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 079落水的凤凰不如鸡

079落水的凤凰不如鸡

  079落水的凤凰不如鸡

  时间一点点过去,林天成那巨大的大懒鸟,终于让袁玉莎的寂寞转变成了心火,从下面开始燃烧,全身几千万个细胞都开始了兴奋,存在心里的那一股愤恨,渐渐地不见了,眼神也有了光彩,看着林天成那的脸,心里竟然渴望这个男人,再加把力气。

  袁玉莎想翻身起来,坐到上面去,可是她没有力气,只能慢慢地抬起了腿,渐渐地用那小脚踩在林天成的大脚上,全身用力,等待着那最舒服的感觉来临

  这一次,完全淹没了,那一点终于传出了火花,那点感觉煞那间,点燃了全身的渴望,接着袁玉莎长叫着,身子一阵阵的急剧颤抖,小脚也无力地掉在地板上

  林天成可不管这些,依旧猛烈地抽插着,每一次都是那么的用尽全力,这下,袁玉莎很快又受不住了,没有多长时间,她再一次体会到了那飘飘然的感觉,不过,也感到了林天成那一阵急剧的颤抖,感觉太美妙了,简直就像飘到了空中,全身都不着力,舒服的要死。可是身上的林天成,没有一丝停下的意思,这时,竟然把自己翻转过去,还抱起了自己的小腹,接着从屁股后面,直接插进自己的身子,天,虽然没有前两次的彻底,可是恰恰碰到了自己那个点,这一次,竟然差点让自己忍不住,全身的颤抖,要这样下去,自己肯定被这个男人折腾死。

  李菲菲此时终于有了丝的力气,慢慢地站起来,看着正在运动的两人,眼睛里满是羞愧,看着精壮的男人,疯狂折腾着袁玉莎,眼睛里面的羞愧,竟然变成苛求,这时,那男人低吼着,全身一阵的颤抖,接着,林天成竟然扭头看来,那红红的双眼,让李菲菲心里大惊,慌忙伸手挡住自己的下面,心跳的飞快。

  李菲菲想快速到那衣柜前,可是下面一阵阵的痛,让她再次咬紧了牙,心里的羞意再次涌出。

  “起来,饶了我,我不想死,真的,天成,饶了我,我不想死。”袁玉莎此时全身一阵阵的不受控制,轻飘飘的,好像只有感觉,没有了身子。可是林天成好像没听见,依旧那么的用力,趴在袁玉莎的脊背上,每一次依然是那么的投入,李菲菲穿了套衣服,她没有袁玉莎丰满,衣服有些宽大。没有找到小裤衩,感觉很不舒服,空荡荡的裤子,让她羞意大增,慢慢地想绕过林天成和袁玉莎,可还没有走到近前,正好看到林天成竟然抬起头看着自己。

  这次,吓得李菲菲不轻,转身就走,虽然下面很痛,可是依然走的飞快,那红红的眼睛太可怕,当然下面那个肉棒更加的可怕。她刚走到门前,又觉得自己要是这么走了,岂不是吃了大亏,太便宜林天成了,刚才还是自己救的他,虽然吃了药,可也不能对自己不负责。

  怎么办李菲菲居然不知道何去何从梁环环这个时候也已经有了力气,看见自己的女儿在林天成的身下无比的舒服和淫荡,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后悔万分

  “菲菲,你过来”梁环环轻声喊了一声,白花花的身子仅是套上了一件睡裙,秀发散乱,脸上尽是羞愧的神态。

  李菲菲回头看着似乎有心事的梁环环,看着仍旧在交欢的林天成和袁玉莎,颤抖着脚步回到梁环环的面前。

  “菲菲,你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吗”

  “梁阿姨,我也不太清楚”李菲菲瞄了一眼林天成,皱着眉头想了一会,说道:“梁阿姨,这个男人娇媚林天成,今天在竞标大会马上,翟峰似乎很害怕他的样子”

  “翟峰是不是翟庆柱的儿子”

  “应该是,还有啊,李县长跟他似乎有关系,在大会上,还有一个唐雄,莎莎姐说那时市里的大势力,对林天成也很客气的样子”

