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熬鹰航空业 > 第八百四十五章:苦等五十年

第八百四十五章:苦等五十年

  这次从西飞工厂那边生产线上下来的四轰六机体就已经属于是专门为预警机做了特殊改进的,而改进之后的气动外形上除了平尾左右两边加装的小垂尾、机尾下方加装的两腹鳍之外,其它的大概也就只是机身内部做了一下优化。

  先你不能再是之前生产那种要不是机腹里面直接安排弹舱,要不就是安排油箱的设计,作为预警机的载机,最基本的机舱地板肯定是要从前面一直铺装到最后。

  一些在之前o1号试飞机上面就已经测试定型的管线接口,这次的3号机也都是全部预留到位,甚至连飞机的航电系统也进行了小幅度升级,至少飞机的飞行机组成员变成了三人制,导航员的工作直接和通讯员合并。

  不过也由于这刚飞过来o3号机没有装上大盘子,一般人倒也看不出这是要用来改装成预警机的飞机,再加上那边的停机坪也离得比较远,一直在机场外围等待中的一队人马却也只能看到那飞机的一个大概外形。

  这时候杨辉的耳边又传来了德国佬的念叨:“距离我第一次看到这种型号飞机的时候,现在算算已经快要间隔有十年时间了,那个时候我们双方才刚开始商量关于mpc-75项目的合作,而现在看到它的时候,mpc-75都已经投入商业运营快半年时间了,这时间真是过的很快啊!”

  这应该是杨辉第一次遇到德国人感叹时间飞逝,却也是有些少见,正好自己有有点感触,那就一起互相恶心恶心吧!

  “这时间确实是过的很快啊!倒是这轰六系列的飞机却有些上年纪了,不过也还好,它算是老当益壮,像隔壁的图95、B-52也都还是在各种服役当中嘛,所以我们这轰六啊,它也能够修修补补再战五十年。”

  这话就说的有些牛逼了,轰六再战五十年也就是杨辉这种来自十多年之后的家伙才能够堂而皇之地说出来,至少在这九十年代的时候,可还真就没有铺天盖地用老轰炸机装巡航导弹起攻击的说法。

  在这9o年代,最神秘的轰炸机是B-2,而站在风口浪尖的则是三款变后掠翼轰炸机:图22m2/m3、图16o、B-1B,至于图95、B-52、轰6这一级别的飞机,确实在哪里都只能算是人老珠黄。

  对于国之重器的轰六不能说太多,一看到聂总师走过来的时候,话题自然也扯到了这次的中方总设计师,隔着老远杨辉就打起了招呼,快步走过去之后,两人也是颇为正式地握握手之类的,在外人面前还是要装一装的。

  “聂总师,倒是让你又匆匆地跑来这边一趟,但我相信你肯定是对这次安排还是会满意的,走吧!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匆匆赶来的聂总师之前在电话里面就大致的知道一点这次找他来的原因,对于自己这年过半百的时候,还能够参与并主持一款全新的飞机的总体设计,聂总师那可是高兴得紧,要说设计一款全新的飞机,这几乎是所有飞机设计师梦寐以求的最高职业理想,聂总师当然也是不能免俗。

  用眼睛的余光瞟了一眼旁边的德国人,倒是从来也都没有感觉到德国人有今天这么让人觉得顺眼,这又是回应着杨大总经理:“杨总经理这倒是说笑了,现在能够有这等好事,您就算让我从长安一路走过来,我那也是必需要来的,何况这次我坐的飞机其实也不赖。”

  这次聂总师坐的飞机虽然是军用的轰六,但这可是为预警机专门设计优化的平台,虽然轰六在早期的设计中噪音天生就有些大,但是现在使用的涡扇9动机则得益于它最开始是民用动机的设计,因而在噪音上还是做了不错的控制,再加上这飞机的内饰也尽量参考着mpc-75的降噪内饰材料来,所以军用飞机最让人诟病的噪音问题,在这飞机上倒也不是那么明显。

  这里面的原因知道的人自然是清楚的,不知道的人大概也只会认为这是一句托词而已,也并没有谁会对这事当真,所以一群人又一次浩浩荡荡地往公司总部而去。

  ......

  “好了,现在我们的人也都到齐了,我这就正式介绍一下。”

  站在台上的杨辉来到了聂总师旁边:“这位是聂忠良总设计师,正如你们大家所看到的那样,他就是刚才你们看到那款轰六飞机的现任总设计师,而且之前也负责了我国的运七飞机研制,一直到了金琴科总设计师来到我们公司之后,运七系列的飞机才算从聂总师手中正式交割出去,所以现在我们中航西南则正式宣布,任命6o3所聂忠良总师为新中运输的中方设计总师。”

  这会议刚一开始,杨辉也是直接就宣布聂总师上任中方总设计师,算是直接把所有人都还没有定下来的心给稳住。

  聂总师之前虽然已经知道了这事儿,但其实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落地还不到一个小时,大家伙都才刚走进会议室坐下,自己就被宣布为总设计师,按照常规的程序走,自己不应该是还需要做做演讲,之后又是一些考察,直到最后才会宣布任命吗?

  然而,纵使心中有万种不解和疑惑,现在既然都已经宣布了对自己的任命,那他自然也就需要站出来接下这项目。

  “很荣幸,真的是很荣幸能够被大家信任,让我来当这次的中方总设计师。说实话,虽然我到现在都还不清楚这个项目的具体情况,知道最多的就是这次要研制的是一款中型运输机。但是,请大家相信我,作为一位有责任、有担当的飞机总设计师,我为这一天已经足足准备了五十年,我知道这项目将会是我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个大项目,而且毫无疑问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项目,所以我一定倾尽全力做好,谢谢!”

  说完,聂总师那眼里也是闪耀着泪花,苦苦熬了这么多年,想想以前的项目都是仿制、改进、仿制、改进,没想到终于在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十年拿到了一个原创的大型项目,这又如何不让人激动。

  而台下,不管是中方还是德方,也都被这一番朴实无华的话所打动,中方的设计人员当然中,很多人也有着和聂总师一样的感受,总师前几十年做的是仿制和改进,这些旗下的分系统设计师肯定也只能在老设计上敲敲补补。

  诚然,6o3所之前是有一个mpc-75的新飞机设计,但那是设计所的民机项目部在负责,就他们这些留下来继续做军用飞机的设计师,可算是苦苦羡慕了隔壁民机项目部整整十年,而如今,那也是一扫心中积蓄多年的郁闷之情。

  至于德国那边,那就更是千般滋味在心头。

  若是说共和国这只是6o3所的军机项目部苦苦等待了这么多年,众人终于算是拨开云雾见青天,那么德国就是以整个战后的国家航空工业为单位,是整个国家的航空工业苦苦等待了五十年之久,这才终于又算是可以有一个大的军用飞机项目,相比之下那内心被触动之后就更是难以言说。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