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三百一十六章一支雪糕的美味(续)

第三百一十六章一支雪糕的美味(续)

  张帆是觉得这事情真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要不是这是大老板,他真想转身就走。

  免费的东西不是那么好吃的,何况是这么贵的,这人情还都还不起。

  这时候黎城开口了“是这样,当时我母亲连厕所都不敢去,自然也不会去倒水喝。”

  “嗯。”为表示尊敬,张帆还是点头应声。

  “当时我虽然年纪幼小,不懂这些,却是知道这个时间不能喊渴喊饿的。”黎城说到这里看了看张帆。

  “老板从小都聪明。”张帆难得开窍的夸赞了一句。

  “也不用说这个,小孩子都聪明而敏感,特别是穷人家的。”黎城笑着说道。

  “老板和常人不同是正常。”张帆继续说道。

  这次黎城只是点了点头,才再次开口“当时你正好站在我身后,靠近车门的地方,穿着一声军装。”

  “我?”听到这话,张帆这才惊讶的指着自己说道。

  “对,就是你,那时候你站在那里,逆着光,看不清样子,我好奇就往你那里看。”黎城眼带笑意的说着。

  “然后呢?”张帆皱眉,努力的回想。

  “然后我就发现你在吃雪糕。”黎城一步步的说着,就是想让张帆回想起来。

  看他还没有反应的样子,又继续说“我当时特别渴,又很热,仗着年纪小,我就问你要。”

  “问我要?我给你买了?”张帆按照一般的猜测说道。

  然后努力的回想,但按照时间算,那个时候他才十几岁,那时候他确实常常坐着绿皮车回家,不过雪糕的事情他还真不记得了。

  “那倒没有,你直接把自己吃过的递给我了。”黎城摇头

  “哈?”张帆有些惊讶。

  按理说不是应该给买一支吗,怎么会是吃过的给别人。

  “我也不知道,现在都还记得你脸色发红,可能是被我想吃雪糕的炽热视线盯的。”黎城顺着记忆慢慢说道。

  “雪糕的味道很好,带着奶油味,又甜又冰,吃了一下子就不渴不热了。”黎城仿佛回忆起了那个味道。

  “那时候基本都是冰棍,这么一说倒是有点映像。”张帆在记忆中翻到确实有这个事情,然而他记得的原因和黎城却完全不同。

  “对,那是我第一次吃到雪糕,真的很好吃。”黎城肯定的说道。

  “你就是因为这个请我吃饭?”张帆表示很惊讶。

  “那时候我太小了,这一根冰棍吃了许久才吃完。”黎城并没有直接承认,但说得话却也是承认的意思。

  张帆知道原因后,沉默了许久才呐呐的说道“谢谢。”

  “现在想起来了吗,相信我没有其他事情了吧。”黎城亲切的说道。

  “是我误会了。”张帆低着头,头顶的白发都暴露人前,他真的不年轻了。

  “那么张先生,希望后天也能一起吃饭。”黎城再次诚恳说道。

  “不用了,谢谢大老板,当年的事情我已经想起来了,您请了这么多顿饭,也早就抵消了那个雪糕了。”张帆难得这么大段大段的说话。

  “不一样的……”黎城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帆打断,今天也是他第一次这么做。

  “对我来说够了,大老板这些真的够了。”张帆眼睛直视黎城,认真的说道。

  “那好吧,一直没有谢谢你,谢谢你的雪糕。”黎城真诚的道谢。

  “大老板别这样说,我这就先走了。”张帆见黎城答应,松了口气,急忙就开始道别。

  “好,再见。”黎城这次很爽快的道别,眼看着张帆快步走远,然后才自己离开。

  两人的对话并没有特意压低声音,是以小店的食客,和排在前面的都听见了。

  安静了一会,突然有个食客开口了,只是没说什么好话。

  “我说这个张帆难怪混的这么差,就是个搬砖的,这是活该。”

  “你怎么这么说话。”另一个食客不满的皱眉。

  “呵,不是活该是什么,这种时候就应该抓住机会,大老板欠他人情,还是这种承认的,这是多大一个机遇,有机会不会把握不是活该是什么。”这位食客哼了一声,继续说道。

  这番话一说,大部分食客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个理,心里都有有些认同。

  “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那位张帆可没觉得自己有恩于黎城。”石总突然开口说道。

  “黎城?等等是那个黎半城吗?”食客突然反应过来,激动的说道。

  “正是他。”石总肯定的点头。

  然后袁州小店里关于机遇的讨论瞬间歪楼。

  基本都开始说起黎城的发家史,可想而知黎城的影响力。

  人们对于白手起家总是充满好奇的。

  一旁的袁州则微微一笑,从头到尾没参加这个话题。

  事实就好像石总说得一样。

  黎城因为当年的事情,所以口味也变了,变成了很爱吃雪糕,雪糕还必须是牛奶味的,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甚至一天一支。

  还有,对于穿军装的人有些天然的好感度,发家后,每年都会拿出一些钱用来帮助转业军人,当然这是无偿的,工地以及其他工作岗位,也是优先考虑退伍军人。

  等等一系列举动,归根结底都是在那样又渴又热的火车里,那大半支雪糕造成的。

  当年的事情对于黎城来说,是个美好的事情。

  但走在路上的张帆却不这么想。

  “哎。”低低的叹口气,张帆继续往前走。

  今天听到大老板是因为二十年前的雪糕找来,他还真有些羞愧。

  没错就是羞愧。

  事实一说开,当年的感觉又回来了,这也让张帆想起了这事。

  “没想到居然是因为这个事情。”张帆有些无语。

  当年他回家,没有座位,站在门边,太热就买了一支雪糕准备解渴。

  才吃了几口,就有个小鬼盯着他,他转了个身,小鬼还锲而不舍的歪头继续看。

  后来实在没办法,他只能鬼使神差的递出自己手里的雪糕,因为他也没钱再买一支新的送人,毕竟那个时候都穷。

  当时他很不好意思,雪糕在高温下融化,流下来,落到手上,是一种粘腻的手感。

  伴随着没钱买的羞耻和把吃过的给人的不好意思,他走到了别的车厢,等待下车。

  是以他不是忘了这事,而是压根不希望记得。

  “早知道当时就买瓶水了。”张帆转头看着已经看不见的小店和黎城,喃喃自语,把喝过的水递给人,应该样子会好看很多。

  同一件事情,但实际上角度不同,留在心底的感受也是南辕北辙的,就像张帆和黎城。

  ps:昨晚菜猫做了个梦,时速变成了一万,然后一次性更新了十章,醒来发现一个字都没有,肯定是梦境魔兽偷走了菜猫的更新,但是菜猫不会屈服的,今天还有更新,应该还有四更。

  在公司偷偷摸鱼码字的菜猫求月票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