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熬鹰航空业 > 第八百九十四章:以物易物

第八百九十四章:以物易物

  “要说留里卡-土星的科研能力,我们那是一百个放心和佩服啊,只不过他们的生产能力就实在是不敢恭维,不过他们对于自己的弱点非常清楚的,所以说上次来我们共和国洽谈的时候就说了,鉴于他们在生产能力上的弱项,并且在考察了我们联合航空动机公司的生产能力之后,认为我们的生产能力非常不错,他们愿意把31F动的技术拿出来,由我们双方合作来建立一条生产线。★”

  留里卡-土星在生产制造当中确实存在很大的弱点,这是他们自己也清楚知道地弱项,而也正因为是这样,加上他们也知道自己是在挖墙脚,肯定要拿出比乌法的大修线更好的东西才能打动共和国,那么生产线也就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当然了,向巧这话还是只说了一半,还有另外一办没有说出来,那就是留里卡-土星要求中航西南拿出巨额的资金用来够买相关技术,甚至还要求31F的动机生产线中的核心机必须要在俄罗斯进行生产,也就是说就算联合航空动机公司和留里卡进行合作,同样也是没有可能实现完整的31F动机国内生产制造。

  反正情况上大概就是这样了,谈判的时候肯定是只说对自己有用的消息,况且向巧同样也不信礼炮-乌法联合体在俄罗斯那边就没有听到留里卡-土星想要挖墙脚的消息,这样一来肯定就更有可能乱了礼炮-乌法的阵脚。

  情况很快就明朗了起来,在听到留里卡-土星的大动作之后,乌法这边是再怎么也没有办法镇定下来了,向巧这话说的也确实是一点儿也不假,留里卡-土星在动机的制造中能力不足,因此才选择同中航西南旗下的联合航空动机公司进行合作,这样搞定31F动机的制造恐怕就容易很多了。

  乌法厂也是同42o厂合作了有些时日,虽然还不清楚整个联合航空动机公司所有单位的技术水平如何,但是光看42o厂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就知道这联合航空动机公司能力不俗。

  之前乌法的毛子也参观过42o厂,那里有cFm-56动机的大修线,大修线是直接就负责了整个cFm-567动机在亚太地区的大修工作,而能够得到通用公司认可,这本身就说明了42o厂在航空动机制造领域很有一套。

  更何况这家联合航空动机公司还有一款性能十分优秀的中推核心机,整个核心机已经成功地衍生出了军用小涵道比涡扇、民用大涵道比涡扇、军民两用的燃气轮机,能够有这样强大科研制造能力的公司作为合作方,到时候要是有留里卡-土星在一旁协助,要不了几年的时间就能够让31F动机的生产线运转起来。

  要说这次留里卡-土星联合体和联合航空动机公司之前的合作项目。若是双方把生产出来的动机只是交付给共和国这边使用倒还不算太严重,但想想这明显就是不可能的事,到时候只要留里卡设计局能够交付动机,你不管是俄罗斯国内还是国外的其它的苏27战斗机采购国,他们可不会管留里卡-土星的动机是不是完全俄罗斯国产。

  况且留里卡作为31F动机的研制单位,在对这款动机改进升级的时候,肯定是要比礼炮-乌法联合体更具有优势,等到留里卡拿出性能更好的动机之后,恐怕也就是礼炮-乌法的大限将至,由此则不能不防啊!

  不需要再回俄罗斯公司那边请示,这关键时刻是绝对不能够再拖拖拉拉,现在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从42o厂引进31F动机延寿技术的问题了,更深层次的则是涉及到礼炮-乌法和留里卡-土星之间的战争。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说留里卡-土星会把31F动机的技术拿出来合作生产,但是我可以非常明确地说,我们礼炮-乌法虽然和留里卡-土星之间有竞争关系,但是我们绝对不可能接受这种要挟。现在我们都请务实一些,拿出一个我们双方都能够承受的条件来,要不然就算你们是现在、马上就和留里卡展开合作,三年之内也绝对不可能大批量生产出31F系列动机,而你们的十号战斗机现在是急需动机。”

  还别说,到头来这话说的也是没有错,现在共和国急需大量的31F系列动机装机使用,而现目前能够满足这一点要求的,就只能是礼炮-乌法联合体,留里卡-土星就算有技术,并且还掌握着未来,同样也没法解决现在火烧眉毛的急需。

  看这样子,明显是大家都要准备摊牌了,也就看最后双方能不能谈出一个都能够互相接受的条件,而这一点就看向巧的能力了。

  “那我看就这样好了,我们也不要求直接出售成品的动机延寿零部件,你们也不要再想着直接购买技术自己进行生产。正好现在我们42o厂的大修线上同样也有一些是我们42o厂自己没法生产,到时候我们双方就用对方需要用到却不能生产的零部件作为交换,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向巧的办法很简单,在这边42o厂的大修线上有些零部件还不能生产的,比如动机的高温涡轮叶片之类的东西,这个是苏联技术路线生产出来的东西,虽然联合航空动机公司能够生产出性能更好的高温涡轮叶片,但是用起来肯定就不匹配,所以在大修中的时候,这些重要部件还需要从乌法进口。

  相应的,乌法现在也需要从42o进口动机延寿零件,那么当双方都有对方需要的东西时,以物易物肯定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谁让这时候共和国以及俄罗斯都对绿油油的美元非常重视,都不愿意花费大量的外汇呢?

  这种以物易物在中苏、中俄之间都是一直存在的,之前共和国采购的第一批苏-27战斗机中,有很大一部分货款就是走以物易物的方式,现在也不过是再来一次罢了。

  乌法当然知道这应该是双方能够接受的最大限度了,就不多墨迹:“此方案我看是可行的,那就采用以物易物的方式吧。”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