜,这不是坑人吗?就算你东西好吃,也不能这样坑人。”

  这位客人,就是从高端餐厅过来尝味的食客,点了相对便宜的清汤面,于是乎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你知不知道满足顾客的需要,是你开店的基本素养。”

  袁州点了点头,他觉得说得很有道理,也就把这番话原封不动的转给了系统。

  “你知不知道,这样容易流失顾客,不信你问问。”见老板点头,西装中年男语气就更加的高涨,这不,还要举例子。

  “帅哥,你说你是不是对于这个规定很不满。”

  点中乌海了,乌海直接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有什么问题,没毛病。”

  西装中年男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着乌海,这怎么能没毛病,不死心接着问。

  “看两位美女像是明白人,美女你们讲一句公道话。”

  殷雅呆了一下,然后才回答:“我觉得挺好。”

  挺好的。

  好的。

  的。

  三个字在西装中年男脑中回荡,还没完,闺蜜团团就友情补刀:“有什么问题,我很喜欢袁老板的规矩。”

  其他的食客,还不用西装中年男问,自己就说话了。

  “我觉得袁老板这样做是为了给我们省钱,否则鬼知道,我能吃多少钱。”

  “如果不限量,我一次能吃三份蛋炒饭,这想想就恐怖,我的小钱钱,都飞走了。”

  “袁老板限量是为了党和人民的。”

  “完完全全没有什么问题,袁老板的决定,袁老板的规矩,我都是百分百支持的。”

  ……

  乌海最后结尾致命一击:“有些少数人,不接受大众的习惯,很正常。”

  他倒成小众了,西装中年男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默默的坐下,然后默默的点了一份清汤面套餐。

  有一句话,叫什么是祖国,祖国就是自己能玩命的喷,可一旦有外国人喷一句,就要玩命杠回去。

  乌海等人也是这样,自己私底下各种喷袁州,不过一有外人说什么,就会顶得对方没语言。

  一个小插曲,食客们继续有条不紊的吃着。

  晚上,第一个到店的依旧是乌海,然后今天姜嫦曦也来得挺早。

  “来这么早,肯定又想抽酒。”乌海嫌弃的看着姜嫦曦,道:“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喝什么酒,会找不到男朋友的。”

  “酒和事业,是我最喜欢的两种东西,恰好我的人生计划里没有男票这种东西。”姜嫦曦接着道:“所以不能委屈自己。”

  乌海发现他竟然无言以对,随着两人的慢慢交谈,人也逐渐变多。

  中午那个西装中年男又来了,他不是乌海这种把小店当食堂的土豪,所以晚上再来是带着一个朋友的。

  西装中年男名叫李虹吉,目前是某家上市公司的高管,每月收入小几万,所以吃个几顿还是没问题的,而他请的人,也不算他同事或者是上司,而是他一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