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089你是第六个

089你是第六个

  089你是第六个

  李静兰呕吐连连,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血腥的一幕,她知道林天成杀人了,就是绑架自己的两个男人,如果是别人,自己会不顾一切将他送进警局,但是这个人是林天成,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何况他杀的是翟峰的左膀右臂

  十几分钟,林天成将工厂里的血迹处理干净,龙子兄弟回来的时候又将沾满鲜血的废料拿出去一起埋掉。林天成相信龙子兄弟现在跟自己是一条心,他们兄弟是聪明人,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不用自己说他们也知道

  此刻的李静兰吐的连肠子都要出来了,齐文哲没有一点反应,不知道多少次徘徊在生死边缘上的她对于这样的场面早已习以为常但她此刻娇躯无力,勉勉强强的还能站立

  轰轰龙子兄弟驾驶一辆轿车来到工厂外面,林天成一摆手,李静兰如大赦一般第一个冲出工厂,一直呕吐不止。林天成来到齐文哲身边,伸手搀扶住她颤抖的身体,两个人的身体一接触,齐文哲便是一声令人销魂的呻吟声。

  “喔”

  “你再坚持一会就好,我们马上就离开这里”林天成口干舌燥,全身热血沸腾,现在不能享用齐文哲,但是扒光这个女人的时刻已经不远了,如果拖得太久,齐文哲的身体也会承受不住

  “我我还可以坚持一会儿,只是一会儿”齐文哲说着,娇躯不停的在林天成的怀里磨蹭着,搞得林天成是欲火难耐一狠心,只能抬起手臂在齐文哲后颈重重的一拍,将她打昏迷。拦腰抱起她的娇躯走进轿车。

  龙子驾驶着轿车顺着崎岖的山路一路颠簸来到水泥厂。

  “林天成,我们以后要怎么做”龙子停下轿车回头问道。

  “你们现在立刻离开,连夜去莲花村,路线我马上告诉你们”林天成将通往莲花村的路线详细的说了出来,随后说道:“到了莲花村找一个叫做张大山的人,就说你们是我的人,我会通知他们的,那里穷乡僻壤,翟峰就算知道也不敢到老子地盘撒野”

  “齐文哲怎么办”龙哮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他不知道齐文哲对于林天成的意义有多大。但是林天成并没有怪他,反而有些赞赏,至少龙哮还知道不留后患,如果加以培养,他们兄弟会成为自己的心腹

  “她交给我,不会流露处半点风声”林天成依旧抱着昏迷的齐文哲,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越来越滚热,自己抱着她好比抱着一块烧红的烙铁一般

  李静兰一瞧林天成担心的眼神,摇头无语。她知道林天成的心思又动了,心里一抹失落一闪而过。她的这一点异样自然躲不过林天成犀利的眼睛,他腾出一只手握着李静兰的手,说道:“兰兰,老子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这一生注定有十个特别的女人是我的,我已经遇见了五个,齐文哲这个杀手是第六个,现在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因为她关系着我想知道的一些事情”

  “我知道,你不需要解释,你做的就是对的”李静兰太清楚林天成有多少女人了,自己也只是其中一个而已,连袁玉莎那样漂亮的女子都不能完全左右林天成,自己也做不到

  “龙子,你们送兰兰一程,一定要将她安全送回家,然后你们要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徐强兄弟现在死掉,翟峰短时间内还无法获悉具体情况,现在是你们离开的最佳时机”

  “好,李县长的安全你放心,既然你如此相信我们兄弟,我们也不会让你失望,我们在莲花村等你”

  林天成一脚踢开车门,抱着齐文哲走下来,趁着夜色回到自己的轿车,龙子驾驶着轿车离开水泥厂,林天成也用最快的速度离开

  将近黎明之时,林天成来到了惠南县的一家小旅馆,在这比较偏僻的郊区,这样的小旅馆翟峰肯定是不会搜查的。抱着齐文哲开好了房间,来到屋子里的时候,齐文哲的娇躯动了动。

  说是旅馆,其实也就是一个农家院,林天成掏出电话给张大山拨打过去,交代了几句关于龙子兄弟二人的长相和身体特征,询问了一下莲花村的近况。原来在自己离开的这一段时日,袁玉莎和金胖子已经派遣不少人开始开发莲花村的特产,现在可谓是钱途无量

