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一生一死

  086一生一死

  龙子一见徐强松手,知道自己算是暂时保住了小命,于是说道:“强哥,你放心,我们兄弟一定会找个没有人发现的地方”他暗自松了一口气,说话之时身体倒退,随即一摆手,见到龙哮拎着两把铁锹走过来,两兄弟迈步走出工厂,刚一走出来便见到林天成躲在墙根,龙子大声说道:“二弟,等我一会,大哥撒泡尿”

  龙子说完,朝着林天成一点头,身体向工厂外面的一棵树下走过去。

  漆黑的夜色下,龙哮也看见了林天成的身影,但是他没有叫喊,目前的形势已经不容许自己兄弟二人跟着徐强兄弟去杀人灭口,若是想活命,只有跟林天成合作

  “里面的情况你也看见了吧”龙子躲在树后小声问道。

  “是的,你们兄弟有几成把握对付徐强兄弟”

  “徐伟我倒是能对付,但是徐强很强,他是翟峰手下的王牌保镖和杀手,双手沾满了鲜血,而且他的功夫也的确够硬,我跟龙哮两个人联手对付他也不见得讨到半点好处”

  林天成歪着脑袋看着龙子,读心术之下他并没有说谎。不过他们兄弟能对付徐伟一个人就好,至于徐强,自己有信心可以跟他抗衡而林天成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齐文哲的清白,这可是第六滴极品处女血,徐伟还下了药,如果不能尽快解决徐强兄弟,齐文哲的身体搞不好就会被徐伟糟蹋

  “我们该怎么办”龙子小声说道:“林天成,我不知道翟峰为什么会对你刮目相看,李县长的确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好官,作为惠南县的人,我也很敬佩她。我们兄弟身在江湖,身不由己,希望现在弥补还来得及”

  “待会你们兄弟进去的时候尽量靠着徐伟,不能让他对付那个女人,我会第一时间冲进去对付徐强,你们兄弟一定要瞬间制服徐伟,就算不能杀了他,也不能给他一分一毫的还手机会”

  “徐强可会死实打实的高手,你有把握”

  “有没有试过才知道,你们兄弟只要控制了徐伟,徐强一定会分心,就算我不是他对手,但是心理上已经赢了他,只要他一分心,出手和防卫都会出现极大的漏洞,老子会找机会要他命,其他的你们不用管”林天成不知道徐强是什么货色,能成为翟峰手下的王牌杀手,实力肯定不容小觑。妈的,今天老子就卸了你翟峰的左膀右臂

  “好,横着也是死,竖着也是死,我们兄弟就跟你赌一次,徐强想干掉我们兄弟二人,妈的,老子现在就跟你一起弄死他们”龙子满脸恨意,只是为了不泄露徐伟不为人耻的勾当,徐强居然要痛下杀手林天成说的对,都是妈生的自己活到现在容易吗

  林天成冷笑一声:“我知道你们兄弟二人的本质是不坏的,做了徐强兄弟尽管放心,老子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我与翟庆柱父子是死敌,你们若是不嫌弃,以后可以跟着我,只要跟着我,没有人敢杀你们”

  林天成真心希望龙子兄弟可以跟随自己,这样也多了两个强悍的兄弟。自己现在除了刘大棍子跟张大山那几人,几乎没有什么强劲的帮手,现在正是自己培养势力的时候,自己的底子强硬了,才可以跟别人对抗他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面对翟庆柱,李市长,廖忠堂,还有神一般的谢云龙

  龙子没有立刻作答,而是不停打量林天成,不知道看了多少遍,越看越心惊,林天成的目光清澈友好,没有一丝的敌意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作为一个出色的杀手,龙子自信自己可以从一个人的眼睛里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

  他以为自己会在林天成的眼里看见卸磨杀驴,以为自己跟他只是一时合作,自己保命,而他是救命。做完这次合作,互不相干,井水不犯河水,而自己也想好了以后的打算,带着龙哮远离这是非之地但却没有想到林天成会这般要求

  林天成的读心术帮了他的大忙,乍眼一看便将龙子的心思看了个一清二白,他伸手拍了拍龙子的箭头,嘀咕道:“如果你打算隐退,你能躲到哪里翟庆柱父子的势力你也应该知道,廖忠堂是什么人他们就算挖地三尺也会把你们兄弟揪出来干掉,但是老子保证,只要你们跟在我身边,翟庆柱和廖忠堂还没有那个魄力敢上门杀人”

  林天成几句话说完,知道龙子不会相信,见他一再犹豫,随口又说道:“实话跟你说,我是谢云龙的人,他的独生女,是老子的女人,有了这层关系,谁敢对老子动手而且老子也不是随意可以让别人捏的软柿子”

  龙子一个抖颤,看着林天成的目光从犹豫不决渐渐变成了一种决定,但是他也不是三岁小孩,凭借林天成几句话就可以让自己转换阵营,在这玩命的日子,自己若是选择错了可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

  “林天成,让我们兄弟跟着你也不是不可以,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

  “再告诉你一件事,老子不但要宰了徐强兄弟,老子还要将翟峰大卸八块,丢在荒郊野外喂野狗”

  龙子终于一屁股坐在地上,艰难的吞着口水看着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林天成,眼角一直抽搐,脊背的衣衫都被溢出的汗水浸湿。干掉翟峰这可是一件大事,林天成居然说的如此轻巧也许跟着他真的可以保命也说不定

  这时,工厂里传来徐伟的奸笑以及齐文哲的怒骂声。龙子站起身体从腰间掏出一把短短的匕首递给林天成,低声说道:“希望咱们合作愉快”说完便将龙哮招了过来,将林天成的打算全盘说出,龙哮一直点头听着,听到最后让自己兄弟跟随林天成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

  “大哥,咱们虽然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也没有滥杀无辜,但是在翟峰手下已经没有了活路,我觉得林天成诚意足够,我不管他想做什么,我不想就这么死掉,妈的,咱们兄弟就跟翟峰翻脸算了,跟着林天成混也不是坏事”

  龙哮一点也不傻,翟峰虽然没有直接跟林天成对立,但是在徐强兄弟口中也知道一点关于两人的恩怨,跟着林天成或许真的能保命,跟着翟峰肯定没命,在这一生一死的情况下,龙哮一点也不在乎林天成是什么打算,一口答应下来

  “妈的,既然你也这么打算,咱们兄弟就叛了,他娘的,先弄死徐强兄弟二人再说”龙子一咬牙,也做出了决定,说完之后,他拿着铁锹在地上随便挖了几下,见到铁锹上有泥巴才罢手。这样做也只是为了打消徐强的怀疑出来是挖坑,如果铁锹连一点泥土都没有,徐强怎么可能不会怀疑

  徐强坐在一张破椅子上,半眯着眼睛看着昏迷的李静兰以及脸色潮红的齐文哲。抽着雪茄在寻思着怎样解决龙子兄弟。

  这个时候,徐伟的奸笑越来越大声,齐文哲满面通红,呼吸急促,这个时候她也知道徐伟刚才对自己使用的药物是什么了。自己这二十几年来第一次出现了那种极度强烈的欲望,全身都被那种急切要交欢的欲念折磨着,最让自己羞愧的是,自己恨不得现在有一个男人用那坚硬的肉棒狠狠的插进自己的小妹妹里。恍惚失神间,自己居然希望用力插自己小妹妹的人是外面那个陌生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