  梁环环歪着头沉思着,嘴里不断念叨着“林天成”这三个字忽然间,她花容失色,惊呼一声:“难道是他”

  “阿姨,他是谁”

  “如果林天成真的是那个人,阿姨的事情他或许真的可以解决”梁环环不可置信的说道:“林天成,就是弄死县长张喜成的人,或许关云天的死跟她也有关系,而且而且诱人暗地里传言,他和谢云龙的女儿谢紫怡关系很亲密”

  “啊”李菲菲也是惊叫一声。常年跟在袁玉莎的身边,对于社会上的一些势力也算耳熟能详,想不到林天成居然大有来头。

  “要死了啊天成,放了我,求你”袁玉莎哭泣着哀求,她已经全身无力,四肢发软,叫喊完之后,双眼居然有些泛白。

  梁环环一瞧自己的女儿不堪承受,叹道:“造孽啊如果不是我点燃迷罗香,林天成也不会这样,我们也不会落的这般下场”

  “阿姨,迷罗香是什么”

  “哎,那是一种很剧烈的药物,任何人都会承受不住,如果林天成不彻底发泄出来,他会死掉的”

  “可是,现在莎莎姐已经不行了,我们要怎么办”李菲菲说着娇羞的低下头,她知道不是自己上去就是梁环环上去代替袁玉莎。

  梁环环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怎么办,偏偏这个时候,袁玉莎的求饶已经近乎歇斯底里一样,看着自己的女儿不堪忍受林天成凶猛的攻击,她咬咬牙,终于站起身走向林天成。

  “阿姨”李菲菲尖叫了一声。

  “菲菲,还是我来吧,如果阿姨也支持不住,你一定要上来,我们不能让林天成这样死掉,他可以决定我们的命运,阿姨阿姨很久命运尝过那么舒爽的滋味,其实,也不错呢”

  梁环环来到林天成的身边,林天成抽出大懒鸟赤红着双眼看着面前的梁环环,一把解开了她的睡裙,雪白的胸脯立即出现在眼前。两个异常坚挺的丰乳傲然的挺立着,嫣红的乳头格外的耀眼。

  “好骚啊,你来年胸罩都没有戴”林天成这会已经有点恢复了意识,很清楚的知道面前的女人就是梁环环不过既然送上门了,而且也插过,步入就继续装傻充愣到底,有妞不操,大逆不道啊

  “让你方便嘛莎莎不行了,换我可以吗”

  “嘿嘿,我敢断定你没有穿内裤”林天成一手伸到她的背后,顺着鼓翘的屁股往股沟里摸。

  “我的内裤不是被你撕碎了嘛,哪里还有穿”

  “那我买几条送你”林天成的手指抵近了梁环环的阴部,隔着裙子可时轻时重的按着,梁环环的双腿立即抖起来,腰身也轻轻的扭着,脸上泛出红晕。

  林天成捞起她的睡裙,梁环环白花花的大腿和屁股露了出来,他顾不上欣赏,手指直插目的地,顺着光溜溜的毛草往里探,摸到了湿漉漉一片,轻轻揉着她的阴唇肉,不时往阴沿洞口试探了几下又进不去。

  “你想不想”

  “不想”梁环环瞄了他一眼,随即嘻嘻笑起来。

  “看你不想”林天成的手指一下插入了阴洞,在里面抠挖着,摸着了里面一粒尖尖的肉粒,来回擦着。梁环环立即全身抖动起来,口里哼哼唧唧作响。双手触摸着林天成坚硬的大懒鸟。

  “小坏蛋,别摸了,来吧”说着,梁环环挺着盘丝洞直往他的大懒鸟凑过去。

  “你不是不想吗”

  林天成想逗她,一手撑着她的腰肢,不让她凑近。梁环环本已情动,一见林天成要逗她,一股酸酸的滋味涌上心头,心想真是落水的凤凰不如鸡。林天成本命应该只有跪在她裙下求饶的份才对,现在竟然耍到自己头上来了。