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熬鹰航空业 > 第四十四章:就是这样的?

第四十四章:就是这样的?

  果然第二天钟建设的父母两个都请假来看儿子来了,至于来了所里帮着做木质模型这个算不算是接私活,这个就不是杨辉搞的懂的了,不过想来应该不算吧,毕竟还是在基地里做事嘛,最主要的是没有收取报酬不是。

  整个所里是没有车间这种地方的,不过找个做木工活的地方还是有的,前面说过,整个基地二所大多数东西都是木质的,当然就得有负责修理这些坏了的东西的后勤处了,找到这个位于所里边缘地带的小仓库,毫不犹豫的将这个地方暂时征用了,连这里的一位常驻木匠也被征用了,不会看图纸,你来打打下手也好啊。现在这项目科室所里的一项重要项目了,木匠也要有主人翁精神,你看看王大厨就是典型。

  把钟建设的父母请到这间破旧的‘工作室’介绍一番就要开始开工,时间紧迫马虎不得。

  “钟师傅,这次就是请您帮着做一个模型,利弊肯定你也知道了,我就不多说。”

  心里有数着勒,这可是自己能不能以后轻松一点的关键,必须要把这事做好,话说建设这孩子还真幸运,遇到这么好的一位组长,以后可以放心的。

  “放心吧,我们一定两天之内把模型赶出来,这些年还是没把以前的老本行忘掉。”钟师傅打着包票。

  左右看看,总算还是找到了一个可以放图纸的桌子,走过去,把东西腾出来,擦干净。杨辉这才慢慢地把自己的图纸打开来,先是些比较小的零件图,这个图纸还比较小,随便怎么放都可以。

  唯一看得懂的钟师傅仔细打量了这些图之后,心中似有所悟。想来现在钟师傅脑袋里肯定已经在自动脑补零件的样子了,就杨辉感觉这些还是比较简单。

  钟师傅为了赶时间,还叫来钟建设的母亲,将大致的形状说了,一些比较难以描述的就算了。只要能初加工部分就够了,最后的处理还是自己操刀来的可靠。

  听了自家男人的描述,也算是大致明白了,二话不说就到一边选料,开始对材料进行的粗加工,至少要做出一个基本的形状来。

  接着钟师傅又是如法炮制,将另外一个零件的粗加工交给了这里原来的主人来做,当然由于比较陌生,沟通还是麻烦了一下。

  杨辉不是木匠,他连木匠那些东西是怎么用的都不知道,只能在一边看着,免得给人添乱。

  看到在在木工师傅的手下,从一块木料。慢慢的变成不规则的异型件,在交由钟师傅最后测量数据,再对比之后不断修改,一个个零件就是这么成型。

  终于第一个零件最终成型了,这是飞机的一块平尾,当然现在平尾的内部活动机构的设计是还没有完成的,杨辉也是不用管这个的,他只要做出外形就好了,所以这个木质平尾算是相当简单了,直接通过凹凸配合和机身连接就行了。

  整个飞机外形的模型在制造中常规的翼面都是比较简单,唯一困难的就是机体,当然了为了和整个项目组所说的机体区分开来,叫成飞机机身应该合理些。

  整个机身从机头,再到坐舱处,全都是一些比较复杂的曲面,这个时候就只有靠真正的手工打磨了,而这也是最有含金量的环节。

  一直到了第二天下于,整个木质的机身才算是完成,杨辉接到消息,马上就带上最后的装配图纸,往现场赶。

  来到现场杨辉看到的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机身了,钟师傅根据各钟零件的样子,早就大概知道了了是该怎么装配了,已经将机翼装了上去,这个机翼通过一个螺栓与机身连接在一起,以螺栓为中心。可以做后掠25——67的范围的活动,算是在外形上做到了完美模拟狂风战机。

  走过去把正在凭感觉装配的钟师傅打断,把装配图交给他,杨辉开始仔细打量这个机体的形状。至少在杨辉看来两天赶工出来的东西,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可以一用。至少把杨辉要表达的东西都算是表达出来了。

  赞许的点点头,又把钟师傅叫过来,按照装配图的顺序开始做整机装配,这下就快多了,毕竟有图纸按图来就好了,不用按感觉,还要慢慢的来想该怎么装。

  看到一个个零件装上去,整架飞机的形状也就清晰了,虽然没有起落架,飞机模型是用支架支起来的,座舱盖也是用木头做的,看起来一点也不透明,但是这并不妨碍整体的效果,毕竟是模型实现了他的作用就好了,至于是不是美观。这个问题是没有人关心的。

  看到还算可以的木质模型,至少能给人一个直观的外形理解了。不过这个从来没见过的漂亮的大家伙是什么项目?这是制作模型的三人心里最大的疑惑。在这个时候信息还不想后世那么透明,像狂风这种80年才服役的飞机在国内除了专业的情报部门之外也就只有各大厂所的和核心人士能知道了。

  看到三人疑惑的表情,杨辉知道他们可能要想多了,于是解释一番“这不是我们的项目,这是欧洲的一款才服役的飞机,叫做狂风。这是他的10倍缩小后的模型。”

  总算是明白了,原来这是资本主义的飞机,难怪不得看起来这么漂亮,资本主义的飞机嘛,花架子当然好看了。

  这就是当年的主流思想,两侧进气的流线型飞机就是资本主义的飞机,当年强五就蒙受过这种不白之冤,好在最终还是修成正果了,也算是强五的一番离奇身世了。全当笑料罢了。

  “原来是资本主义的飞机难怪不得这么粗大,肯定和资本家一样,肚子里全是劳动人民的血汗,肯动不是好飞机。”管这个仓库的那位木工率先批判道,厌恶的眼神实在是相当到位,肯定是又红又专的无产阶级战士。

  这时候就必须要向这几位参与制造的说一下了,毕竟这个狂风战机是所里赚钱的希望,不然若是他们不配合的话,还就真的有些难办。

  “对,这就是资本主义的飞机,是资本主意的走狗,打手。但是并不代表我们不能利用它为我们服务,我们现在就是做这个飞机的模型卖给资本家们,我们就要用这个来赚资本家的黑心钱,夺回到动人民的血汗钱,为共产主义服务。”

  杨辉的一通歪理下来,这三人也是明白了,原来是用这个赚资本主义的钱啊,这个是真心可以有的,反正那些资本家出了名的黑心,赚他们的钱不算什么,这个好啊。

  “对,的好,就应该狠狠的赚资本家的钱,要狠狠打击这些邪恶的资本家,我们义不容辞。”得,这又是一番批判和表决心,杨辉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些可爱的人们。

  “那好,你们就在这里继续看着,我去请所长和机体的总师来观摩新模型”

  一路上那叫一个高兴啊,这航模事业总算又是步入了新的一篇了。高高兴兴的去请领导现场观摩,有喜事要找领导来,这一点在共和国实在少不了了,算是惯例了。

  所长办公室看的的不仅有所长在,还有书记在,索性就一起叫去吧,

  “所长,书记,现在机体的外形模型已经出来了,要你们来看看。”

  ‘好,等一下,我一定要你们的项目,现在研究所也是一直等到你这个项目大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