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熬鹰航空业 > 第五百三十六章:十号的对手来了

第五百三十六章:十号的对手来了

  “所以,这次若是真的谈成功了的话,苏27的入役肯定会对你们的歼18,611的十号工程都产生巨大的冲击,毕竟那是一款世界上唯二的两款第三代重型战斗机之一,无论是挂载能力还是机动性,亦或者航程都是数·”

  这时候的苏27依然还没有公开性能数据,世界各国对这款飞机的认识也仅仅是限制于一些谍照、传言而已,但就算只有这些数据,也足够让专业人士大致估计出这款飞机的牛逼之处。

  也就不怪丁主任对苏27的来华之旅如此重视,还给杨辉特意来了一通电话。甚至杨辉这个时候还在想,是不是待会儿丁主任还要给611所那边打电话,也把这个好消息通知到611所那边,就是不知道那边听到这消息之后会有什么动作。

  “恩,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这边一定会加快歼18的研制工作。这不,我们这边刚准备要拉上洪都一起参与到歼18的研中嘛,相信这也能够对战机的研进度起到积极的作用。同时,我们的歼18也会和苏27尽量实现作战任务差异化,一款多用途战斗/电子战/攻击机,应该和苏27还是有很大的区别,所以.......”

  丁主任对这次的苏27很担心,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了西南科工,但这边却不能真的就在听到这消息之后就表现的跟天塌下来了一样,再怎么说电话对面还有科委领导听着在,还是应该表示出一定的沉着、冷静。·

  还好,就亏了这沉着冷静,丁主任也对西南科工这边的情况有了更多的信任,一方面是刚才杨辉说的两点确实有道理,对歼18项目很有些好处,另一方面就是杨辉所表现出的优秀素质让丁主任想到了西南科工再次之前的一系列科研项目,几乎都是保质保量完成,没有任何的拖沓和偷工减料。

  这些多年积累下来的优良口碑终于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起了作用。也不枉以前西南科工那么拼命的搞项目,还是给挣回来了不少的面子,在这种危机关头就挺有用的。

  “那好,我这就把话说到这里了。反正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希望你们尽量加快进度。其实这边的27入华项目其实也并不是受到帝都所有人的看好,现在各方面的水都还没有探出深浅,我们科委这边肯定是倾向于咱们自己的孩子,所以我一定会想办法阻止这项目。至于能够阻止它多久就看具体情况了。”

  科委作为统筹国内国防工业的单位,在这种外来物种入侵的时候,肯定是要站在抵抗的第一线,以保证本土项目能够有最大限度的获取资源,丁主任的这种说法也就在所难免了。

  但这种做法的出点是苏27这款飞机是以成品采购的模式入华,若是这款飞机变成了散件组装、甚至共和国本土生产的方式,那科委恐怕就要根据具体情况有所变化才是,而这最后的一种方式也正是上一位面苏27入华展到最后的合作方式。·

  所以,杨辉对丁主任的这种表态并不是太看重,现在科委能站出阻止27入华很正常。但下一刻到底是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最重要的还是需要打铁自身硬。

  “那就太感谢丁主任您的支持了,我们保证会尽快赶进度,91年之前一定能看到全尺寸模型。”

  .........

  当帝都的丁主任结束了同杨辉的通话之后,却是哑然失笑良久,对于杨辉现在所带领着不断壮大的西南科工,感觉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想了想之后似乎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联合洪都一起进行项目开吗?还以为西南科工只会一味地扩大上游设备供应商的准入范围,不断地得罪航空系统的内部单位,但现在看来确实并非如此啊!联合上洪都一起做项目。这算是要准备把洪都那一大家子的未来也放到歼18的身上?

  想了这些种种,丁主任也是自言自语起来:“这似乎才是西南科工能如此快壮大的原因啊,到时候我倒要看看军队和国家怎么办,通过歼18所连接起来的配套供应商越庞大。以后要想下马这项目的阻力就会更大。不仅是航空系统内部、航天系统、电子工业系统,甚至还有地面武器装备制造系统都卷了进来,到时候这些单位一起力,我倒要看看高层和军队当家人要怎么办!”

  说完这些,又再次拿起电话,没有任何犹豫的拨通了同样远在大西南的另外一家战机研单位。

  “喂。611所吗?我是科委主任丁恒高,叫你们的宋总师接一下电话。”

  ..........

  “是吗...这倒是一个让人始料未及的问题啊,十号在前不久改了技术指标之后就变成了纯粹的空优/截击战斗机,这和苏27几乎是有着百分之八十的作战任务重合,不知道这苏27项目什么时候会谈妥?我们是需要提前做一些打算了。”

  一向比较倾向靠实力说话的宋总师这个时候也来了脾气,既然这苏27要来抢地盘,那自己这边也不能弱了气势,现在的新十号机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在美国研制F15的时候,麦道喊出了没有一榜的重量是用来对地攻击的,现在的十号工程同样也有资格喊出这句话来。

  “具体的时间我不知道,但我能够把时间至少拖到明年年底,你们最好能够在这之前作出些能够证明十号能力的动作来,只有这样才能在苏27来华的大环境下争取到十号的生存之地,你们的十号和18项目不同,他们可以避开27的锋芒,而你们只能是迎难而上,狭路相逢勇者胜。”

  丁主任对于十号的担心比他对18的担心更甚,毕竟这十号只是一款单战机,动机还是受制于苏联人,它真的能够正面把27挑落马下吗?

  这在两款战机没有正面相遇之前,想必更多的人都会力挺27,丁主任虽然还不是太悲观,但它的心里也没底。

  “十号是为了空空作战而设计的,若是它没法击败27的话,那我们北方漫漫边界由谁来守护,难道靠从苏联进口的苏27来防御苏联吗?某种意义上来说,苏27一直都是我们十号工程的宿敌,从它生命的开始就是这样。”

  若是杨辉在这里的话,恐怕又会没有意义地感慨一番,这又要扯到共和国上一位面引进27时苏联提出的一个条件:苏27可以出售给共和国,但这款飞机只能部署在共和国的南方,不允许飞机出现在共和国的北方地界儿,原因是这样会威胁到苏联的国土安全。

  这就是没有自主国防工业的悲哀,上以一位面的共和国就是这样过来的,而真正能够在北方部署苏27,那已经是共和国能够自己生产苏27的仿制版歼11的时候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