  挂掉了电话,知道莲花村没有事情发生,林天成也算松了一口气,左思右想,看着时间才是早上四点多,本想给刘水成和谢彪各自打个电话,但是又不好意思打搅人家的清梦,只好各自发了一个信息,简单的说了一下翟峰的举动以及李静兰现在的危险,特意交代两人一定要保护李静兰和自己几个女人的安全。交代完了这一切,林天成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回头看着躺在木板床上的齐文哲

  她依旧昏迷着,林天成推了一下齐文哲,她轻轻的嗯了一声。

  “你醒了”

  “这里是哪”

  “这里是惠南县的一个郊区农户人家,我们现在很安全,你身体怎么样”林天成真不敢相信,但心跳却再一次达到顶峰。刚才的紧张和尴尬似乎也一扫而光

  “我身上好热,头好痛,我我想要”齐文哲断断续续的说着,含情脉脉的望着满脸通红的林天成,有气无力的说道:“愣着做什么,上床来啊”

  林天成像是得到了圣旨,笨拙又猴急的爬上了木板床,这是第六滴极品处女血啊他甚至想到了齐文哲一会在自己胯下呻吟的样子,以及自己把液体射进她身体后,她魂游太虚的样子。

  一阵的沉默,约摸半个小时,林天成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他侧身转向齐文哲,她是仰躺着的,好像还在昏迷的样子,林天成用脚轻轻的撩拨她的脚,把身子往齐文哲身边挪,他几乎是吃了豹子胆,贴在了齐文哲的身边,随即又把手轻轻放在她的小腹上,轻轻的抚摸着。

  这时,林天成明显听见齐文哲用力吞了一下口水这是兴奋和紧张的表示林天成有过的女人都这样,她们第一次和自己在床上任由自己乱来的时候,也是紧张而兴奋的吞口水,并且加重呼吸。

  齐文哲这一声吞口水,说明了她已经恢复了意识,代表了她的不安以及无措,或许她想阻止自己,但是因为催情药物的原因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林天成可没有管那么多,他只想进一步,再进一步只要再进一步就好,不管到哪一步,哪怕齐文哲现在就阻止自己,也可以了

  虽是初见,但是林天成对齐文哲的性欲也包含着一种爱恋

  这时,林天成摸到床头的开关,打开床尾角落的落地灯,把灯光调到最低,可以在昏暗的灯光下欣赏齐文哲的美貌,微微的灯光下掩盖了齐文哲熟女的姿态,这样看起来真是美艳至极

  林天成在她的肚子上摸了一会儿,手自然的往上移动,慢慢的就移到了胸脯,这两座高耸的乳峰,让他颤抖着手放在上面,感觉是极度的幸福,他怕进展太快招来齐文哲的制止,于是手就放在她的胸上停了下来,然后把搂着齐文哲,就这么躺着,齐文哲虽然闭着眼睛,但她隔三差五的吞口水和加速的心跳已经出卖了她

  齐文哲不知道林天成接下来会做什么事情,但眼下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只能控制你体内的药物一会儿,你也知道你自己中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你不会后悔的”

  >

  “你就是廖忠堂口中的林天成”齐文哲终于睁开了眼睛,娇喘吁吁的望着林天成,一时间乱了阵脚,她知道,自己的处女时代也许就要结束了

  “不错,我就是林天成,我也不怕跟你说,廖忠堂和谢云龙要找的东西就在我身上,我也不知道它怎么就跑进我的身体里,自从我融合了合欢铃,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十滴极品处女血,你是第六个”

  “难怪会这样,我第一眼看见就觉得有点熟悉,似乎思想和一切举动都受你的控制一样,原来是这样”齐文哲娇躯微微向林天成靠了靠,说道:“其实,我是谢云龙派去的人,一个卧底而已,如果不是这样,李静兰我第一时间就杀了”

  林天成微微搂着齐文哲,心里又一次佩服了谢云龙一次连廖忠堂的身边都能安插眼线,真的很牛逼不过自己现在要做的可是穿了齐文哲的那层膜春宵一刻值千金啊至于其他的事情,天亮再考虑,他火辣辣的眼睛看着齐文哲羞红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